第三百三十八章 消失的面包车

小说: 一生何求小说 作者: 沈浩秦菲雪 更新时间:2019-07-02 06:18:20 字数:3793 阅读进度:325/1021

看就到网

昨天折腾了一晚上,白天又闹腾了一天,今天晚上还要去接收蓝都水吧,我感觉当大哥实在太他妈累了,不过没有办法,你享受一切的时候,注定背后要比别人付出的更多。

我爬起来用凉水洗一把脸,来到楼下的时候,发现陶小军开车带着三条在等自己,我上了陶小军的车,说:“去把夏菲接上。”

“呃?”陶小军一愣。

“蓝都水吧我们不可能只做澡堂子,小姐肯定要有,夏菲最适合做妈咪。”我说。

“ktv那边怎么办?那边也有陪唱。”陶小军问。

“两名兼着,这样可以整合资源,手里优质的妹子越多,越能吸引客人嘛,ktv的陪唱想赚快钱,可以调到水吧,水吧的女技师不想做了,可以介绍到ktv当陪唱嘛。”我说。

“好办法!”陶小军说。

随后他开车来到了ktv,把夏菲叫上,我们一行四人去了长春路的蓝都水吧。

今天蓝都水吧没有营业,我带着陶小军等人走进去的时候,发现里边一个人都没有。

“我擦,陈虎这个龟孙,看样子是把人都辞退了,昨晚都他妈跪下了,还玩这种恶心人的小把戏。”我撇了撇嘴说道,心里对陈虎有点不屑。

“小军、三条、夏菲,给你们一天时间,明天这里一定要开业,不然会影响客源。”我说。

“没问题。”夏菲信心满满的回答道。

“二哥,名字要改吗?”陶小军问。

“不需要,蓝都水吧挺好,对了,小军,水吧的事情就交给三条和夏菲吧,你琢磨一下,多招收十个小弟。”我对陶小军说道。

他马上答应了,打架和招人,陶小军很在行,打理繁琐的生意,他跟我一样,没有耐心。

“二哥,新招收的小弟有什么要求?”陶小军问。

“二十岁左右,最好能知根知底,会功夫更好,总之你看着办吧。”我说。

“好!”

稍倾,我和陶小军离开了,三条和夏菲两人还要商谈一下水吧的事情。

陶小军叫我去喝酒,我拒绝了,太累了,回到总部之后,我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感觉没睡多久,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喂,谁啊?”我闭着眼睛,有点不耐烦的问道。

“二哥,不好了,三条和夏菲两人不见了。”手机里传来陶小军的声音,带着一点慌张。

“什么?怎么会事?他们两人不是留在蓝都水吧商谈问题吗?”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急速的对陶小军询问道。

陶小军随后把情况大体的跟我说了一遍,原来凌晨一点钟,狗子迪厅那边关了门,他回家之后,发现夏菲还没有回来,于是便打夏菲的手机,没想到关机了,狗子一下子就急了,马上找到陶小军,两人开车一块去蓝都水吧找,但是却发现水吧大门开着,里边空无一人,不过地上却有几滴新鲜的血迹。

“等着,我马上过去。”我对陶小军说道。

挂断电话之后,我看了一眼手表,凌晨一点半,心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难道是陈虎杀了一个回马枪?如果真是他的话,老子就想办法弄死他。”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我开车不到五分钟便来到了蓝都水吧,此时陶小军和狗子两人正在里边急得团团转。

“二哥,我看绝对是陈虎这个王八蛋干的,要不要把人集合起来,杀过去?“陶小军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急。”我眉头微皱,先查看了血迹,估摸着应该是三条反抗过,被对方打出了血。

我感觉水吧的风水是不是不好,马六刚得到这里不久,便被人杀了,陈虎占下之后,昨天又被自己逼着下跪,妈蛋,今天这场子成了自己的,三条和夏菲又被人在这里给绑了。

“这里有后门吗?”我问。

“有,我刚和狗子搜过了,对方就是从后门走的,外边是那条黑色的小巷,四通八达,马六被杀的时候,整个东城警察都没有查到蛛丝马迹,所以我也没有告诉熊兵,以他们派出所的警力,根本不可能查到什么。”陶小军回答道。

我点了点头,确实如此,东城老城区,小巷和胡同特别的多,并且还四通八达,没有路灯和监控,是犯罪的天堂。

我眉头紧锁,用手机上的手电筒在小巷里照射了一会,发现路上一睦有血迹,隔几步就会有几滴,不过在我们追踪了十几米之后,血滴便消失了。

我们三人找了几分钟,愣是没有新的发现。

“难道三条和夏菲被人押上了车?”狗子说。

“很有可能,找找有没有车印。”我说。

几分钟之后,我们果然在地上发现了两条浅浅的车印,车子开不进窄胡同,只能在小巷里行驶,我让陶小军去开车,我带着狗子延着浅浅的车印追去。

同时我拿出手机拨通了熊兵的电话:“熊哥,我要报案,我的两名手下被人在蓝都水吧给绑架了,你能过来帮一下忙吗?”我说。

“好,我马上过去。”熊兵没有推辞。

他毕竟是老警察,应该可以根据血迹的凝固时间大约判断出三条和夏菲被掳走的时间。

小巷的另一个出口是福州路,这是一条大道,可惜小巷出口的地方离监控有一点远,不

知道能不能查看到这里的情况。

大约一刻钟之后,熊兵打来了电话。

“喂,熊哥。”我说。

“阿浩,我带人到了蓝都水吧,看这血迹,大体判断在二个小时以前,你们现在在那里?”熊兵问。

我把我们刚才发现的情况跟熊兵说了一遍。

“好,你们在那里别动,我马上过去。”熊兵说。

“嗯!”

大约五分钟之后,小巷里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后看到了熊兵的身影。

“熊哥,车印到了这里便消失了。”我说。

“放心,我马上让值班的人员查看晚上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从这条小巷开出去的车辆。”熊兵说。

“熊哥,周围好像没有天网监控。”我说。

“这你放心,两边相隔不到五百米都有监控,到时候我会让技侦分析一下,交给我吧,你回去等消息。”熊兵说。

“那就拜托熊哥了。”我说。

“放心!”

当天晚上,反正是睡不着了,我叫上陶小军和狗子去了忠义堂总部,并且还买了宵夜,三个人加吃边聊,一边等着熊兵的消息。

“二哥,肯定是陈虎干的,昨天晚上他不服气,然后就跟我们玩阴的。”陶小军喝了一口啤酒,说道。

“对,二哥,肯定就是陈虎这个王八蛋,我们现在就去抓了他,一问就知道了。”狗子附和道。

“抓陈虎?现在我们都不知道他住在那里?怎么抓?”我对狗子反问道。

其实自己心里也怀疑是陈虎干的,毕竟刚刚跟他干过一架,并且还干赢了,他隔天玩阴的报复也算是正常,如果现在知道他的住处的话,我肯定会带陶小军去抓了陈虎问个明白。

“那我们就在这里坐着干等啊?”狗子焦急的问道。

“等!也许一会绑匪会来电话,或者熊兵那边查到什么蛛丝马迹,我们现在没有任何的线索,不等又有什么办法?”我说。

三个人不再说话,开始喝起了闷酒,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之后,熊兵的电话打了过来。

“喂,熊哥,你那边有什么发现?”我问。

“我已经上报了东城分局,技侦现场查看了车印,确定是一辆五菱面包车,现在正在调取福州路东西两侧离水吧后面那条小巷最近的两处监控,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我打个电话先让你们放心。”熊兵说道。

“谢谢熊哥。”我说。

“好了,你们也别担心了,有消息我立刻通知你们。”熊兵说。

挂断电话之后,我把熊兵的话告诉陶小军和狗子,两人的精神都是一振。

“警察的效率还是蛮高嘛。”狗子说。

“那是因为有熊兵和嫂子的面子,不然的话,大半夜的话,谁给你忙活。”陶小军说。

我没有说话,不过提起的心已经放下了一半,只要找到那辆五菱面包车,以现在的技术手段,也许很快就能找到它的踪迹。

“二哥,如果这次查下来是陈虎背后指使绑了三条和夏菲的话,警察没有证据肯定奈何不了他,我们要不要?”陶小军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我点了点头,如果真是陈虎干的,那绝对不会放过他,如果放过他的话,搞不好那天又来玩阴的,明枪易夺,暗箭难防,整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不如来个痛快,斩草除根。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我们三个人心情都不错,认为马上就能查到那辆绑走三条和夏菲的五菱面包车,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大约四十分钟之后,熊兵来了电话。

“喂,熊哥,怎么样了?找到那辆面包车了吗?”接通电话之后,我快速的询问道,并且还用了免提。

“奇怪啊,真是奇怪,那个时间段福州路东西两侧连一辆面包车都没有。”熊兵说。

“啊!”听到熊兵的话,我们三人几乎同时发出一声惊呼。

“肯定从别的小巷跑掉了。”我说。

“已经查看过了,除了水吧后面那边小巷可以进面包车之后,在东西监控段里只有几条窄胡同,面包车根本开不进去。”熊兵说道。

“会不会不是面包车,或者时间段不对?”我问。

“东城分局的技侦人员正在做进一步的详细试验,结果应该很快出来,不过根据我多年的办案经验,时间段和车胎印都不会错,唉,真他娘的奇怪,怎么会一辆面包车都没有。”熊兵的声音里充满了疑惑。

“谢谢熊哥,如果有新消息,麻烦你尽快通知我们。”我说。

“嗯!”

挂断熊兵电话之后,我们三人再次变得愁眉苦脸起来。

“妈蛋,警察真不可靠,什么狗屁技术手段,难道车子能上天入地?”狗子骂骂咧咧。

“技术是死的,人是活的,如果熊兵他们没有判断错误的话,对方肯定是反侦查的老手,早就做了充份的准备,这样看来,陈虎绑架三条和夏菲的可能性很小。”我思考了片刻说道。

“为什么?”陶小军问。

“陈虎的人昨天晚上可是几乎都被我们砍伤了,他自己也受了伤,仓促之间他如何能实施一次这么完美的绑架计划,再说了,他就算是想绑,也不可能绑夏菲和三条,他的目标应该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