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嚣张的黄毛

小说: 一生何求小说 作者: 沈浩秦菲雪 更新时间:2019-07-02 06:22:09 字数:3311 阅读进度:561/1021

看就到网

一个小时的踢腿倒是不难,反正我又踢不高,开始几分钟还挺认识,后来看到大哥他们都各自练功了,也没有注意我,于是我便开始偷懒,同时心里暗暗后悔:“沈浩啊沈浩,你好日子不过,偏偏要学什么易筋经,现在好了吧,想不学了都不行,唉!”

想想这两天仅仅一个下腰的动作所带来的疼痛,我整个灵魂都不寒而栗:“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呢?不行,明天打死也不来了,扒成抽筋也不过如此。”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同时下定了决心,不练了,自己吃不了那种苦。

一个小时的踢腿很快忽悠的过去,接下来我在大哥家吃了早饭,然后大哥带着思雯去韩式健身俱乐部,我带着宁勇站在街上,不知道去那里好?

想了一会,我决定叫上陶小军一块去赌船看看,十五分钟之后,我带着宁勇回到了鞍山路,陶小军已经开车在等我们了。上了车之后,我们三人直奔大沽河码头而去。

“二哥,你还是别去了,姚二麻子的手下天天在码头骂娘,你去了非生气不可。”陶小军说:“我现在都不经常去,留赌鬼和两名保镖在那里看着赌船,反正也没有生意。”

“反正闲着没事,我就去亲自感受一下姚二麻子的小弟有多么的嚣张。”我说。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停在了大沽河码头大门口,我带着宁勇和陶小军两人下了车,朝着码头走去。

赌船前,果然有七、八个小青年,斜着身子,歪着头,嘴里叼着烟,正在对赌鬼骂娘。

“每天都这样?”我对陶小军问。

“前段时间还好,最近几天,反正天天都来叫骂,你让我们忍,于是便一直没有跟他们发生冲突。”陶小军回答道。

“看来姚二麻子很嚣张嘛。”我说,心里却是一阵冷笑,姚二麻子自作聪明,脚踏两条船,他的如意算盘孔志高早就看清楚了,他不但孝敬孔志高,还跟赵四海眉来眼去,并且最近这段时间,跟赵四海的关系越来越亲密。

孔志高和赵四海在斗法,姚二麻子不可能不知道,他两边都勾搭,明显想让他立于不败之地,并且从最近的表现来看,他把宝更多的押在赵四海这边,只要孔志高腾出手来,分分钟将他灭掉。

其实这个世界上,自作聪明的人太多了,总觉得自己比别人聪明,其实都他妈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真正的智者,就是跟着一个人一条路走到黑,敌人也会佩服你的忠贞,像墙头草永远不可能得到重用。

我带着宁勇和陶小军两人朝着赌船走去,随着我们的走近,呼啦一下,本来围着赌船挑衅的七、八名小青年,一下子将我们三人给围了起来。

当首一位,染了黄色的头发,左耳戴着耳钉,手臂上有纹身,看不太清纹得是什么。

他正歪着脑袋打量着我:“沈浩,你就是沈浩吧。”黄毛说,他竟然还认识我。

“贺亮,你小子不想挨揍就赶紧滚蛋。”我还没有说话,身边的陶小军上前一步,大声的对黄毛吼道。

“小军哥,我们姚哥很欣赏你,只要你点头,荣华富贵触手可得。”黄毛对陶小军倒是很尊敬。

“滚,回去告诉姚二麻子,他给老子擦鞋都不配。”陶小军说。

“陶小军,你不要把话说的太绝,像沈浩这种垃圾有什么本事,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罢了,对了,现在软饭也吃不上了,秦菲雪把他给休了,哈哈……”黄毛对我冷嘲热讽起来,并且最后哈哈大笑。

黄毛笑,他周围的六、七个人也跟着笑了起来,一时之间,码头上充满了嘲笑声。

哈哈……

“贺亮,你他妈找死!”陶小军怒喝一声,准备出手打人,不过下一秒,被我拦下了,将其拽到了身后。

我盯着黄毛看去,眼睛一眨不眨,就这么直愣愣看着他傻笑,黄毛可能也意识到了不妥,笑了几声之后,便不笑了,梗着脖子,反瞪着我说:“看什么,说你小白脸不服气?”

“呵呵!”我呵呵一笑,面沉似水,看不出生气,也看不出不生气:“你叫贺亮?”我问。

“对,我叫贺亮,不是姚哥不让我动手,早就把你的这条破赌船给拆了,你算个什么东西,姚哥的生意都敢抢,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黄毛一脸蔑视的对我吼道。

“贺亮,你他妈……”身后的陶小军准备揍人,再次被我拦了下来。

“贺亮,记着你今天说得话,改天我就把你扔大沽河里喂王八。”我一脸笑容的对黄毛说道,对于他这种小喽啰,我实

在不想发火,更不想生气,没必要,走到今天,如果再跟这种小喽啰一般见识的话,那就太丢人了。

“哈哈……兄弟,这小白脸刚才说什么?要把我丢大沽河里喂王八?哈哈……你他妈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黄毛哈哈大笑起来,随后突然脸色一变,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手枪,正顶在我的胸口处。

我心里一阵紧张,不过表面上却是神色如常,脸上仍然挂着一丝笑容,低头看了一眼,的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闯,本来呢,我想让你多活几天,不想跟你一个小喽啰一般见识,因为太丢份了。”

“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小白脸,给老子跪下。”黄毛将手枪突然顶在我的额头上,大声的吼道。

不过下一秒,我就看到宁勇的手抓住了黄毛持枪的手腕,接着一声惨叫在我的耳边响起,黄毛的右手臂被扭到了背后,手枪到了宁勇的手里,我伸手将手枪接过来,眉头不由的一皱。

外型看起来是五四式手枪,但是重量和手感都跟我口袋里那把不一样啊:“我擦,难道这是一把假枪?”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同时想到胖子有一次用枪指着我,最后闹到派出所,才发现他手里的枪是一把打火机,只是外型跟五四式手枪一模一样。

“妈蛋,这不会也是一个打火机吧。”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现在最主要的精力是对付赵四海,姚二麻子不足为惧,只要赵四海完蛋了,孔志高分分钟能整死姚二麻子,最后杀姚二麻子的人肯定是我,因为我需要他的脑袋为自己提高在江城的江湖地位和名气。

姚二麻子没有让手下小弟砸赌船,也没有再派人去鞍山路捣乱,说明他也保持克制的态度,最主要是给孔志高面子,现在谁都知道,在孔志高和赵四海的斗法之中,我承担着孔志高前锋官之职。

试出这是一把假枪,我心里一阵冷笑,对宁勇挥了挥手,说:“放了他吧。”

宁勇眼睛露出一丝疑惑的目光,不过并没有多问,直接把黄毛给放了。

“哼!”黄毛活动着右手臂,一脸不服气的表情。

我把手枪扔给他,说:“滚吧,回去告诉姚二麻子,别以为我沈浩好欺负。”

黄毛接过手枪,这一次并没有叫骂,估摸着刚才宁勇扭着他胳膊很痛,让他有点害怕,如果刚才不是我阻止的话,宁勇可以将他的胳膊给扭脱臼。

“我们走!”黄毛接过假手枪,带着手下的六、七名小弟走了,大约走出去五、六米的距离,他突然回去对我大声吼道:“小白脸,你给我等着,如果不是姚哥不让动你,早他妈把你的狗屁赌船和鞍山路上的三个场子给砸了,就你这点势力,还不放在姚哥的眼睛,呸,吃软饭的小白脸。”黄毛对我大骂。

不过我心里却并不太生气,仅仅像看死人一样冷冷的盯着他。

“贺亮,你他妈找死。”陶小军反骂道。

“陶小军,你个傻逼,跟着一个小白脸,白瞎了你一身的功夫,我们姚哥欣赏你,那是给你脸,你他妈别给脸不要脸。”黄毛连陶小军都骂了起来。

“操,老子现在就扒了你个龟孙的皮。”陶小军大骂一声,朝着黄毛追去。

黄毛倒是知道陶小军的厉害,带着他的手下撒腿就跑,一会就跑得没影了。

“小军,回来了,跟这种小喽啰生什么气。”我把陶小军叫了回来,随后带着他和宁勇一块上了赌船。

船内很豪华,可惜一个客人都没有,赌鬼带着两名保镖无精打采。

“浩哥,这样下去不是事啊。”赌鬼说。

“别急,三个月内,整个江城的赌博业都是我们的。”我说。

赌鬼明显不相信,估摸着他心里正在骂我是白日做梦吧,我微微一笑,说:“好好看着赌船,天运号那边也要抓紧,正好趁这段时间,你好好想想姚二麻子手下那些人可以用,到时候,你写个名单给我,我把这些人弄过来给你当手下,一块经营赌博业。”

“浩哥,不是我不相信你的话,只是这可能吗?”赌鬼一脸不相信的说道。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二哥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像你这种残疾,也只有二哥把你当块宝。”陶小军突然对赌鬼呵斥道。

“小军,说什么呢,道歉,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家兄弟。”我扭头瞪了陶小军一眼,同时暗暗给他使了一个眼色,心中暗道:“看起来陶小军是从心里瞧不起赌鬼。”

下一更,十点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