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六章 临时改变计划

小说: 一生何求小说 作者: 沈浩秦菲雪 更新时间:2019-07-02 06:23:48 字数:2372 阅读进度:677/1021

看就到网

我眉头微皱,思考着苏厚德的事情,当今这个社会,能够出淤泥而不染的人已经如同凤毛麟角,万万没有想到,苏厚德竟然是这种人:“媳妇,按你这么说,他还是只大熊猫了?”我调侃道。

“比大熊猫还稀少,我在江城官场上就没有见过这种人,他是唯一一个。”秦菲雪说,看样子她对这个苏厚德并不感冒。

“不对啊!”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既然苏厚德如此嫉恶如仇,可是为什么姚二麻子还能在南城区扎根发芽,并且发展壮大,这不符合情理啊。

“怎么不对了?”秦菲雪抬头看了我一眼,问道。

“既然你说苏厚德是嫉恶如仇的清官,那为什么姚二麻子的赌场能在南城区做大做强?这不科学啊!”我说。

“在几年前,苏厚德就跟姚二麻子斗过,可惜是屡斗屡败,并且还因为姚二麻子的事情,他最终没能再进半步,跟南城区的区委书记一职擦肩而过。”秦菲雪说。

“怎么会事?”我问。

“还能怎么会事,苏厚德想搞姚二麻子,可惜南城区上至区政府下到街道派出所都有姚二麻子的人,警察每一次的行动,姚二麻子都会得到消息,从而从容的躲开突击检查,几次之后,姚二麻子联合现任区委书记姚启把苏厚德给告了,说他私受别人贿赂,故意打击姚二麻子的帝豪集团,当时姚启是区政法委书记,搞倒苏厚德之后,他顺利成为了区委书记。”秦菲雪把当年的事情详细跟我讲了一遍,这些事情在他们官场已经不算什么秘密了,不过也只能在私下里跟最亲密的人说,明面上谁都不会点破。

听完秦菲雪的讲述之后,我眉头紧锁,陷入了沉思之中,每个人都有弱点,同时每个人都有长处,把苏厚德调到霞山区,现在看来并不是最好的选择,我的主要目的是搞垮姚二麻子,然后成功替代他将江城的赌博业控制在手里。

“姚启和姚二麻子是亲戚?”我对秦菲雪询问道。

“不是,姚二麻子在外边打着姚启的名号吹牛,其实两个人八杆子打不着。”秦菲雪回答道。

“嗯!”我点了点头。

“沈浩,你不会想涉及赌博业吧?”秦菲雪很聪明,一下子就明白了我要干什么。

“不可以吗?别人做是做,还不如我来做,至少不会出现突破底线的事情。”我说。

“那个,我劝你还是不要搞一些违法的事情。”秦菲雪对我劝说道。

“我需要原始资本积累,而又不想涉毒,只能在赌博上想办法了,毕竟赌比毒的危险小了很多。”我说。

秦菲雪的样子还想劝我,不过没等她再说话,我便微微摇了摇头,说:“我已经决定了。”

“唉!”秦菲雪轻叹了一声,说:“姚二麻子这个人不简单,南城区上上下下除了苏厚德之外都跟他多多少少有瓜葛,所以姚二麻子在南城区混得很开,几乎可以说是横着走,并且听说除了姚启之外,他还有更牛逼的后台,我猜应该是孔志高。”

“媳妇,你说的没错,孔志高每年从姚二麻子手里拿走不少钱,不然的话,就算是十个姚二麻子也被灭掉了。”我说。

秦菲雪微微点了点头,说:“沈浩,我有一个建议,想听吗?”

“说!”我十分认真的看着

秦菲雪。

“你如果想动姚二麻子的话,必须先把姚启调走,孔志高从姚二麻子手里拿走多少钱我不知道,但是这个姚启绝对是姚二麻子最铁杆的保护伞,只要他在南城区当区委书记,你想动姚二麻子将非常困难。”秦菲雪说。

“嗯!”我点了点头,双眼微眯,思考了起来:“如何让姚启心甘情愿的离开南城区?看来只有把他调到霞山区任区委书记,虽然是平级,但是霞山区的区委书记都会兼着市委常委,姚启绝对不会拒绝。”想到这里,我心里便有了打算。

“媳妇,你给我参考一下我的计划。”我抬头看着秦菲雪说道。

“好!”她没有拒绝。

“我准备给姚启升官,把他调到霞山区。

“霞山区的区委书记,按常理都会兼着市委常委,姚启肯定不会拒绝,只是这样太便宜这个淫棍了。”秦菲雪说。

“淫棍?”我愣了一下,没想到秦菲雪称呼姚启为淫棍。

“姚启爱玩女明星,在江城官场已经不算什么秘密了。”秦菲雪说。

“媳妇,他没打过你的主意吧?”我问。

“你猜。”秦菲雪眨了一下眼睛,狡猾的说道。

“这一次先便宜这个王八蛋,等收拾完了姚二麻子,我就收拾他。”我恶狠狠的说道。

“沈浩,你现在的样子比江城的组织部长还牛。”秦菲雪说:“真能把姚启调到霞山区任区委书记,现在郑国的这个位置以我的了解至少有三个人盯着,并且每个人后面都有后台。”

“什么后台都没用,这个位置我让谁坐谁就能坐。”我十分牛逼的说道。

“说说又有什么大官的把柄抓在你的手里?”秦菲雪露出好奇的目光盯着我询问道。

“天机不可泄漏。”我说。

“切!”秦菲雪嘟了嘟嘴,问:“你把姚启调到霞山区,那么南城区的区委书记谁来做?”

“当然由苏厚德上位了。”我说。

“苏厚德,你真想用他?他可是老顽固,不会徇私枉法,搞不好以后你开赌场,第一个抓你的就是他。”秦菲雪对我提醒道。

“谢谢媳妇的关心。”我笑嘻嘻的说道。

“少贫嘴,苏厚德是一把双刃剑,用不好的话,不但伤不到对手,很可能把自己给斩伤。”秦菲雪十分严肃的说道。

“媳妇,你都说是一把双刃剑了,我问你,苏厚德恨不恨姚二麻子?”我盯着秦菲雪问道。

“当然恨了,不是姚二麻子的话,苏厚德早就升到区委书记了。”秦菲雪回答道。

“你说,如果我把苏厚德提到南城一把手的位置,他会不会拿姚二麻子开刀?”我问。

“肯定会啊,苏厚德绝对不是圣人,他心里肯定有恨,同时姚二麻子确实是在犯罪,他一旦当上南城区委书记的话,第一把火就可能烧向姚二麻子,估摸着以他嫉恶如仇的个性,一定会把姚二麻子往死里整。”秦菲雪说。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句话永远是真理,既然苏厚德是姚二麻子的敌人,以前是姚二麻子强,苏厚德弱,现在我把苏厚德提上来,让他的权力变大变强,一定可以弄死姚二麻子。”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