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八章 耕耘

小说: 一生何求小说 作者: 沈浩秦菲雪 更新时间:2019-07-02 06:24:48 字数:3809 阅读进度:756/1021

看就到网

“我在江城工作很好!”秦菲雪脸带微笑的说道。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省城的机会多,以后叶书记也许不仅仅是区委书记,可能成为市委书记。”张承业非常自信的看着秦菲雪说道。

秦菲雪咯咯一笑,说:“张先生真爱开玩笑,我没想那么多,只想把眼前的工作做好,然后跟我爱人再生个小孩子,一家人平平凡凡的生活,足矣!”秦菲雪身体依偎在我的怀里,一脸甜蜜的表情。

我看到张承业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寒光,不过他掩饰的很好,几乎瞬间便恢复了平静,可惜经历过太多生死的我,在一瞬间就抓住了他眼睛里的寒光:“妈蛋,姓张的这王八蛋果然不是个东西,表面上彬彬有礼,实际上指不定一肚子的男盗女娼。”我在心里暗自腹诽道。

“既然这样,看来我是高估李书记了,我还有事,先走了。”张承业起身朝着茶室外边走去,离开的时候,他冷冷的瞥了我一眼。

“小李啊,你啊你,算了,我也有点事,先走了。”张承业离开之后,姓钱的随之马上站了起来,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秦菲雪,摇着头说道。

秦菲雪露出一个微笑,说:“我本来就是一个没有野心的小女人。”

“唉!可惜了。”姓钱的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随后急步离开了茶室,估摸着去追张承业去了。

等他们两人离开之后,秦菲雪脸上的微笑瞬间消失了,她眉黛紧锁的坐在椅子上,一脸愁容的看着我说道:“沈浩,张承业好像是省委张书记的儿子,标准的红三代,这一次我们应该算是得罪他了。”

“得罪就得罪,这根本就无解,难道他还敢强抢民女不成?或者是说你心里真有那种想法?”我盯着秦菲雪问道。

啪!

秦菲雪狠狠的拧了我一下,然后瞪着眼睛说道:“瞎说什么呢。”

“嘿嘿!”我嘿嘿一笑,说:“我就是有点担心,人家是省委书记的公子,又是红三代,怕……”

可惜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秦菲雪打断了,她说:“怕什么怕,你就一点自信都没有?”

“自信倒是有,但是我毕竟是一个屌丝,而人家是一个红三代,好像只有傻子才会选我这个屌丝吧。”我摊了摊手,非常无奈的说道。

“哼,你是不是弯拐抹角的骂我是傻子,说,是不是?”秦菲雪突然伸手揪住了我的耳朵,然后装出凶巴巴的表情对我问道。

“媳妇,轻点,要拧断了,哎呀,我怎么敢骂你是傻子呢。”我立刻惨叫了起来。

跟秦菲雪闹腾了一会,然后我们两人随之都安静了下来。说实话,如果在三年之前,张承业出现在秦菲雪面前的话,我是一点竞争力都没有,不过经过三年的坎坷和磨难,我和秦菲雪之间的感情已经很牢固,轻易不会被打破,不过我也不能掉以轻心,因为对方的背景太过于吓人。

“怎么办?”秦菲雪突然抬头盯着我问道。

“什么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最近正好没事,就留在省城陪你,不信朗朗乾坤,还有人敢强抢民女?”我说。

“也只能这样了,你在,正好可以给我挡下很多的麻烦。”秦菲雪喃喃的说道。

“喂,媳妇,我们该有个孩子了,等你成了孩子他妈,也许这种烦恼就会少一点,现在看来,漂亮也是一种痛苦。”我非常认真的说道。

“是该有孩子了。”秦菲雪点了点头,然后仔细的算了一下,二分钟之后,她起身拉着我离开了茶楼。

“喂,媳妇,这么急着离开干嘛,刚才那壶茶很不错,绝对是精品铁观音,喝茶聊聊天多好。”我一脸疑惑的对秦菲雪说道。

“这几天是重要的日子,不能错过了。”秦菲雪说,然后眼睛四处张望着,不知道她在找什么。

“什么重要日子?你生日?不对啊,结婚纪念日?也不对啊,我们前几天才登记,难道是我们两人认识三周年的日子?还是不对,当时我们是秋天认识的,现在已经是深冬了。”我一脸疑惑的说道。

秦菲雪好像发现了目标,然后拉着我朝着马路对面走去。

“喂,媳妇,你在找什么东西,还有,什么重要日子?”我问道。

秦菲雪没有回答,当她拉着我的手来到马路对面的时候,我发现是一家连锁酒店,就是那种快捷酒店。

我还没有看清酒店的名字,便被秦菲雪拽了进去,来到服务台,秦菲雪说:“一个单人间。”

“身份证!”服务员说。

“把你身份证拿来。”秦菲雪对我说。

“开房啊!媳妇,也不用这么急吧,现在天还没黑。”我色眯眯的看着秦菲雪说道。

秦菲雪没有理睬我,一把夺过我的钱夹,将身份证和钱递给了酒店前台服务员。

稍倾,服务员办理好了入住手续,秦菲雪拽着我朝着楼上走去,等进了房间,我本来还想洗个澡,可惜秦菲雪根本没有给我洗澡的时间,拖着我上了床。

”媳妇,今天你也太火辣了吧。”上床之后,我看着秦菲雪,一脸疑惑的说道。

“刚才我算了一下,这几天应该是我的排卵期,你要努力。”秦菲雪盯

着我说道,随后慢慢的将嘴唇贴在我的嘴唇上,随之我们两人火热了吻了起来,一边吻一边相互脱着衣服,等这个吻结束之后,我和秦菲雪已经一丝不佳的坦陈相见了。

“媳妇,你的身体好漂亮,身材还是那么完美,该凸的凸,该凹的凹。”我看着身下秦菲雪的胴体,不由的吞了一口口水。

马上三十二岁的秦菲雪,仍然拥有一副完美诱人的身体。

啪!

“少废话,你该努力耕耘了。”秦菲雪伸手打了我屁股一下,这种小挑、逗,直接让我有点受不了,身体随之压了下去。

……

二十几分钟之后,我喘息的躺在床上。

呼哧!呼哧……

秦菲雪也是气喘吁吁,不过她喘息了几分钟,说:“一会再来。”

“媳妇,还没喝饱啊。”我色眯眯的盯着她的高耸光滑的胸部说道。

秦菲雪扭头看了我一眼,随后眼角带着一丝春意,说:“没喝饱,你来啊。”

我知道秦菲雪在挑逗自己,可惜刚刚运动量太大,一时半会还恢复不了雄风:“媳妇,一会我让你喊牙买跌。”

“来呀,来呀,我好想喊啊,可惜某个人做不到。”秦菲雪继续挑逗我。

“小样,看我怎么收拾你。”我被挑逗的受不了了,翻身再次上马,一场大战开始了,房间里床声和呼吸声变成了一首诱人的交响乐。

……

三次过后,我真得已经精疲力竭,并且两腿又酸又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而此时的秦菲雪竟然还在眉眼带春的勾引我:“老公,人家又想要了怎么办?”

“媳妇,你饶了我吧,再做我就成、人干了。”我哭丧着脸说道。

“好吧,今天就这样吧,明天还要保持三次,后天继续。”秦菲雪说。

“啊!”我轻呼了一声,心里有点发怵,刚开始是很舒服,但是次数一多,感觉就不一样了:“媳妇,可不可以每天两次就行了,并且最好中间再隔一天。”我弱弱的对秦菲雪说道。

“不行,这几天是我的排卵期,你就辛苦一下吧,难道你不想要小孩子了吗?”秦菲雪盯着我问道。

“想!”我那里敢说不想,其实内心深处,我还真没有做好当爸爸的准备,因为总感觉自己还是一个大男孩,至于邓思萱和孩子,我根本没有操多少心,都是邓思萱一个人带着,估摸着这个孩子长大之后,也不会跟我太亲,这不怪他,也不怪邓思萱,只能怪我自己。

“想什么呢?”秦菲雪可能看到我在发呆,于是将胸部贴在我的肋部,将脑袋靠在我的胸膛上,双手抱着我,喃喃的问道。

“没什么。”我没有说实话,怀里抱着秦菲雪,告诉她此时自己在想邓思萱和孩子,那纯属找死。

半夜,我们两人运动量太大,都饿了,于是便叫了快餐,可惜不是五星级大酒店,不然的话,可以叫点正经的菜和红酒,不过即便是快餐,我和秦菲雪两人也是大快朵颐,实在是饿极了。

吃饱之后,秦菲雪色眯眯的看着我说:“要不再来一次。”

“媳妇,你饶了我吧。”我立刻求饶道,再做下去,我感觉非伤身不可,学了易筋经之后,我读了不少的养生书,虽然有人可以一夜七次郎,说实话,如果拼着身体不要的话,以我练了一年的易筋经的成果,一夜六、七次也没有问题,不过第二天肯定下不了床了,会伤到身体的根本。

秦菲雪嘟了嘟嘴,说:“好吧,这次就饶了你。”

一夜无话,第二天,我送秦菲雪去省党校学习,并且准备在旁边租一个公寓,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会留在省城陪着秦菲雪。

在省党校的门口,我再一次看到了像一只苍蝇般的宋乐,他手里好像拿着一个饭盒,正伸长了脖子站在党校门口,看到我和秦菲雪之后,马上跑了过来,将饭盒递到了秦菲雪面前,说:“小洁,你还没有吃饭吧,我给你准备皮蛋瘦肉粥。”

“谢谢,我吃了,宋乐,我们只是同学,我已经结婚了,请你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特别在当着我老公的面,这样会让我们产生误会,你明白吗?”秦菲雪这一次没有给宋乐任何的脸面,开门见山的对他说道。

宋乐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一会红一会白,最终眼睛里露出一丝愤怒的目光:“秦菲雪,你不可能自甘堕落到跟这种人结婚,我不相信。”

“你……”秦菲雪一阵气结。

下一秒,我则顺手搂住了秦菲雪软软的腰肢,然后将其搂进了怀里,接着深情的吻了下去,就这样,我和秦菲雪两人在宋乐面前深吻了起来,当吻完之后,我看着了宋乐一眼,随后搂着秦菲雪从他身边经过,然后故意大声的说道:“媳妇,以后没有必要跟这种人解释,你个苍蝇似的天天缠着别人的老婆,我觉得应该去找一下他们的领导,这种人怎么可以当官?”

“算了,他毕竟是我大学同学。”秦菲雪扭头看了一眼宋乐的背景,故意这样说道。

“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就算了,不过他如果再纠缠你的话,一定告诉我,我去找他们领导谈谈。”

我和秦菲雪故意说给宋乐听,希望他能适可而止,勿再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