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章 败局已定 (补1/32)

小说: 一世兵王 作者: 我本疯狂 更新时间:2017-12-25 13:03:08 字数:2547 阅读进度:358/1522

&bsp;夕阳西下,晚霞洒满天际。(无弹窗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鳳凰小说网】)东

海大学家属院号校长楼,苏的房子里。

陈静如同往常一样在厨房里做饭,张欣然和苏妙依两人则是在一旁摘菜、洗菜,负责打下手。

秦风坐在沙发上,看着身前的电脑,浏览着最新的邮件。

邮件是龙女发来的,里面详细记录着龙氏集团和南青洪这两天所发生的点点滴滴。“

叮咚——”

突然,门铃声响起,令得秦风将目光投向门口。“

秦风,你忙你的,我去开门。”不

等秦风起身,张欣然便飞快地说着,快步走到了门口,打开了房门。

嗯?

房门打开,张欣然当下愣住了。因

为,站在门口的是龙昌运、龙世成父子二人!“

张……张小姐,秦先生在吗?”龙世成脸上堆满讨好的笑容问道。“

这里不欢迎你们!”

张欣然闻声,回过神,冷冷地说着,然后要关门,却被龙昌运伸手挡住了,“张小姐,我们就跟秦先生说几句话。”

“欣然,让他们进来吧。”

这一次,不等张欣然开口,秦风开口了,他合上了笔记本,将目光投向了门口。听

到秦风的话,张欣然不再说什么,转身回厨房。

而龙昌运、龙世成父子二人则是连忙走进房间,轻声关上房门,然后站在门口,像是做错事的小学生面对老师似的,那叫一个不安。

“我还没去找你们,你们却主动找上门来了。如果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理由和解释,你们可能要躺着出去。”秦风开口了,语气平静,但却让龙昌运、龙世成父子二人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噗通——”回

应秦风的是一声闷响。

龙世成二话不说,直接跪倒在地。不

久前,他在游轮盛宴上曾给秦风下跪过一次。那

一次,他放下了龙家大少的骄傲,跪得很憋屈。而

这一次,他跪得异常干脆,脑袋紧紧贴着地面,比祭祖时还要虔诚!“

秦少,孽子不知天高地厚,擅自与叶子菲接触,被叶子菲利用……”龙世成下跪之后,龙昌运才开口说话。然

而——

不等他将后面的话说出口,便被秦风冷冷打断:“龙昌运,你当我是三岁孩子么?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没有你点头,你儿子说了算?”

咯噔!耳

畔响起秦风的话,龙昌运心头一颤,浑身一震,不敢再撒谎,而是如实说道:“秦少,我发誓,这件事情确实是我这个孽子擅自答应的,而当我听说之后,想拒绝也没办法了。”

“你是要给你儿子甩锅,让你儿子承担一切责任?”秦风笑了。“

不……不是……”

龙昌运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脸上充斥着惊恐与不安,“我今天带着孽子前来负荆请罪,是想求秦先生饶我们龙家一条生路!”“

你们刚从红鼎俱乐部东海分部出来,就来了我这里,想必是在叶子菲那里吃了闭门羹,被当成弃子了,然后无路可走了,反过头来求我。”

秦风冷笑,他刚在邮件里浏览有关龙是集团信息的时候,曾看到龙昌运、龙世成父子二人前往红鼎俱乐部东海分部的消息。唰

听到秦风这番话,龙昌运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噗通——”下

一刻,龙昌运当机立断,立刻将龙家家主的骄傲拿去喂狗,如同儿子龙世成一样,弯下骄傲的脊梁,跪倒在地,双膝砸在地上,声音清脆。“

秦……秦少,请您高抬贵手,放我们龙家一条生路……”

龙昌运跪倒在地,像是哈巴狗一样乞求道。祈

求,是因为,按照现在的情形,除非秦风如他所说的一样,高抬贵手,否则龙家不但要交巨额罚款,生意因为公司查封、工厂停产而蒙受巨大损失,而且包括他在内,有将近十名龙家成员要去吃牢饭,少则一年,多则七年。

这样一来,龙家基本垮了!

“华夏是一个法治的国度,违反法律承受法律的制裁,天经地义。”

秦风冷声道:“我不是法官,审判不了你们,也没有权力放你们龙家一条生路。你们要求,就去法庭上求法官吧!”“

秦先生……”龙

昌运不甘心,试图再次开口。然

而——

秦风没有再给他开口的机会。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秦风冷声打断龙昌运的话,低声道:“滚!”完

了!

面对秦风坚决的态度,龙昌运心中哀道一声,然后茫然地站起身,与龙世成二人,像是丢失了灵魂一般,双眼无光地离开。

……与

此同时。

龙昌运、龙世成父子二人之前离开的红鼎俱乐部东海分部。叶

子菲听说了今日朱墨葬礼上所发生的事情,当下拿起手机拨通了林枫的电话。“

我听说,秦风拿着杀死朱墨凶手的人头,在朱墨葬礼上,当众祭奠朱墨?”电话接通,叶子菲开门见山地问道。“

是的,叶姐,我也听说了这件事。”林枫回道。“

那还等什么?动用警方关系,将他送进去啊?”叶子菲理所应当地说道。“

叶姐,我也想啊,但根本不可能啊。”林枫郁闷道。

“为什么?”叶子菲问。

“因为那个人压根就不是秦风杀的!”林

枫道出内幕,“根据我得到的消息,那个人死在泰国曼谷,然后尸体不知怎么被弄回了国内,人头通过邮寄的方式送到了朱墨的葬礼上,而无头的尸体则是摆在了沈天祥别墅会议室的桌子上!”“

你是说,秦风借刀杀人?”叶子菲一点就透。

“是的,叶姐。”

林枫越说越郁闷,“妈~的,本以为这个杂碎没有脑子这种东西,只会用武力解决问题,现在看来,我们都低估他了。他先是借势,然后再借刀杀人,玩得很嗨。”

“你给沈天祥打电话,让他派人去对付秦风和他身边的人,我就不信不能逼得他狗急跳墙!”叶子菲发狠道。“

叶姐,这不现实。”林

枫直接否定了叶子菲的这个提议,“南青洪出事,我们不闻不问,沈天祥不可能再听我们的,何况,依我看,沈天祥多半已经被吓破胆了,哪还敢再派人?”

“——”

再次听到林枫的话,叶子菲张开嘴,努了努嘴唇,想说什么,却发现大脑一片空白。

“等我手中的棋子全部落下,去找你庆功,然后陪你一段时间。”

旋即,她曾说过的一句话,如同魔咒一般不断在她的耳畔回荡。庆

功。她

将牛~逼吹大了。这

一局。

她代替杨琨执子,车马炮全丢,败局已定。

这一局,还没完,秦风还要将军!

………

…&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