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所谓的“亲戚”

小说: 一世锦绣 作者: 花影 更新时间:2019-02-13 10:35:34 字数:3209 阅读进度:249/418

好在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傅锦仪拿着那三十万两不当钱,哪个丫鬟婆子能做出林氏入口的药膳,便赏金赏银赏田地,出手极为阔绰。对着林氏,她又解释说为了节省,换了外头铺子里寻常的药材,花不了几个钱。

就这么着,明园的厨子里总算出了那么两个能人,几天下来没被林氏发现问题。

明园里的日子既忙乱又奢侈。

只是这般乱糟糟的日子,大房一家三口倒过得心神愉悦。傅锦仪忙着和省吃俭用的林氏斗智斗勇,偶尔拉徐策帮忙。林氏每日瞧着儿子媳妇来请安,许久没过上正常日子的她一时间精神恍惚,几次在徐策陪她用膳的时候都觉着自己在做梦。徐策每每回了府,先到母亲跟前请安,稍微有点空闲就又能拉着母亲和妻子一同用晚膳,不过几日下来他就产生出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妙感觉。

这个感觉,似乎是一个叫做“家”的东西。他童年受尽虐待,年幼出走兵营摸爬滚打,成人后纵横官场,他的人生里除了权谋和战场,就只剩下仇恨。如今,他有了妻子,又有了母亲。

一夜之间很多东西都回来了,就像……很多很多年前,在他一两岁时模糊的记忆中,那些珍贵而又苍茫的画面。他以为再也不能拥有,却没想到还能得到。

他不得不承认,傅锦仪做得对。他之前和林氏一样,畏手畏脚,不敢对徐家动手,也不敢破坏他和那个所谓的父亲之间谈判的条件。但傅锦仪跨出去的这一步终于让他明白,很多事儿,是等不起的。

真到了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那一日,哪怕他挣来整个天下,又有什么用。

只是这般畅快的日子不会持续太久。

六月烈日灼灼,到了七月,老天总算下起雨来。一开始大家还以为是宫中太后、皇后跪拜祈雨有了成效,纷纷感念其恩德;可没想到,这雨一下就是半个月。

还没停。

从干死变成涝死,今年夏日的气候着实反常。不少笃信佛、道的高官们心里寻思:该不会是圣上今年实在有些荒唐,老天瞧着才不高兴了……只是这话是绝不敢宣之于口的,唯有几个胆子大的御史上了折子,请求皇帝废黜狐媚祸主的丽嫔。

结果不言而喻,圣上面上不动声色,几日后却找了别的由头发作了几人。如此便无人再敢劝谏。

雨依旧淋淋漓漓地下着。

对农户来说,这样的雨水不啻于是灭顶之灾,而对高门大户的贵族们来说也不好受。傅锦仪打听到了,这连绵的雨水是从南到北一条线的,大秦国东边的半壁江山几乎都被笼罩。京城这边还算是好,南边江南一带,已经因为暴雨发了洪水,殃及千万百姓,连达官贵人都不得不举家搬迁。

这些搬迁的人家大多北上,在亲戚家里暂住几月,等雨季过了再返乡。在这么一个庞大的队伍里,自然也有不少徐家的亲戚。

徐家家大业大,对旁支的亲戚是能帮就帮的。傅锦仪本也不甚在意,反正花的不是她的钱。然而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些投奔过来的亲戚中,有一家子可是她的老熟人了。

而且是很尴尬的熟人。

按着律法,这一家人并不能够和徐家称作亲戚,但因为种种莫名其妙的因素,这家人偏偏还被国公爷奉为座上宾。他们不是旁人,正是薛姨娘的娘家,五品金陵通判薛家。

在薛家被迎进府门的第一天傅锦仪就知道,自己的悠哉日子到头了。

***

薛家真是拖家带口过来的。

薛姨娘的父亲如今是正五品金陵通判。这个官职,说起来也是有些尴尬的。

在堪称“小京都”的繁华金陵,其府尹是正经的三品大员、朝中重臣,和寻常的郡县大不相同。而在金陵做官的人,比起其余的地方官也总是高人一等。

薛家凭着徐家的威势,在金陵也算有头有脸了。只是薛姨娘的父亲是个五品通判,职位远在府尹之下,甚至要受府尹的副职——正四品同知的管束。所以说,这个职位上头压着的人太多了,大事是一点主都做不得的。

薛通判不是没想着更进一步,只是金陵府既然高人一等,这个高度就是有利有弊。这地方人才济济,想混出个名堂来可不容易。他上头的府尹大人不必说,这是大秦朝的核心位置,大多由皇室子孙担任。那位同知大人则是十年前的状元郎,学富五车、才德兼备,人聪明地离谱。要在这位手里捞东西是想都别想。

如今洪水泛滥,金陵城被淹了一半。金陵自古富庶,府尹、同知又都是能臣,老早安排了各家往北边迁徙,又加紧修筑堤坝。一番折腾下来,尸横遍野的惨状是没有出现的,只是大家流离失所,损失极大,连官员家眷都不能幸免。

薛通判留守金陵负责堤坝的扩建,他家的宅邸却已经在水下头了。他想着北边安置搬迁的县城里早已人满为患,吃住肯定不会太好,干脆一拍脑门,命令全家人前往京城投奔徐家。

这个主意真不错,反正就算没发洪水,薛家也该找个借口去拜访徐家了。

如此,薛家人浩浩荡荡入住徐家。

国公府里是薛姨娘当家做主。薛家这个在律法上不被承认的妾室的娘家,受到了国公爷的热情款待。甚至,连李氏都给了他们脸面,在薛家进府的第二日,她下令在晚膳时分设宴,要徐家上下都前往芙蕖园里给薛家接风。

当天夜里芙蕖园歌舞升平,国公爷对薛家人一口一个亲家,就连李氏都心情极好,病症都一夜之间痊愈了大半。自然,整个徐家唯一没有前往赴宴的就是大房的一家三口。

没有人会去计较这一点,甚至国公爷还真怕大房的人突然出现,让大家脸上都难堪。在国公爷和徐策心里,他们是实实在在的两家人,闲着没事的时候不要互相打扰,这日子就很好了。

彼时大房一家也正坐一块共进晚膳。

“国公爷荒唐也就罢了,这一回连李氏都肯把薛家当成正经亲戚了。”傅锦仪喝着眼前一碗松茸鹿尾汤,忍不住道:“我记得,从前薛家虽然得宠,李氏却因出身皇族自恃身份,从不肯和他们结交呢。”

这一回薛家进府的盛况,着实出乎傅锦仪的预料。

妾是奴才,妾的家人是不被主家承认的,唯有徐家例外。而国公爷把薛家奉为座上宾这还能理解,李氏却也跟着承认了薛家的身份?

她分明记得,李氏从前不是这样的。在府里头,李氏对薛姨娘也是不冷不热,虽然认可了薛姨娘操持中馈,却不会像国公爷那样称呼她为“夫人”,和她坐在一起,领着她出门见客之类。李氏毕竟是个郡主,她对薛姨娘的身份是介怀的。

傅锦仪这一问,在座用膳的两个人脸色也跟着沉了下去。

她连忙闭上嘴不敢说话了。

“你瞧你,咱们好生吃个饭,提个奴才做什么!”徐策埋怨着,伸手舀了一大勺松茸汤“呼啦”一声倒进她碗里:“这么多菜还堵不住嘴,赶紧吃!”

傅锦仪眼角抽搐地看着面前满满的一大碗汤和米饭上头堆成山的菜肴。

“这个,爷,我吃不了这么多……”她忍不住恳求。

“吃吃吃,在母亲跟前你竟还客气起来了,赶紧的!”徐策埋头叫道,又闪电一般地给她夹了一筷子鸡丝。

傅锦仪的脸彻底黑了。

比起芙蕖园里的宴席,这顾恩思义殿里的热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盖是因为大将军徐策今日正值沐休,宫里也很难得地没什么事。他早早回府,竟一时兴起地宣称要亲自下厨,请媳妇和老娘尝尝他的手艺。

男人进厨房是不太好的,徐策显然漠视了这条规矩,给全家人呈上了一桌子丰盛晚膳。不过这味道就……

反正傅锦仪现在是满头黑线。

她捏着鼻子强喝了一口松茸汤,只觉嗓子眼一阵发紧。特么的你是放了多少盐啊!

汤还没咽下去,那边徐策一筷子茄子条又凑近了她的嘴。她视死如归地张开嘴,一口进去,好吧,虽然淡了点至少比咸了好。只是……这特么根本就是糊的!

傅锦仪终于明白古语里很多规矩是正确的。男人还是不要进厨房的好……

她脸色纠结,徐策吃得满嘴流油,唯有林氏一脸淡然,徐策给她夹什么她就吃什么。傅锦仪静静瞧着,心里一点都不好受。徐策做出来的东西她竟然还吃得下去,而且看她的模样也压根不是为了儿子高兴强撑的。这只有一种解释,就是林氏曾经多年吃着连现在都不如的饭菜。

芙蕖园里歌舞和丝竹的声音隐隐地飘过来,傅锦仪听在耳中,再看着默默用膳的林氏,心里不知是何滋味。

她甚至不敢开口问林氏从前吃的是啥。她生怕林氏又给她一个像上次徐策在地窖里住了五六年一样的答案,让她简直要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