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是谁指使的

小说: 一世锦绣 作者: 花影 更新时间:2019-06-06 21:50:49 字数:3329 阅读进度:338/418

小蓉给几位主子都诊了脉,连林氏也细细地瞧了,毕竟都在外头淋过了雨。

等大家折腾完了,林氏端正坐在炕上,傅锦仪和花朝两个一人包着一床被子坐在旁边。

虽然花朝强烈抗议用这种方式对待她!

对她们两个,林氏看一眼这一个,再看一眼那一个。半晌叹一口气。

“你,你真的想起来了?”她小心地问傅锦仪道。

这会儿的傅锦仪精神极好。

方才小蓉过来瞧了,已经诊断出她受惊着凉。开了两剂药吃下去,突然就精神起来了,硬是不肯去睡觉。

“我见到花朝之后就想起来了。”她咬着嘴唇道。

“得,见了徐策没想起来,见了你父亲也无动于衷,见了我一脸茫然,原来你真正要见的人是她。”林氏指着花朝:“我该早些想到的。”

傅锦仪满脸通红地点点头。

“那就是说,您是见到了我才想起来了?先前没想起我的时候,是把我当成徐策的宠妾了?”花朝面色不善:“我方才听您屋子里的下人们说了,您出来这一趟,是专程去找我麻烦的呀!”

傅锦仪浑身一悚。

“不敢,不敢!”若不是裹着被子,她这会儿都跪地磕头了:“我那是听了小人挑唆,又忘了从前的事情!真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呀!花朝姐姐大人有大量,您千万不要跟我计较哇……”

花朝冷笑,一手拍在炕上的小几子上:“来人,把那个给少奶奶传话的丫鬟带上来!”

随着话音落地,她手底下的茶几子应声而碎,傅锦仪和林氏两人都打了个哆嗦。

“还不赶紧去提人!花姨娘也是你们的主子!”林氏连忙命令道。下头婆子丫鬟们不一会儿拖了两个人上来,一个是那个闯进来说“大将军去姨娘屋子里了”的丫头,另一个却是给傅锦仪守夜的丫头。

林氏冷冷瞧着两人,先指了守夜的丫头道:“千叮万嘱让你们好生伺候少奶奶,你们倒好,三更半夜地还拉着少奶奶说话。”

守夜的丫鬟早吓得浑身发软,瘫在地上哭。

“好在你还知道少奶奶跑出去了,要告诉管事们。”林氏缓和了声色道:“你现在来告诉我!方才你身边这个死丫头是怎么进的正房!又和少奶奶说了些什么!只要你说实话,将功补过了,我就不追究你了!”

守夜的丫鬟慌忙爬起来,哭着叫着把事情都说清楚了。亏的她脑子好使,对方如何描述花姨娘的话都记下了,细细地禀报给林氏。林氏听后只是冷笑,刚要拍桌,发现桌子已经被花朝拍散架了。

她只好拍了一下自己的腿:“把那个闯进来的丫头嘴里的帕子拿下来!我倒要听听她想说什么。”

还不等底下人动作,花朝皱着眉头

道:“何必听她的。事实很清楚了,这个丫头图谋不轨,想要害少奶奶的性命。明知道少奶奶有脑伤,还专捡了半夜里撺掇少奶奶出去,不巧外头又打雷下雨!这要是淋着了,惊风可是跑不了的,到时候像先帝一样瘫痪了都是轻的!与其说是要挑拨我和少奶奶,不如说是要谋杀少奶奶。”

傅锦仪听着重重点头。

“也不用审了!把人关进柴房里,拿鞭子把浑身的肉都抽干净了,留一口气吊起来,再看她要交代什么。”花朝一语落地,那个小丫头疯了一样挣扎起来。

只是花朝还未说完:“再去她家里,提了她老子娘和兄弟,一个一个地按在外头打。腿脚都打断,和这个丫头一块儿吊起来。”

折腾了一顿,外头的雨还没停。

天依旧昏沉沉地,钟漏刚刚过了五更的刻度。有人进来禀报道:“大将军回来了!”

“就算是猜,我也能猜到是她捣的鬼!”

傅锦仪咬牙切齿地吐出一句话。

那天夜里虽然没真的淋湿,但过了一晚上之后,她还是发了低烧——是惊风的轻度症状。好在府里早有准备,开药、扎针、发汗,她被按在床上躺了足足三天,总算没有大碍。

此时屋子里静悄悄的。

一个伺候的丫鬟都没有,徐策将一碗莲藕桂花粥端到傅锦仪面前。

“也是我的不对,该和你解释我是去了宫里有急事。不过就一晚上没回来,竟然还有人钻空子要谋害你!”

徐策说着,舀了一勺子粥:“你试试够不够甜!”

傅锦仪连忙扭了脸,道:“我想吃馄饨!甜的都吃了三天了,我想吃点有滋味的!”

徐策无奈地放下勺子。

“这能怪谁呢?你发着烧,不能吃些乱七八糟的,只能喝甜粥。”徐策好心劝道:“惊风调养不好,会落毛病的!”

傅锦仪勉强吃了两口。

胃里头翻来滚去地抗议着。她捂着肚子哼哼唧唧,滚在了徐策怀里道:“我明天能出门吗?我想见见那群混蛋!”

徐策手一顿。

“见他们做什么。”他的声色里透着漫不经心的淡漠:“我今晚再进宫一次,就替你解决掉这件事!”

傅锦仪微微惊讶。

“你又要进宫?就是为了我的事情?等等,你那天晚上进宫,该不会也是为了……”

“都是为了你的事。”徐策抱着她道:“我只是想快刀斩乱麻,趁着圣上还看重我,早些把该解决的解决掉……没想到对方还有后手。”

“宫里出现的那只香囊,只是第一步?那天晚上引我出去,就是他们的后手?”傅锦仪听着连忙坐起来:“你能肯定这两次的事情,都是那个人做的?”

徐策看着她,点了一下头。

傅锦仪瞪圆了眼睛。

“真的是徐玥一个人?不是李氏她们?”

傅锦仪是今日早上刚得了消息,那个被关进柴房里的小丫鬟和她老子娘都查清楚了。

小丫鬟一开始四处攀咬,一会儿说是哪个姨娘指使的,一会儿又说没有人指使,是从前的少奶奶苛待了她,她怀恨在心。审了好几天终于说出来,原来她的两个兄弟都在金陵讨生活,是薛大人手底下当差的。

一旦她胆敢生出什么二心,她两个哥哥的命都别想要了,故而她也是被逼无奈。

小丫鬟指天发誓,说是自己没有谋害大少奶奶,徐玥收买她也不是让她来杀人的,她不敢杀人!徐玥只是吩咐她,说大少奶奶在外头吃了苦回府里,很多事情不记得了,让她趁机挑唆着大少奶奶和花姨娘妻妾相争。恰逢那天夜里徐策不在府中,徐玥就传了信给她,让她如何如何骗大少奶奶出来……

“我要是知道那天会打雷下雨,我是断断不敢叫少奶奶出来的!”小丫鬟浑身是血地嚎哭道:“我是该死,可我只是想着让大房里闹一场,没有谋害少奶奶的心呀!求少奶奶打死我一个,饶了我的老子娘吧!”

这话回给了徐策和傅锦仪,两人听着,一个嗤笑一声,一个叹息一声。

柴房里的小丫鬟这边进展顺利,可惜刑部那边在得了几条线索之后,顺着查下去却没个结果。那个小宫女已经审得奄奄一息,什么都吐出来了,问题是指使她的人也只是个传话的。

直到审小丫鬟的时候,也算是歪打正着,查出了这个小丫鬟私底下来往的人,正是曾进宫去给那宫女传话的。

既然都是一条绳了,指使那个小宫女的人,也是徐玥。

只是想寻那个传话人是不成了的。此人是徐家外院的四等管事,专负责给上头主子安排跑腿的,自己也经常去宫里头送信、送东西。这个管事前头做的好好地,偏就这两日,不知何故染了麻风病,一夜就病死了。

但不管有没有证据,徐策能把徐玥揪出来就很不容易了。

“真的是徐玥一个人。”徐策回答她道。

傅锦仪皱着眉头,似乎思索了一阵子,道:“那会不会是李氏……当初徐玥中了傅妙仪的圈套,李氏和几个奶奶们知道后大发雷霆,还把她关进了祠堂里受罚!圣上登基后,虽不至于怀疑她通敌,太后娘娘却难免会认为她无能无用只会干蠢事,定不会如从前一般喜欢她了。徐玥的处境怕是不太好,故而李氏那边一撺掇,她就……”

傅锦仪的意思很明显,徐玥身后站着的是太夫人李氏。

徐玥犯了错想重新得到长辈和徐太后的宠爱,就不得不为李氏做事。李氏不愿意脏了自己的手,随意吩咐两句

,徐玥就要冒这个险。

因为傅锦仪一直觉着,比起徐玥这个还没长大的小丫头,李氏才是真正想要自己命的人。

“徐玥从前又不是没做过!”徐策看她一眼:“不过她这一回对你动手……一是她好不容易抓住了机会,二则是……她的生母和两个胞兄们,怕是有打算了。”

“什么打算?”

傅锦仪满面呆滞,她这几日发觉一个问题——记忆是找回来了,但脑子似乎和从前不大一样了。

是流落民间的日子过久了?导致她很难适应从前的血腥厮杀。

徐策没说话。

傅锦仪本能地挽住对方的手,摇晃了两下子道:“徐大叔……啊不,夫君!你要怎么处置这件事?你进宫是要做什么?”

徐策淡淡一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