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2章 你的身世

小说: 一胎二宝:总裁的天价宝贝 作者: 甜小喵 更新时间:2019-11-08 20:36:02 字数:3336 阅读进度:1112/1124

第1112章你的身世

小景有气无力地看了他一眼,无语道:“你觉得呢?”

“对不起。”乔逸晨先道歉,自我检讨起来:“是我不好,不懂看情况乱说话,事后还没有好好道歉,没有好好哄你。”

小景:“……”

既然这么清楚错在哪里,为什么非要惹她生气后才来道歉,一开始避开不就好了?

小景倒是还想生气来着,不过她也不是那么不懂事的人,虽然很生气乔逸晨选择的方式,但他也是为了自己好,也是因为她有了前车之鉴才会如此担心,若非要说谁有错,那也是她自己,还真怪不得乔逸晨。

小景跟自己生闷气了一会儿,而后又轻轻推开乔逸晨,无奈说:“没有了啦,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哪敢再生气啊。”

乔逸晨:“那我更情愿你生气。”

小景更无语了,“你怎么突然这么奇怪?哪有人希望自己喜欢的人生气的?”

乔逸晨笑了笑,将她手握在手中,说:“跟自己生气会坏了心情,生我气可以随意发泄。”

小景:“……虽然你说的很好,可我还是高兴不起来。”

乔逸晨一愣:“为什么?”

“因为……”小景顿了顿,而后推开了他的手,“没那么多为什么,反正就是不喜欢。”

乔逸晨:“……”

“好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小景站了起来,避开他的视线,跑去给自己倒了杯水,一边说:“你如果还有工作可以继续工作,晚点吃晚饭了我再叫你。”

阿晨这个傻子,他以为让自己把怒气发泄在他身上就没事了,可他有没有想过,她也跟他想的一样,也不想他不高兴啊。

可好像,这个笨男人并没有发现这一点,一心只想着怎么不让她不开心。

啧,真是麻烦。

阿晨怎么也比自己大那么多,看他管理公司也是那么厉害,为什么在这种小事情上总是这么糊涂,幼稚呢?

小景百思不得其解,实在想不明白乔逸晨有时候脑子是怎么想的。

乔逸晨:“刚刚起来都处理好了,现在没有工作了。”

小景转头看向他,“那现在如何?干坐在这耗时间?”

乔逸晨:“那也不行。”

小景:“所以要怎么办?”

她不饿,可也不太想出去,下午走了一下午,现在她只想好好休息,这点要求都很难吗?

乔逸晨深深看了她一眼,说:“那要不,玩游戏?”

小景:“你怎么不说出去逛逛呢?”

出去逛街才是最能消耗时间的选项,他干嘛不说,如果他要出去,她也是可以陪他的。

“不了,”乔逸晨想也没想拒绝说:“现在挺累的,不想在出去。”

小景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鼓掌说:真巧,我也超级不想出去,默契十足啊。

“那,就看剧打发时间吧。”小景看了看电视,说:“正好我也好久没看了,阿晨你陪我吧。”

小景越是说越觉得不太对劲,这是正常情侣会说的话吗?

他们可是还在热恋中啊,这样聊天不着调,真的合适吗?

换做以前,小景想大概会直接扑过去,管他那么多,先把人扑了再说。

可现在她却不敢了。

乔逸晨那么迟钝,谁知道他真实想法是怎么想的,谁又知道他愿意不愿意,等会又会不会做出什么来。

真是……

好难!

如果早知道正式交往后会这么多顾虑,她当初就不该那么快答应,继续拖着耗着好像也没什么不好,她一样可以光明正大接近阿晨。

可如今……她反而还多了很多顾虑。

唉。

小景心不在焉的,拿着遥控坐在那唉声叹气,所有情绪都表现在脸上,甚至都忘了自己想着的另一个当事人就在身边。

乔逸晨站在一旁呆愣愣地看着,心里隐约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可又无可奈何,不确定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安慰的选择对不对。

“想看什么?”乔逸晨走了过去,从小景手里接过遥控,说:“我来换台,要是看到喜欢的了就告诉我一声。”

“哦,”小景仍然心不在焉的,后知后觉才想起,为什么他们一定要选台?直接从视频网站搜想看的片子不就好了!

“阿晨,”小景忍无可忍,叫住了乔逸晨,直接说:“你不觉得我们这样好奇怪吗?”

“啊?”乔逸晨一愣:“怎么奇怪了?”

小景抿唇静默片刻,说:“你忘了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乔逸晨摇头,“没有忘。”

小景:“那你觉得我们现在这样好吗?像情侣吗?”

一点都不像。

乔逸晨在心里默默吐槽,嘴上却不敢直接说,“我觉得,每个人的性格不同,相处的方式也不一样,这很正常。”

“一点也不正常。”小景忍无可忍打断他的话,“我们交往后就没有正常过吧!”

乔逸晨:“……”

小景把遥控抢了过来,扔了,又说:“我觉得我们现在一点都不正常,比交往前还要生疏客气。”

乔逸晨定定看着他,有些茫然,“是这样吗?”

小景很是头疼,“你果然没有发现。”

乔逸晨:“我觉得我们挺正常的。你会觉得生疏可能是因为各自工作的原因导致觉得疲惫,工作之余只想着休息,不太想想其他的。”

小景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而后盘腿面向他,说:“阿晨,你是在害怕什么吗?”

乔逸晨一怔,猛地抬头看向她,“什么?”

“我的意思是,你在担心什么,额……”小景皱皱眉,斟酌着说:“在我们这段关系你,你在担心什么?”

乔逸晨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面上却仍然不动声色,什么也没说。

小景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继续说:“阿晨,我猜对了吧?”

乔逸晨无奈笑了笑,说:“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不是突然才想起说的。”小景纠正道:“我早就想跟你说这个事了,只是之前一直没有机会,才一直拖着的。”

乔逸晨意外地看着她,想到了她微信上说的见面有事跟他说的话,顿时也就明白了。

小景说的事情指的是这个。

不知为何,乔逸晨下意思想要逃避这个话题,他不喜欢这种没有把握的走向,尤其是这件事还关系到小景。

“这件事,非要现在说吗?”乔逸晨眼神闪躲,顺手拿过了桌上的水杯,一口喝完了才反应过来,这是小景的杯子。

“对,必须现在说,错过了这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小景看着他放下水杯,说:“我觉得说开了对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更好,所以阿晨,你也不要逃避,好吗?”

乔逸晨心里很不安,似乎还在挣扎着。

小景很是为难,她不想错过这次机会,但也不想让他为难。

她正纠结着,就见乔逸晨抬头看了过来,“小景,在开始之前,你能先听听我说吗?”

小景不明所以,愣了一愣,点头回道:“好,好啊,你要说什么。”

乔逸晨苦笑了下,抹了把脸,才继续说:“是关于你的事。之前我一直在纠结,但诺诺说你有权知道,我觉得也对。”

看似他要说的和小景要说的是两件事,其实都是一件,事情的关键都是在小景身上。

乔逸晨隐约知道小景要说什么,他现在还是不想让小景知道自己的过去,所以会害怕,可诺诺说得对,他们之间想要消除这些不安,就必须要坦诚相待。

如今,不坦诚的人只是他一个,小景是无辜被蒙在鼓里的那个,对她不公平。

见乔逸晨脸色变得郑重起来,小景也不由自主坐直了身子,她那开腿,正襟危坐,一脸严肃看着他:“好的,你说,我做好准备了,放心说吧。”

乔逸晨被她这严肃的表情逗乐了,终于不再那么紧张,他单手握拳抵在唇边掩饰着笑。

“喂喂喂!”小景生气了,不悦地瞪了瞪他,“你要说什么倒是快点说啊,偷笑是什么意思?我有那么好笑吗?”

“抱歉。”乔逸晨放下手,迅速调整好状态,说:“我没有那个意思。”

小景拍了拍沙发,说:“那你倒是快点啊!”

“好的好的,我这就开始。”

乔逸晨收住笑,可看向小景时,她又有些犹豫了,又挣扎了几秒,才说:“是关于你的身世。”

小景一怔,“我的身世?”

她虽然不记得以前的事,可遇到乔逸晨之后的事情一直都在,当初阿晨带着她去办理身份,找新家从来没有瞒着她。

小景一直知道自己是孤儿,也因为没有记忆的原因,她很坦然接受了这个身份,对过去也未曾想太多。

因为她现在过的很好,有新家,有阿晨在,这些对她来说就足够了,过去如何都无所谓。

她早就接受了这一切。

如今阿晨却要跟她说过去的身世。

小景咬咬唇,手指微微收紧,小声问道:“你,你查到我的过去,找到我以前的家了吗?”

乔逸晨不太敢跟她对视,默默移开视线,说:“没有。”

小景:“……那你又说要跟我说我的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