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要她摘下面具

小说: 一夜惊喜:总裁爹地欺上门 作者: 曲一歌 更新时间:2019-06-07 21:14:38 字数:2323 阅读进度:79/149

纪冥西顿时噎住。

好吧,他干得过公司里的那群老狐狸,却干不过眼前这两只小狐狸,再强大的男人,也会遇到对手,曾经的王者,瞬间降为青铜了。

“好吧,爹地不问了,不过,你们妈咪太单纯了,我是怕她会被九六坏人欺负。”纪冥西立即拐了一个弯,用另一种方式来探底。

两个小家伙却假装没听见,开始玩自己手上的玩具了。

纪冥西被无视了,他忍不住叹气,两个小家伙挺精明的嘛,果然还是继承了他的优点的。

白轻悦来到了餐厅,就被这里的环境惊叹了,这竟然是一家七星级酒店,餐厅的包厢大的像公寓式的,区分开了用餐和休闲区,白轻悦知道纪冥西有钱,可她还是被震住了。

她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查看着白氏近年来在设计行为的一些成就。

不过,网络上查到的内容有些虚假夸大,白轻悦只好放弃,看来,她又得请纪冥西帮个忙了,虽然纪冥西答应会帮她对付白温楠,可她也想亲自参与,杀母之仇,不共戴天。

包厢的门被人推开,纪冥西一手抱着女儿,一手牵着儿子走了进来。

画面温馨和谐,父爱满格。

白轻悦骤然看到这样一幕,内心一颤,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缠绕胸口。

一幕一幕,仿佛来自她曾经做过的一场梦,梦境里,那个男人不真实,而此刻,纪冥西脸上也戴着一个面具,遮了他上半部分的面容,让现实和梦境重叠在一起了。

“妈咪。”两个小家伙一看到白轻悦,立即开心的朝她飞扑过来。

那热情劲儿,简直令纪冥西嫉妒了。

什么时候,这两个小家伙也能这么开心的奔向自己的怀抱啊。

白轻悦蹲下来,抱着两个小家伙,亲都亲不过来了。

“咳…要不要看看菜单?”纪冥西莫名觉的自己的存在有些多余了,他握拳抵在性感的薄唇处,轻咳了一声,打断了母子三人相亲相爱的画面,低柔询问。

“点些清淡不辣的菜吧,孩子们能吃就行。”白轻悦这才反映过来,回答了他。

纪冥西立即转身对跟在身后的秦寒说道:“你来点吧,多点一些。”

秦寒这一路上,亲眼目睹少爷的委屈,他想帮忙说几句安慰话,却又无从开口。

两个孩子不跟少爷亲近,肯定是因为刚认回来,还没熟悉起来,相信少爷跟他们相处一段时间后,孩子们一定会对他热情起来的。

两个小家伙带了玩具过来的,在沙发上各自的玩了起来,白轻悦起身,一回眸,就和男人那面具下的双眸对上了。

“你的面具……”白轻悦这才发现,他的脸上戴着的,竟然是那天在他生日宴会上戴过的凤凰面具,清贵优雅,叫人惊艳。

“你帮我摘下。”男人长腿往前一迈,薄唇勾起迷人的微笑,声线更是撩意满满。

白轻悦吸呼为之一滞,俏脸羞出一抹晕红:“你自己也可以摘。”

“孩子们说了,只有你才能摘我的面具,别的女人没有这权限,所以……只能麻烦你了。”男人声线越来越低沉沙哑,透着令人心悸的魅力。

白轻悦立即背过身去,淡淡说道:“你太看得起我了,这里没有外人,你还是先把面具摘下来吧。”

“你不愿意替我摘?”男人言语间全是失落感。

白轻悦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因为摘不摘面具这种事情较真,听到他言语中仿佛受了伤似的,白轻悦轻咬了咬唇片,转身,差一点就撞到他怀里去了,因为男人也在这个时候往前迈了一步。

两个人几乎贴着撞到了一起,白轻悦吓的往后退了一步,男人却担心她会摔倒,伸出手臂在她腰间扶了一下。

白轻悦羞窘极了,高跟鞋竟然绊住,整个人就往后倒了下去,男人伸过来的手臂,及时的将她拦腰一搂,姿势暧昧,犹如一曲舞蹈结束后的那一刹那碰撞,火花四射。

“爹地,妈咪,你们要亲亲吗?”就在两个成年男女被这一慕惊住时,一个奶萌奶萌的声音传来,竟然是白闪闪的。

白轻悦和纪冥西瞬间回归正经,各自退开一步。

“羞羞脸。”白轩轩朝纪冥西吐了吐小舌头。

纪冥西俊脸一呆,下一秒,他脸上的面具就被一双小手快速的摘走了。“给你。”白轻悦摘下后,立即还给他。

男人目光往下,看着她递过来的面具,薄唇勾起了意味不明的笑容。

这个女人嘴上说不愿意,可还是替他摘了,证明什么?

证明她的心里还是愿意的,呵,死鸭子嘴硬,小嘴不老实,但身体诚实的很。

“轻悦,新工作怎么样?喜欢吗?”纪冥西接了过去,放在旁边的桌面上,拉开了一张椅子,优雅的坐下,幽眸抬起,锁住了她的脸蛋。

“很好,谢谢你。”白轻悦双手绞在身前,轻声感激道。

“如果有什么不习惯的,可以直接跟我说,别委屈了自己。”男人声线低沉磁性,这番话说出来,让人误以为他们关系有多亲密似的。

幸好这里也没有外人,白轻悦立即摇头:“不用了,已经很好了,真的。”

“不要跟我客气,你好歹是我孩子的母亲,过去是我失了父亲之责,从今往后,你们母子三人的任何事情,我都会管,记住了吗?”纪冥西声线低柔,笃定有力,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信服。

“谢谢你的一番好意,你为我做的够多了,孩子们能找到你,也是一种幸福,我没别的要求了。”白轻悦发现自己已经能够和纪冥西和平相处了,以前被她恨透的男人,如今,却让她感激了好几次。

纪冥西幽眸微微眯紧,她说没有别的要求?是认真的吗?

男人内心莫名的不爽,这个女人就这么容易知足吗?

面对他这样一个长相俊美的男人,她竟然没有产生别的想法?这简直不科学。

看到白轻悦神色平静,纪冥西却郁闷了,他毫无预兆的附下身,薄唇几乎抵在她的耳边:“真的没有需要我帮忙的事?”

白轻悦吓的心头一慌,急急的往旁国退了两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