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答案在她身上

小说: 一夜惊喜:总裁爹地欺上门 作者: 曲一歌 更新时间:2019-06-07 21:14:52 字数:2302 阅读进度:100/149

“我看看。”男人声线放柔,灼灼的热息,竟然喷在了她柔嫩的肌肤上,白轻悦浑身酥了一下,麻麻的,一种陌生的东西,从耳根处,如电流般,直击到她心脏位置。

看到她白晰的肌肤上那触目惊心的伤痕,男人神情瞬间冰冷一片。

白轻悦很不自在,赶紧推开他的手指,继续将长发理下,遮住伤口。

纪冥西目光深邃的看着她,见她眼神里有躲闪的光泽,他沉着声说道:“下次谁要欺负你,你不要跟她们硬来,打电话告诉我,我来处理。”

白轻悦没想到他竟然会对她说这样的话,她眸色微愕。

“我怎么好麻烦你呢,这件事情,本来也不关……”

“你是我孩子的母亲,怎么会不关我的事?你伤成这样,我的孩子会担心,我就得管。”男人强势的打断了她的话,不喜欢听到她说出与他无关这种事情。

白轻悦知道他是一片好意,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宽敞的车厢内,又陷入了一片沉静。

“对了,我今天整理好的协议,我打印好了,还在公司,你现在送我回公司就好。”白轻悦看了一眼时间,才三点多,她还得回公司一趟。

男人脸色更显紧绷,薄唇抿紧,神色一片不喜。

这个女人真的要跟他如此见外吗?

“今天别去公司了,回家上药。”男人心里不爽,表现在言语之中,却多了霸道和强硬。

白轻悦这才想到自己受了伤,这会儿去公司,只怕又得成为众的的笑柄吧,算了,她打个电话跟上司请个假。

白轻悦打了电话给程静请假,程静安慰了她几句,就批了假期。

回到家,桥叔已经出去接孩子们了,客厅里一片安静。

纪冥西绷着俊脸开口:“到楼上来。”

白轻悦点了点头,跟着他就往楼上走去了。

“纪冥西,谢谢你愿意过来救我,上药的事,我自己来吧。”白轻悦低声感激他,纪冥西工作一定非常忙,自己还浪费了他宝贵的时间,她真的不好意思再麻烦他了。

纪冥西却不说话,直接把脸上的面具摘下,放在一旁,拿着医药箱走过来,动作利落的打开,拿了消毒水,还有干净的棉签。

白轻悦见他主动帮忙,赶紧把长发理到另一侧,露出了两道鲜红伤口。纪冥西用棉签沾了消毒水,带着一丝气怒的沾在她的伤口处。

“疼……”白轻悦倒抽了一口气,无法忍受,立即发出一声低呼。

“疼就对了。”男人却冷酷无情的轻嘲她一句:“让你记住教训。”

“不是我先动手的。”白轻悦有些委屈的说。

男人幽眸一僵,刚才还想着让她疼,现在听到她的话,下手的动作瞬间就温柔了几许。

“我轻点。”男人沉默了两秒后,低声说道。

就算是再轻柔,白轻悦仍然觉的疼楚一片,不过,她却不敢再溢出声音,只能咬住下唇,忍受着。

“疼就叫出来,我不笑你。”男人见她忍的辛苦,立即轻笑着说道。

白轻悦听他这样一说,更加不敢叫嚷了。

男人用棉签给她涂上了药,然后用纱布替她缠了两圈,总算是把她的伤口处理好了。

等到伤口处理完毕,纪冥西才发现自己离这个女人有多近,她发间的幽香气息,钻入他的鼻端,令他呼吸略滞。

“这里不能碰水,得好好处理,不能留疤。”男人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清冷着声音吓嘱她。

仿佛她的身体是他的专属似的。

白轻悦点了点头:“我知道。”

男人低头在收拾医药箱,又是蹲在她的面前,白轻悦低头望去,正好看到他那深邃俊美的五官,完美的就像艺术品似的。

在白轻悦低头打量他的时候,男人却突然抬眸。

“呃!”被他活捉,白轻悦羞窘的移开了目光,假装在看别处。

纪冥西在心底轻笑了一声,刚才她是在偷看自己吗?

纪冥西对自己的外表还是有着绝对的自信。

白轻悦还是偷瞄了他一眼,见他薄唇轻轻扬了一下,她心跳瞬间也跟着漏拍了一次。

“纪冥西,你长的这么好看,为什么天天戴着面具啊?”气氛太尴尬了,白轻悦只好随便找个话题来打破这份沉闷。

“你真的想知道原因?”男人将箱子摆放在旁边,目光灼灼的朝着她望过来,随后,他嗓音低哑了几许,带着暧昧不明的气息:“我在等一个女人。”

白轻悦美眸微微睁大,难于置信的与他对望着。

男人像一只慵懒又优雅的豹子似的,伸出双臂,将她困在了沙发和他的怀抱之间,他眼神多了一丝的眷恋,俊脸也朝她缓慢靠近:“我爱上她的时候,她就戴着一个面具。”

爱上?

白轻悦感觉有些口干舌燥,她不由自主的猛吞了一下口水,美眸仿佛被男人那魅惑的神色给迷住了似的,竟一时之间无法从他的脸上移开。“想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吗?”纪冥西此刻,已经双手撑在她的身前,弯曲着他的身躯,他的气息完全的笼罩了她,那双墨染般的眸光里,是灼烈燃烧着的火焰,让她多看一眼,都几乎沦陷。

“我…我想下楼去喝水。”白轻悦的一颗心,已经慌乱一片,她故意想转移话题。

可男人却不会放过她,他双臂仍然强势霸道的困住她,目光眨也不眨的凝在她惊慌无措的小脸上,嗓音低哑迟缓的说:“白轻悦,知道吗?我找了你五年,我每天戴着面具,只是因为在等你。”

白轻悦吓住了,俏脸呆愣一片,男人的表白,突然的让她无法接受。

“怎么会这样?”白轻悦声音干涩了起来,带着一丝颤意。

纪冥西却勾唇轻嘲:“是啊,为什么会这样?我不过是睡了你一次,我怎么会爱上你?不如,你来告诉我答案。”

“我?”白轻悦此刻六神无主,被他的狂热表白吓的不轻。

“答案只能在你的身上寻找,不是吗?”纪冥西眸底光芒热络,邪性的微笑,令人更加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