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站起来了

小说: 八零好福妻 作者: 沈阅 更新时间:2019-05-19 06:41:32 字数:2243 阅读进度:203/452

“这个酸菜鱼,还没吃呢,光闻着就能流口水!”

李志国他们那桌子,果然是摆了酒。

李志明的手一直放在酒杯上,眼睛还时不时地瞄一眼明好,似乎怕明好一不小心就给喝了!

楚天阔松了一口气,他瞧着明好,想着之前明好喝醉之后说胡话的样子,摇头失笑。

这一次,他终于不用再吃那些白粥菜粥肉粥之类的了。

一时间,大家都很是满意。

大人孩子吃的满嘴流油,晓丽年纪还小,李秋芳原本给她特意做了不辣的蛋酿跟土豆丝,她却非要喝汤,被辣得直哈气也停不下来。

“怎么办,我觉得我的嘴唇自己会动!”

宁凤霞摸摸她的脑袋,说道:“那你不能再吃了,要不然嘴唇里面虫子会出来的。”

“我嘴唇里没有虫子!”

“没有怎么会动?”

吓得晓丽有些不确定了,大眼睛一下望着这个,一下望着那个。

大家闷头笑。

宁凤霞又道:“你看你,跟你阿楚表姐那样,以后多读书,就什么都知道了。”

说到这个,李晓玲虽然也在笑,头却有些低了。

钟春香倒是开口说话了,道:“也就是现在,以前哪里能读那么多书,你们算是赶上好时候了,我家晓玲命不好,我们又没有什么本事,哪里能送她读书。”

瞧这话说得。

宁凤霞哈哈一乐,接道:“这没本事就别说了,咱可是一家人,外面的人听见白笑话!”

明好倒是没吭声,也不知道不高兴这是要做啥。

总觉得要铺垫什么。

钟春香说道:“哎,晓玲现在年纪也大了,也没……”

宁凤霞又笑,似乎没看见钟春香的脸色,说道:“你这当妈的,晓玲年纪算什么大的,何况这不是马上就结婚了?今晚吃一顿,等晓玲男方那边定亲礼,咱又吃一顿,这要是能过年前结婚,不是还有一顿?”

说到吃的,宁凤霞那叫一个满脸放光。

钟春香有些气闷,这么大人了,别人说话一直打断,也真是的。

她好容易才找到的一个话头,说道:“嗯,年龄也到了,之前也是接触过的,只是……哎,咱做父母的,也没什么能给她的。”

明好挑眉,照着钟春香这种尿性,别说没有,就是有她也不能给啊,整天想着从哪里抠一些出来,就光是贴补娘家了。

不过瞧着李晓玲低着头脸色微红的样子,这门婚事,她应该还算满意吧。

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家,希望嫁过去,能过好日子。

宁凤霞再次打断了钟春香的话,说道:“听说光是定亲礼,男方那边打算送百里挑一,这一百零一块也不算少了,还没算结婚那边呢,我瞧晓玲是个有福气的,等以后结婚了好好过……”

钟春香几次被宁凤霞打断,已经有些恼火,只是她总是装作委曲求全的样子,倒是不好发火,于是筷子一个劲地捞鱼片吃,酸菜什么的,她根本就看不上。

难得这样吃肉,谁不吃谁傻子。

这就是她的生活哲学。

刚才她想要说的话,就有些说不出来了。心里就更讨厌宁凤霞了,又不是你女儿,这些话用得着你说。

看晓玲还在点头,她就说道:“晓玲啊,你心可不能太大,这以后结婚了,我跟你爸也老了,你弟那边可是要靠你这个姐姐……”

宁凤霞随口又道:“靠什么姐姐,靠天靠地靠父母,靠姐姐也不怕别人笑话,晓玲,你就只管自己。”

李秋芳一个出嫁的姑娘,是不太合适说晓玲的这门亲事的,反正她不开口。

明好就盯着没头脑跟不高兴这么一来一回,还挺乐呵。

不高兴越来越不高兴,一张脸能拧出苦瓜汁来,没头脑则是越吃越高兴,满嘴的光亮,吃完还特别满足,“哎,没想到这个酸菜鱼的汤这么好喝。”

吃完,李晓玲要收碗筷,被钟春香扯走了,也不知道要去说些什么。

宁凤霞咧咧嘴,带着晓丽干活,“秋芳你就停下吧,这做饭不花力气啊,没道理你又做饭又出钱买菜,捡碗筷我们就不能做了?才不像有些人整天算着吃亏不吃亏什么的!”

李秋芳跟明好也就没说什么,顺带手把桌子给手了。

明好接着就回家给煮中药,楚天阔依旧还需要泡脚恢复。

阿楚听二舅妈说的那些话,想着晓玲表姐这么快就要出嫁了,以后就是别人家的人,三舅妈似乎一直想着让她帮着家里,二舅妈也说得对,这能读书,也是挺有福气的了吧。

自己在家,甚至连活都不需要做。

她就赶紧拎着那个中药汁的桶,“明好,你烧水洗澡吧,我来拎过去,等会我倒这个水就行。”

阿楚这是,转性了?

“哥,我跟你说,之前我不是去清洁队吗?那些人总是欺负我……转岗那天,其实……”

阿楚扭头看看灶房,然后又低声说道:“嫂子认识保卫科的人呢,我怀疑就是她让人打了臭八跟老三,那两个人太不要脸了……”

“我怎么认识那个人?那天我看他一直看着明好,个子瘦瘦高高,长得蛮好看。”

楚天阔听阿楚这么说话,拳头不由得就攥紧了。

“为什么会是那个人?不然还有谁啊?明好又不认识别人,在说了,我听说那人,以前明好救过他呢,肯定是的。”阿楚一副理所当然地说道。

楚天阔一脸阴沉,幸亏有夜色遮住,这才不明显。

阿楚这么说着,完全没发觉楚天阔手背上的青筋似乎都能跳出来了。

楚天阔才腿脚用中药汁泡好了之后,还要用药渣敷膝盖。

阿楚拿着那个滑溜溜的东西再次感慨,“哥,明好对你还挺好,这个丝袜可贵了。”

“丝袜?”楚天阔又是一愣。

什么丝袜,不是说是特意买的敷药的纱布之类的东西吗?

“喏,就是那种很时髦的姑娘穿的,穿腿上光溜溜的可好看了,配裙子……明好把这个剪了给你套上去……”

明好刚烧好水,进门就听见阿楚这么说。

完蛋了!阿楚这丫头给说出来了!

“明——好——”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