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新年

小说: 八零好福妻 作者: 沈阅 更新时间:2019-07-12 02:11:57 字数:2374 阅读进度:372/452

明好对一切都是有些新奇的。

剩下几天时间,她们停止了年货买卖,自然也停止了麻辣烫的生意。

明好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过年,这么忙!

以前她是怎么过年的?

结束忙碌的生活,自己一个人躲在房子里,到处都是冷清清的,做什么都不方便,偶尔看看晚会或者看着窗外的烟花,也就过去了。

现在呢,一切都不同了。

“表嫂,表嫂,过来做糍粑。”

“打米饼了,明好——”

“表嫂,表嫂,炸糖环了,快出来帮忙!”李晓丽在门外叫。

过年永远都是小孩子最最开心。

“来了——”明好应得脆当。

李秋芳架了一个大油锅,炸糖环。

糯米粉用熬好的糖浆和面,再捏成小团,然后又擀成皮,再用刀切成细条,也不知道李秋芳怎么绕的,感觉手指随意绕了绕,一打开,就跟一朵莲花一样的图案。

简直神奇!

明好手笨,完全学不会啊!

于是被分配去切细条。

一朵朵地放油锅里炸成金黄色,剩下的头头尾尾被明好做成小兔子,小刺猬,李晓丽拿着简直不肯放手。

李秋芳跟宁凤霞就着油锅,接着炸鱼,炸扣肉。

足足忙了一整天,院子里四下都是香味。

过年的气氛更浓了一些。

花了一整天,炸东西。

又花了一整天,做糍粑,做米饼。

一大家人围在一块,还有乡亲们过来帮忙,热闹非凡。

“这怎么的不用机器?”

明好有些纳闷。

李晓玲笑着摇摇头。

宁凤霞很是享受这个过程,说道“明好,这机器做出来的,跟咱自己做出来的能不一样吗?忙碌一整年了,总要吹吹牛不是。”

明好一愣,“二舅妈,说得好有道理。”

年味,不就是这种忙忙碌碌的,说说笑笑之中,一点点累积起来的吗?

所以这根本不需要机器啊!就是要一大堆人这样聚在一块儿,才热闹。

明好又忙又累又开心。

做好这些,又花了一整天打扫卫生。

直到大年三十,才总算是把该置办的都置办妥当了。

楚天阔除了抽空跟明好去了一趟县城,剩下的时间,也都是在青川村,跟楚守义不厌其烦地讨论哪块地比较好,怎么建才行,用红砖还是土坯……

楚天阔跟明好又回了一趟青川村。

就连大伯母叶花,也没有说什么,大过年的总不能苦着一张脸,也不宜发生口角,免得来年都过不好。

“爷爷,这个要羊毛衫,又轻又暖……”明好一直在搬东西。

楚守义依旧跟原来差不多,不善表达自己的情绪。

“买东西也不买厚实一些的,图便宜……”叶花永远有话说。

“爷爷,你收音机,你听……”明好又取出收音机。

“还能用电池,这拎着出去也是可以的!你跟三爷爷他们几个,烤着火,吃着东西,还能听听里头说什么呢。”明好又道。

连画面都给描述出来了。

“这么一个破匣子,怪费电的。”叶花嘀嘀咕咕说了一句。

明好就知道她这副性子,又拎了东西出来。

“大伯母,这过年的也没啥,这酒给大伯父喝着,这花生糖自家做的,你尝尝。”明好又道。

楚守义猛然抬头看着明好。

叶花那脸上简直笑开了花。

“早就听说天阔你们做买卖,没想到竟这么有钱了……”

“向前在供销社里上班呢,有什么要买的尽管说。”

客套话,听听也就算了。

楚守义对这个收音机倒是满意的很。

“我知道这个,能说书!还能唱歌!”

楚守义也觉得这个年过得很美。

明好给他塞了一个红包,里面整整有两百块钱,他也没说啥。

等两口子出了门,他打开厚厚的红包,又贴身放好。

浑浊的眼睛微微有些发红了。

“明清,你个没福气的臭小子!天阔的福你没享到……”

楚天阔跟明好出了门,带着她在附近看了三块地。

一块其实就是在楚家老房子旁边,跟现在住的院子隔着一块菜地,要进出,就得从老院子出入才方便。

地方也不算太大,建好之后没有院子。

另一块在河边不远的地方,足足一亩,只是地势比较低,周围还没什么人家。

还有一块,在原来老房子大约一两百米的地方,靠近山脚。

明好第一眼就相中了山脚哪块地方。

哪怕现在是冬天冷了一些,可是地势相对较高,一眼望过去,能看见小河边,村落里的房子也在眼前,跟邻居们不近不远,近的也有一二十米,不热闹,不冷清。

还有一个天然的小院落……

不要太惬意。

“听你的!”楚天阔对这个地方也很是满意。

两人在那待了挺久。

“这上山的路,就是咱家的了,撒上指甲花种子……”

“这边建房子,后面留给咱妈种菜。”

“我们建大大的瓦房吧……”

明好瞧着这块地,脑海里忍不住地想着是什么样子了。

“好。”明好说什么,楚天阔都回这么一个字。

“你不会糊弄我的吧?”

楚天阔猛然摇头,“等回去咱们就画出来,就按那个建!”

“嗯!”

她也是有要有大房子的人了!

走路都横了两分呢。

回到青山村的家,屋子已经全部收拾过了,要不是因为过了年就要建房子,李秋芳还想粉刷一遍呢。

屋子里堆满了年货,各种香气交织在一起。

红对联,贴上了。

热腾腾的年夜饭,摆上了桌。

四处都是鞭炮声。

火炉上烤着的白糍粑,突然膨胀起来,冒出浓烈的米香……

吃过年夜饭,村子外面也很是热闹。

孩子们跑来跑去的,放鞭炮,瞎晃。

也没有大人催促休息。

男人们聚在一起,说的几乎都是来年田地的事情。

“谁能想到,老了老了,还能这样过个年,早几年家里年夜饭……不说了,不说了。”老人们坐在火堆旁感慨。

妇人们有自己的小团体,叽叽喳喳。

明好跟楚天阔在外面游荡了一圈,回家画新房子的图。

纸换了一张又一张。

竟是不知疲惫。

“噼噼啪啪……”

阵阵鞭炮声传来。

“新年好呀楚天阔。”明好笑道。

新的一年。

新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