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进城

小说: 八零好福妻 作者: 沈阅 更新时间:2019-07-17 05:55:58 字数:2222 阅读进度:373/452

天色还青灰着,青山村李家院子里就已经有些热闹。

为了赶车跟上工,他们早早就起床了。

李远航跟楚天阔需要赶着进城,李秋芳又要去上班,还要帮着收拾行李,明好更是需要早上回青川村集合修水库,所以当时就定下来,这日早上,都过李家厨房这边一起喝粥。

李家那边,灶房的事情,外婆年纪大了,宁凤霞是个宁愿出去上工也不愿意摸那些灶头灶尾的,平时闲的时候都是钟春香带着李晓玲做饭,忙的时候,则是李晓玲自己。

可这刚刚起来呢,就听到那边一阵吵闹。

宁凤霞的大嗓门传过来,“什么回娘家,需要天不亮就去的啊!”

弄清楚事情之后,明好听得也是有些囧囧的。

三舅妈这个人吧,平时都是苦着一张脸,闷不吭声的,心思却重的很,小心思也比较多,她刚回来的时候,也曾经过来说三道四的,只不过自己没听罢了。

且不说好端端的晓玲表姐被她教成那个样子,就是昨天商量修水库的事情,她就一堆话等着,话里话外的,都是自个儿婆婆没帮娘家的话。

今天更是天都没亮,就拖着晓玲走了。

打量着煮个饭能吃亏还是怎么的?

明好还在那对付田螺呢,清水里的田螺没有什么泥,小丫拿来的时候就挺好,昨天明好又换了好几次水,如今泥巴吐干净,正是要炒的。

“明好啊,来不及做这个了,咱要赶紧做早饭,天亮我就上班去了,要做早上的早饭,还有天阔远航在车上吃的,你带身上吃的,你二舅他们也是去修水库的,这要带出去的都挺多,原本想着煮鸡蛋,怕是都不够……”计划被打断,李秋芳一时有些慌乱。

明好却放下手头上正在夹田螺的钳,洗洗手,笑着对李秋芳说道“妈,你别忙,天阔他们那边跟我还有舅舅们可以准备一样的就行了,跟早饭一样也没啥,外婆的饭到时候也一样准备出来。”

李秋芳也就是一时忙乱,看着明好这么淡定,也缓了口气。

明好这才舒了一口气,也没有说钟春香什么,她几乎都可以预料到,等她回来的时候那副脸色了,还是别人欠了她的。

倒是不如直接说呢,你们又来我们这边吃,这本身占便宜了,还要我做饭,哼!

可要是真的有什么意见,直接说出来不行吗?偏偏不是有话就说那样的性情,只自己憋在心里,跟他们不是一条心。

这几乎是无解的,你要是跟她说,这平时李秋芳有什么,不也都是送过去的?

她肯定会觉得,你一个出嫁女,拿点东西回娘家,不是应该的送东西回去是应该是,用到娘家的东西就是割她的肉。

所以这么一来,在她心里,永远都是自己一家占了她便宜。

以后注意一点就是了,每个人心里想法不同。

明好笑眯眯说道“妈,我炒田螺可好吃了,天阔这就要去城里了,还没吃过了,谁知道下次什么时候回来,这东西也能带着路上解解馋,很快的!你先像我这么处理,我过去看看。”

她总不能跟自己婆婆说,之前说了楚天阔进城了想要吃田螺才去的河边,现在人家大志叔那边也送过来了,做戏要做全套,况且她也打算多炒一点,等会过去集合的时候,顺便也给小丫送一份。

这孩子心里还一直愧疚呢,原本帮着传话没想到惹了这么大的事情,这去摸田螺之后想着可以好受点,自己送过去一些,正是趁热,以后见面也没有那么尴尬不是?

但是这些弯弯绕,自己那个霸王花婆婆,怕是不太好理解。

“哦哦,那我来,难为你还一直想着天阔。”李秋芳念叨。

“我男人我当然什么时候都想着呢!”明好脱口而出。

话出口,才觉得,特么不太对劲啊!

她扭头就奔出来,李秋芳在里面憋着笑。

这出来,却见楚天阔正坐在屋檐下望着她呢,刚才那些话,肯定也是都听进去了。

明好牙酸一般,抽了抽嘴角。

楚天阔眼睛亮闪闪的,似是随意说道“你倒是……挺适应的。”

瞧瞧这才多久,家里家外的,几乎都当自己人了。

明好一拍脑袋,看着楚天阔那比平时明亮一些的眼睛,心道这人肯定又在打什么主意了,只凑过去,压低声音说道“行了,你不就是怕我赖着不走吗?用得着这么旁敲侧击?”

没等楚天阔开口,她接着又道“可你也看到了,事情已经这样了,咱合作得也一直好好的,这在一块儿的时候,就好好过,谁知道什么时候时机一到,就分开了呢,你也别多想,也不需要再警告我了,我心里都有数呢!”

明好说完这句,心里突然弥漫一丝酸涩。

这人真讨厌!非要在这个时候说这些,看他老神在在的样子,就来气!

她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

厨房还一堆事情等着呢。

刚走两步,就听身后传来楚天阔有些变了的声音,“我没那么想!”

明好顿住,不过也就是两三秒,然后也没回头,手挥挥,走了。

不那么想,又如何呢?

楚天阔看着明好那有些伤怀的背影,手有些颤抖。

他说错了什么了吗?

他好像什么都没有说吧?

但是她就这么以为了?那又能如何呢。

这么一早上的,楚天阔的心就有些乱了,平心而论,明好这性子,跟他很是合拍,他们也一共经历了不少事情,她当时还非要嫁给自己……

那么刚才那样,她心里……一定很是难过的吧?

那胖乎乎的脸蛋,要是不会笑了,不行!

是不是也可以,就这样过下去?

楚天阔被自己这种想法震惊了。

这怎么可以!两个人愣是要捆绑在一起,对谁都不好。

一定是最近事情多,自己心乱了,不能客观分析问题,幸亏现在马上就要离开了,离开远一些,很多事情才可以慢慢想,大家都冷静冷静。

那刚才自己等在这,是要跟她说什么来着?

要不然还是从城里回来,再好好谈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