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贺礼

小说: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 作者: 王冰白 更新时间:2019-10-09 22:19:59 字数:4843 阅读进度:335/340

随着冷瑜的撤离,压力骤减,秦轻羽长舒了一口气,她略带惊喜的看着冷瑜,“那王爷就是同意了?”

“过些日子再说吧。”冷瑜淡淡的一笑,不置可否。

这个南岳公主究竟要耍什么手段?就连冷瑜现在也有点不确定了。

她眸中瞬间绽放的喜悦怎么看都不像是假装出来的。

若是她用的是欲擒故纵的手段,那她的演技就有点太好了。好的让冷瑜都分辨不出真假。

不如和她周旋一段时日,看清楚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再做打算。

哦,对了。冷瑜微微的挑了挑眉梢,要休书恐怕也不是自己给。等他弄明白究竟这个女人是什么目的之后,她只有两个下场。

若是她意图对胡国不利,那只有冰凌的牢狱等待着她。

若是她只是妄图真正成为宁王的王妃,那只有将她送给上官鸿雁当人情了,也是他难得开口问自己讨要一件物品。

仅仅是物品而已。

“多谢王爷。”不知道冷瑜心思的秦轻羽倒是真心的道了谢。

“你的礼物呢?”冷瑜笑问道。

“这就拿给你!”秦轻羽开心的说道,“跟我来!”她大方的牵住了冷瑜的衣袖,朝前走去。

冷瑜凝眸看了看自己被她攒在手中的袖子,微微的一皱眉,随后舒开,快走了两步跟了上去。

不欲擒故纵了?改-玩-纯-情的?好,陪你就是。

净月轩原本是冷瑜以前的书斋,因为要迎娶南岳的公主,愣是临时被顺德帝下令改成了新房。

自打这里被铺成扎眼的红色之后,冷瑜就再没踏进一步,想起来也过了有三个多月了。冷瑜怏怏的走入自己以前的书斋,还好,还好,里面的摆设显然已经被住在这里的这对女人给更换过了。那些让自己看了就头痛胀眼睛的大红完全消失,留下的是以前的样子,只是书柜被人挪走,换上了一只陈列着古玩的架子。

冷瑜饶有兴趣的在净月轩里转了转,除了书柜没有了之外,床头还多出了一张梳妆台。屋子里淡淡的流转着一股与秦轻羽身上相同的馨香。

这里倒还真是变成了女人的闺房了。冷瑜笑了一笑,找了个椅子坐下。

“这个就是贺礼?”瞥见了秦轻羽手里那个盒子,冷瑜的嘴角一僵。

恶俗的红色。还扎了个蝴蝶结?。

秦轻羽也有点不好意思,她飞快的将那红绸子抽掉,“你说过不笑话我的。”

“呃。”冷瑜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进了水。才会“期待”她送的东西。以她送礼的水平来看,多半不是什么值钱的物品。“拿来看看。”

秦轻羽将盒子递了过去,“虽然有点马虎,不过倒也是我亲手做的。”

一把扇子?冷瑜将盒子打开,取出里面的扇子,乌木做成的扇骨,黝黑发亮,手感不错,分量也正好。

刷的一下将扇子打开,冷瑜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一只硕大无比外加红-艳-的寿桃赫然出现在眼前,红就红了,还陪着翠盈盈的叶子。真是够。触目惊心。

“你觉得本王可以带着这样的扇子出去?”怔了半晌,冷瑜终于开口问道。若是这样的“*”扇子一面世,估计自己的威名也会跟着扫地。

秦轻羽将扇子一把从冷瑜的手中抽了回来,这好,放回盒子里,“原本只是想用来敷衍你一下的。也没上心思。我道歉还不成吗?你不喜欢,别拿了。我收着。”

呃。愕然的看着自己空空的双手,这算什么?哪里有人送礼还再抢回去的?

冷瑜将盒子又取了回来,“不管如何,也是你的心意了。本王暂且收下就是了。”

敷衍。唉。冷瑜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若不是为了探究一下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自己何苦坐在这里一而再再二三的听到这两个字。你究竟知道不知道,这两个字代表极大的侮-辱?不过不要紧,总有一天他会讨要回来的。

“等明年你生辰,若是我还在王府的话。一定送你个好的。”见冷瑜收下了那把扇子,秦轻羽的心里倒真的是过意不去了。

她偷眼看了看冷瑜。

其实他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难以相处。就算自己告诉他这扇子只是敷衍他的东西,他也没生气。

或许真的是因为爹爹,所以让自己对这样的男子都带着一股子成见。

她看冷瑜的眼神之中不由得多了几分探究之意。

知道秦轻羽在偷看他,冷瑜也没揭穿她。少女注视自己的目光见的多了,冷瑜假装打开扇子“欣赏”扇子上的桃子,心里却是冷笑一下。

“画的不错。”他淡淡的说道。“你学过?”

“恩。”秦轻羽点了点头。“这个画的不算好。改日有机会重画一副。”

吼吼?迫不及待的要展示自己的才能了?

“你还会什么?”冷瑜歪头问道。说真的,这桃子实在是越看越恶心。他啪的一下将扇子收起,放入了盒子之中。

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音律舞蹈?

秦轻羽想了想,“我学的太杂了。所以具体会什么也说不上。”娘教的很多,她教什么,秦轻羽就学什么。在秦府她心无旁贷,这十八年中,也算是博览群书。

“哦。”冷瑜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弹了弹自己的衣摆,“既然来了胡国,也别总憋在王府之中。你若是愿意随处走动,就多出去转转好了。本王会吩咐曾管家。”

秦轻羽一喜,抬眸看着冷瑜,“真的吗?”

冷瑜轻轻的一撇嘴,“本王看起来像是在开玩笑吗?”

“多谢!”秦轻羽喜形于色。

“不必。”冷瑜转身走到门边,“对了,”他回眸,“这个王府之内虽然没什么秘密。不过西边的秋枫阁你不能进去。明白吗?”

“恩。”秦轻羽不疑有它,点了点头。“恭送王爷。”

“嗯。”冷瑜走了出去。

秋枫阁中也没秘密可言,只是为了试探秦轻羽而已。

第二日,冷瑜出乎秦轻羽意料的没有一早就不见了踪影,而是翘着腿在汇丰阁之中等着秦轻羽一起用早膳。

在曾管家前来通报的时候,秦轻羽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直到曾管家不住的催促,她才意识到冷瑜今日真的在府中等她一起用早膳。

匆匆忙忙的梳洗了一番,随意的换了一套衣裙,秦轻羽就带着小丫急匆匆的跟着曾管家朝汇丰阁赶去。

等秦轻羽走进汇丰阁之中的时候,冷瑜早就坐在一边的椅子上了。他眼眉之间带着淡淡的笑意,一派闲适自得,丝毫没有因为秦轻羽的迟到而感到任何的不满。

记得上次在宫里,他也等过自己,可是态度与现在截然不同。秦轻羽本是以为他会朝自己发一通脾气的,早在路上就做好的心理准备。却没想到他今日耐性是如此之好,一时之间有点微微的发怔。

“怎么了?被本王风采迷住了吗?”见秦轻羽看着自己发愣,冷瑜嘴角一提,笑问道。

秦轻羽的面容微微的一红,忙移开了自己的眼睛。

不可否认,冷瑜的确很帅,刚才的那一笑,带着几分痞气,却是出奇的让人心动。

“臣妾参见王爷。”她行礼道。

“好了好了。那些繁文缛节能省就省吧。”冷瑜招了招手,示意秦轻羽过去。

秦轻羽走到他的身边,肩头一沉,被他按坐在了他身边的椅子上。

微微的一侧身,秦轻羽将肩膀从他的手下移出。

今日的冷瑜看起来好像有点不一样。突然对自己这么热络,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还真叫秦轻羽难以适应。

小丫却是在心里乐开了花,自己的努力果然没白费,王爷真的开始注意到了小姐了。接下来只要小姐努力一把,王爷一定会爱上小姐,然后王爷就会和小姐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美滋滋的站在秦轻羽的身后,她的小算盘拨的啪啦啪啦直响。

晨光透过纱窗,隐隐的映着秦轻羽的面容,她美丽的如同晨间绽放的玫瑰一般。

原来还真是个美人啊。冷瑜在心底冷笑了一下,还以为是昨夜自己酒喝多了,眼发花呢。今日看起来,沐浴在晨曦之中的南岳公主比昨夜还要美丽上几分。难怪上官鸿雁那个小子会开口向自己讨要她。

他的心里虽然在冷笑,脸上却是笑的极其温暖。

“一会你可有兴趣随本王出去走走?”冷瑜一边细细的品尝着自家厨子熬制的鸡粥,一边问道。

秦轻羽的眸光一亮,惊喜的看着冷瑜,“不会麻烦到王爷吗?”

“怎么会?本王最近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就多陪陪你到处走走。今后本王若是忙起来,没时间了,你自己出去也不至于会迷路。”冷瑜说道。

“那多谢王爷了。”秦轻羽抬眸甜甜的一笑,冷瑜嗯了一声。

看一个人的最好办法就是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

若是这南岳公主真的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那就一定逃避不开自己的那双眼睛。

被积雪所覆盖的容湖已经看不到有水,完全的被覆盖在积雪之下,一大片空阔的湖水都已经凝结成冰,湖边的水榭亦是包裹在一片银白之中。坐在水榭里,暖暖的捧着一杯香茗,淡淡的茶香随着热气慢慢的腾起,弥散在鼻端,温暖在心头,而放眼所及,是容湖对岸一片绵延的山脉。

山并不高,却在白雪的映衬下显得极其的秀美,那蜿蜒起伏的山脉温柔的勾勒出了天与地之间的线条。

这便是原驰蜡象的北国风光了。

比起家乡的明山秀水,满目苍绿,这里自然是苍凉了许多,但是却别有一番开阔的壮美和气概。

秦轻羽站在水榭的窗边,捧着暖茶,极目远眺,呼吸着带着寒意的空气,心情也跟着眼前的景象开阔了起来。

“这里好美。”她由衷的感叹着。

“恩。冬天这里很安静,不过到了夏日这里却是很热闹。”冷瑜站在秦轻羽的身边点了点头,他微微的一侧目,发现秦轻羽的鼻尖已经被冻的微微发红。

他缓缓的一笑,将自己身上的狐毛披风取下,披在了秦轻羽的肩上。

感觉到肩头一暖,秦轻羽回眸看着正在为自己穿上披风的冷瑜,“王爷。臣妾不冷。”

“骗人。”冷瑜淡淡的一笑,为她系上了披风的前带,然后将兜帽展开,扣在了秦轻羽的头上,丰厚的狐毛映衬在秦轻羽的脸颊边,将她那张美丽的面容衬托的更加艳-丽,还多了几分小女儿的娇美之态。“胡国的冬天可是异常寒冷的,你来自南方,自然不会适应。还是多穿一些好。”

身上的披风带着冷瑜身体的余温,秦轻羽忽然之间感到了心头的一丝慌乱。

他在为自己系上衣带的时候离的很近,让秦轻羽不由的想起了昨夜他曾经更近的靠近过自己。

面对清冷淡漠甚至是对自己厌烦恶语相向的冷瑜,秦轻羽有一百种办法应对,可是偏偏面对这样的冷瑜,秦轻羽却是失了方寸。

还从没哪个男子对自己这么温柔过。她微微的抬起了眸子,偷偷的看了一眼冷瑜,他的面容上一片温柔,正垂眸看着自己,目光一碰触,她的脸颊就是一热。慌忙的将目光别开,秦轻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制住那纷乱的心神。

“在想什么?”见秦轻羽的脸颊绯红一片,冷瑜心里当然明白是什么缘故。放眼整个京城,还没有哪个女人能逃避开自己的温柔陷阱。他故意的问道。

“没什么。”秦轻羽的眸底闪过了一丝羞赧,忙岔开话题,“适才与王爷经过的寺庙看起来有些年代了,可有什么典故吗?”

冷瑜微微的一笑,也不去揭穿秦轻羽,他一伸手,握住了秦轻羽的手腕,“有什么典故需要你自己去探究。想要知道的话,本王带你去就是了。那里的斋菜可是远近驰名的,去品尝一下如何?”

愕然的看着自己被他握在手中的手腕,秦轻羽挣扎了一下,却没有能抽开。她抬眸,对上了冷瑜那双充满笑意的眸子,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她点了点头,心里微微的叹了口气,就任由冷瑜牵引着自己走出水榭。

为了行动方便,冷瑜与秦轻羽这次出游并未打着王府的旗号,只是带了几个随从,轻车而行。

马车在普济寺的山门之前停住,冷瑜与秦轻羽下了车。

今日天气晴好,又是一个好日子,前来普济寺拜佛烧香的人不少,山门之前的摊贩不住的向游客们兜售着礼佛用的物品,什么香烛之类的东西。

即便两人都没有声张,但是衣着华美,男的俊俏潇洒,女的美丽婀娜,怎么看都是一对璧人,自是招惹了不少艳羡的目光。两人相携而行,倒成了山门之前一道流动的风景。

“王。冷公子!”刚朝前走了几步,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一阵呼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