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五章:林昆脱险

小说: 超绝萌爸 作者: 二斗 更新时间:2019-04-03 21:38:19 字数:3617 阅读进度:801/3893

小÷说◎网】,♂小÷说◎网】,

第八百零五章:林昆脱险

青蛛目光冷冽的盯着姜夔谁、八指、慕容白三人,三人身上个有不同的杀机,但直觉以及敏锐的洞察力告诉青蛛,这三个人绝非等闲之辈,目光自八指的手上一撇,一二三四……八根手指头,声音阴测测的问道:“你是神枪八指!?”

八指呵呵一笑,右边脸颊上那一寸多长的疤痕抽搐了一下,道:“小娘们,你还挺有眼光的么,还认得俺八指!不过俺好像不认得你,什么名号?”

青蛛咯咯冷笑,姜夔生咳嗽了一声,替她说道:“黑蜘蛛的三当家青蜘蛛。”

八指眉头微微一蹙,他刚才在林子里,并未听到林昆跟姜夔生说这青蛛的身份,听了姜夔生的话后,脑门顿时皱起了来,道:“青蜘蛛不是个男的么,怎么变成了个娘们?”

姜夔生一副老态的模样,为老不尊的道:“欲练此功必先自宫,估计是练了什么晋级的武功吧。”

一旁一直不曾开口的慕容白接话道:“这么说,这位青蜘蛛大哥功力更上一层楼了?过去我可是听说过,他的身手非常了得,最擅长杀人于无形,那现在岂不是……”

慕容白生的白白净净,说起话来更是一副斯文的书生状,他的手里刚好握着一把扇子,扇子可不是普通的纸扇子或者布扇子,而是铁骨钢页制成。

八指哈哈笑道:“青蜘蛛兄台,你还真是个纯爷们呢,只有男人才肯对自己这么狠!不过今天你就是再牛,对上我们兄弟三个,你也是死路一条!”

“呵呵。”

青蛛阴森森的冷笑,“你们三个打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我们一对一,我保证将你们三个杀的干净利索。”

八指哈哈大笑,一副豪气的道:“谁跟你论英雄好汉?谁跟你说我们三个是英雄好汉了?我就是一个山野莽夫,旁边这老头就是个臭要饭的,至于这小子,就是一个斯文败类,我们今天还就跟你玩三个打一个的游戏了,你能怎么着吧?”

“无耻!”

青蛛一脸阴森,咬牙切齿,两只手随意的往腰间一插,马上两把明晃晃的短刃匕首又握在了手里,明媚的阳光下,匕刃闪烁着令人寒栗的光芒,匕刃的周围萦绕着一层淡白色的光芒,仿佛两团实质化的杀气缠绕在上面。

唰唰!

两声凛冽的风声,两把短刃匕首顿时在空气中抖落了无数的刀花,当先向着八指斩落了过来,八指眉头一皱,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眼前之人可是黑蜘蛛的三当家,黑蜘蛛是一个极其神秘的组织,实力在华夏边境上的那些团伙中,绝对排的上前三,这青蜘蛛的实力更是不容小觑,不小华夏江湖上的名流佣兵或是赏金猎人,甚至军区里的特种精英都栽在她的手上过。

八指提着两杆短筒猎枪格挡,他的短筒猎枪乃是特殊材质制造的,一只短筒猎枪净重十五斤,甭管是当枪使还是当做兵器来用,都相当的趁手。

叮叮铛铛……

既然已经摆好了三打一的架势,姜夔生和慕容白自然不能旁观,姜夔生的独眼里寒光猛的一闪,脸上那道饱受岁月沧桑与折磨的疤痕狰狞了起来,他的左手握住了一把短刀,寒光猛的一掠,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被割裂一般,发出呼啸的一声悲鸣,刀身向着青蛛的脖子就抹了过去。

另一边,慕容白的铁扇打开,那扇子的骨架是几把利刃,整个扇子在手心中旋转了一圈,嗖嗖嗖的就向青蛛逼过去,动作潇洒自如,姿态英俊不凡。

姜夔生、八指、慕容白,这三个人哪一个都是华夏江湖上的名人,若是一对一的对上,胜负不好说,但现在三人一起出手,青蛛马上只有躲闪的份儿了。

另一边,司蓉儿扶着林昆平躺在了地上,撕开林昆的胸前,用指甲尖轻轻的碰了一下伤口腐烂的肉,林昆顿时疼的抽搐了一下,虚弱的说:“是盲蛛毒。”

司蓉儿将指尖放在舌尖上轻轻的舔了一下,点点头说:“确实是盲蛛毒。”说着,从腰间取出了一个小包,小包只有巴掌大小,打开小包,里面整齐的摆放了一排针灸用的细针,司蓉儿娴熟的捏起针,在林昆的胸前逐一的扎了下去。

伴随着一根根针扎下去,林昆的胸口越来越憋闷,司蓉儿说:“我先用针灸控制住体内的毒素蔓延,这盲蛛的毒不好解,我需要现调制解药。”

林昆嘴唇泛白的笑着说:“我死不了吧。”

司蓉儿抬起头,莫名其妙的看着林昆:“你也怕死了?”

林昆笑着说:“不是怕死,我答应我儿子要看他的联欢会的,不能食言啊。”

司蓉儿眉头皱了起来,“你什么时候有儿子的?”

林昆笑着说:“怎么,这几天你们没听说过么?”

司蓉儿边下针,边回道:“听说了,但我不信,你什么时候成家生孩子的?”

林昆笑着说:“这事说起来有点话长,还是等以后慢慢说吧。”

司蓉儿下完了最后一根针,看着林昆说:“狼王,你变了。”

林昆笑着说:“哦?是变的好了,还是不好了?”

司蓉儿俏皮的笑着说:“你变的怕死了,这是好事,只有你活着,我们这些人才能凝聚在一起。”说着,目光看向了另一边正和青蛛斗的酣的三人。

林昆笑了笑,没说话,司蓉儿说的不假,只有他能把这几个人华夏江湖上的怪才联合在一起,他就像是一根绳子,把这几个怪胎毫无脾气的拴在了一起。

青蛛根本敌不过三人的合击,几个回合下来以后,身上就已经挂了彩,她也不是不识时务的沙子,情急之下随手掏出了一颗闪光弹,猛的往地上一摔,闪光弹顿时爆炸出一阵强光,八指三人的眼前顿时一片的眼盲,八指下意识的就冲着青蛛的方向开了两枪,等三人从眼盲中恢复过来,发现地上有一摊的血迹,八指要顺着血迹追,好不容易重伤了青蛛,可不能让她就这么轻易的逃了,结果却被姜夔生给拦下,八指回过头,看着姜夔谁说:“丑老头,你拦我干什么?”

姜夔生说:“你可真是个傻大个,这青蛛是简单的人么?你这么冒然的追过去,说不准就会中了埋伏,她身上已经多处负伤,又中了你的枪,只要她不离开中港市,我们就有时间慢慢的把她挖出来。”

八指将目光看向了合上了扇子的慕容白,慕容白一副书生气的笑着说:“我同意夔生哥的说法。”

三个人回到了林昆的身边,关切的向司蓉儿问道:“林昆他没事吧?”

司蓉儿道:“林昆哥中毒了,刚才情急之下,又强行的扯动了身上原有的旧伤,再加上力量耗尽,要不赶紧的给他调制出解药,性命恐怕危在旦夕。”

八指蹙起了眉头,“这么严重?”

司蓉儿道:“你们三个老爷们快点搭把手,难道想看林昆哥死在这儿啊。”

三个人这才回过神,赶紧把林昆给扶了起来。

林昆睁开了眼睛,窗外的一角黄昏正好照进来,晒在他的脸上暖融融的,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奇怪的药味,闻起来有些呛鼻子,身子底下的床很软和,周围的环境却是陌生的很。

“林昆哥,你醒了!”

耳畔,一声关切的声音传来,紧接着视野里映出一张熟悉的脸庞,是司蓉儿。

“我这是在哪?”林昆的声音有些虚弱,尝试着想要坐起来,后背和胸前顿时一阵疼痛传来,并且身子里空空然也,似乎一点力气也提不起来。

“这是在我家了!”

司蓉儿笑着说:“蒋姐替我们几个在附近租了房子。我刚调制了解药把你身体里的盲蛛毒逼了出来,你的身体现在还很虚弱,需要好好的休息。”

“我昏过去多久了?”林昆紧张的说,刚才昏迷中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去看澄澄的演出了,小家伙开心的不得了,表演完之后直接从台上跑下来,扑进了自己的怀抱里。

“四个多小时。”司蓉儿笑着说:“林昆哥你的身体条件是我见过的最好的,通常中了盲蛛毒的,即便体内的毒素被逼出来,也至少要昏迷十个小时以上才能醒过来。”

林昆笑了笑,说:“我得去参加我儿子的联欢晚会,现在是几点了?”

司蓉儿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刚刚下午四点多钟。”

林昆说:“蓉儿,我知道你办法多,有什么法子能让我快点站起来么?我答应过我儿子要去看他的表演,我不能食言。”

司蓉儿摇摇头,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

林昆急着说:“那你让八指和小白找一辆轮椅来把我推过去,今天的晚会我一定要去。”

司蓉儿忍不住的噗嗤一声笑了:“林昆哥,你放心吧,我有办法让你两个小时之内站起来。不过你会很虚弱,需要再静静的养上一段时间才行。”

林昆笑着说:“臭丫头,故意让我着急呢!我就知道你一定有办法。”

司蓉儿笑着说:“都这么久没见了,逗逗你还不行啊,看来你对那个小孩是真上心了。”

林昆咧嘴笑了笑。这时房间的门推开,慕容白端着一碗刚刚熬好的汤药进来,汤药的味道很浓,隔着老远就能闻到药味,看见林昆睁开了眼睛,慕容白顿时一脸大喜:“昆哥,你醒过来了!”

屋外沙发上坐着的姜夔生和八指听到后,也马上走了进来,“怎么样,感觉还好吧?”

林昆笑着说:“感觉好多了,今天谢谢你们几个,要不是你们几个,我这条命恐怕就交待了。”

八指大嗓门的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客气了,跟我们几个还说谢?你这是把我们几个当外人还怎么着?”

林昆笑着说:“没那个意思。”旋即问道:“你们几个今天怎么会在机场那?”

司蓉儿说:“蒋姐收到一条神秘的短信,说你今天在机场会有危险,我们几个就去了。”

林昆道:“神秘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