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哀伤

小说: 吃货福晋有点甜 作者: 云袖子 更新时间:2019-11-08 20:36:47 字数:2235 阅读进度:394/394

富察德音坐在床榻上,喝着霖霖送过来的安胎药。

一口一口药入了肚子,实在是让人觉得无比的苦涩。

富察德音有些喝不下去了,不知何时,眼泪已经顺着脸颊,落进了药碗里。

“福晋。”

霖霖看着这个样子的富察德音,便也忍不住安慰道:“福晋现在也是有身子的人了。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喝药的呀!”

“我知道。”富察德音点了点头,心中却是觉得无比的哀戚。想了想,就又问道:“王爷现在好不好?”

霖霖一怔,却摇了摇头。

弘历的情况,哪儿能是她现在能够打听得到的呢。

只是,弘历那儿好不好她不知道,如今的宝亲王府好不好,她却是十分清楚的。

现在的宝亲王府,几乎已经到了树倒猢狲散的地步了。有些丫鬟太监们被抓走了,剩下的也是人心惶惶。

例如清荷那种偷偷溜了的,其实也有好些。只是,能够做到像清荷这样的,着实也是不多的。

但总体而言,如今宝亲王府的情况,已经可以用一团乱麻来形容了。

这样的情况,霖霖对着富察德音却是没有说的。她知道,自己若是说了,富察德音必然又会站出来主持局面。

这样的宝亲王府,这样的人心,还不如任由着它们涣散了呢。富察德音现在要做的,应该是先照顾好自己才对。

富察德音自然也并不知道王府如今的情况。她的身子实在是不太好,现在也只好一直躺在床上休息。

她到底还是嫡福晋,旁人自然也不敢闹到她的跟前来。

“帮我递个话给傅恒吧。”

富察德音勉强将药喝完,就对霖霖说道:“让他帮我想想法子,我想要去皇陵一趟。”

她想知道弘历过得好不好。顺便,也想知道这件事到底还有没有转圜的余地。虽然…富察德音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希望。

她,对弘历也算是了解了。

真的东窗事发的那一天,牵扯出来的事情必然是非同小可的。

早在他们刚刚成婚的时候,不管对弘时的事,还是福惠的事,她多多少少都是有所察觉的。现在…

想到现在,富察德音也只有叹一口气了。

霖霖看着自家福晋如此,也实在是没有法子,只能点点头,然后说道:“不管怎么样,福晋都还是要照顾好自己的。”

“王爷那儿的事情,奴婢会想办法的。”

富察家,兴旺也有好几代人了。他们与皇室的联姻,其实雍正爷自己都是十分看重的。弘历出了事,雍正爷也没有动富察德音的打算。

富察马齐德高望重,富察氏一脉人丁兴旺,可塑之才也是非常多的。

如今高斌倒了,富察傅恒崭露头角不久,也是一个不错的人才。且富察家的人懂得审时度势,也算得上是懂得做事和为人臣子的。

富察德音相信,就算弘历这儿真的出了事情,富察家也不会因此而受到牵连。

而在现在这种时候,她能够倚仗的,能够去寻求帮助的,也就只剩下富察家了。

不管是傅恒,还是她的阿玛,从来都不是那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就放弃她这个女儿的人。为今之计,她还想要得知一些弘历的信息,也就只有靠他们了。

话说到这里,富察德音一下子似乎也显得心安了一些。

霖霖也看出富察德音神色的变化,想了想就对富察德音说道:“福晋,您也累了,要不要再休息一会儿?”

富察德音却是摇了摇头,眼里闪过了一丝复杂的神色,问道:“如今,和亲王府那边,可还有什么动静吗?”

提起雅苏和弘昼,富察德音的心情无疑是复杂的。

早年间她一味地选择相信维护弘历的时候,她和雅苏之间的情谊就已经不如从前了。只是,她是她必然的选择,不能够后悔。

如今再提起来的时候,总也让她觉得有些唏嘘。

如果当时,她就将自己的猜测告诉雅苏的话,那么如果雅苏那儿掌握了决定性的证据去揭发了弘历。那么后来的事,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呢?

弘历不会一错再错,而后来那些危害到雅苏和弘昼生命安全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

想到这里,富察德音又叹了一口气。

世事变幻莫测,确实不是她能够想得到的。纵使现在后悔,也无能为力了。说起来,她也是对不住雅苏的。

霖霖听富察德音问起这个,脸上的表情稍稍变了变,旋即又见富察德音没有别的意思,这才道:“今日,和亲王与和亲王福晋先是去了一趟裕妃娘娘那儿。”

“后来又去了谦嫔娘娘那儿,最后才回府的。回府以后没什么动静,想来也不会琢磨着对咱们这儿下手的。”

“我不是担心这个。”

富察德音摇了摇头,却欲言又止。

现在,她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福晋。”霖霖实在是看不下去,这便说道:“福晋还是不要多想了。孕中忌讳多思,这也是太医提醒过您的。”

“奴婢就在这儿陪着您,您还是先休息一会儿吧。等您睡着了,奴婢就帮您去富察家想想办法。”

富察德音听了这话,也只能点了点头了。

霖霖,是陪嫁。自然回富察家,也就方便了许多。

这一夜的夜晚,似乎还算安静。但是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是睡不着的。几个王府,甚至朝臣官员们,也都各自有着各自的心思。

养心殿中。

雍正爷处理完了堆积在案前的奏折,看了一眼窗外。

没有月亮,只有依稀可见的星星。夜里安静,偶尔只听得见一点点的风声。再然后,就只有冰盆融化成水滴的细小流水声了。

雍正爷揉了揉眉心,看了一眼摆在远处的芙蓉糕。

那是下午的时候熹贵妃让人送过来的。说是一早做好的。虽然出了事情,可也还是送了过来。

雍正爷没有动,完全没有去吃这些芙蓉糕的心思。往事涌现心头,唏嘘不已。

终究,他还是成了那个孤家寡人了啊。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