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闲得蛋疼?

小说: 重生农家小娘子(豆沙团团) 作者: 豆沙团团 更新时间:2019-11-08 20:33:37 字数:2494 阅读进度:208/238

小万子只愣神了半秒种,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哎唷,这不是廖师叔吗!闻名不如见面,师姑,你今天来还带了家属来了啊!廖师叔,幸会,幸会,我是我师父的徒弟,我姓万,叫我小万子就行了……”

廖青的眼光……顿时转为了冷淡。

什么凌冽,什么利剑……仿佛都是一场幻觉。

只有冷淡,再冷淡……

朝小万子微微一个点头示意,算是回应了小万子这一番热情洋溢的招呼了。

小万子顿感身上压力小了不少,至于来自于师父方面的寒气……小万子自动选择了无视。

师父寒,让他寒,反正寒了他不止一天两天了。

“师父,我刚在帮师姑取药,师姑买药,非要给银子,不收银子就说下次不来了,我就象征性的收了收,我知道师父跟师姑的交情,那不是用银子来衡量得了的,所以给师姑优惠打了个五五折什么的,咳,师父,您这是找弟子有事嘛,徒弟洗耳恭听……”

孙神医冷哼一声,“你这个狗徒弟!我看你是想跳槽了吧?师姑师姑叫得比叫师父亲热多了,我师妹不会收你为徒的,你个狗徒弟,老大不小了,论天资没天资,论勤奋没勤奋,老朽当年就不该收留你,让你去当神棍,你说不定今儿个都能混上桥头,摆摊算命红火半条街了!!”

许娇娇:……

廖青:……

这师徒俩是怎么能吵起来的?是因为今天回春堂来求医的患者数量少的原因吗?

闲得蛋疼?

许娇娇和廖青默默的离开了回春堂。

出了回春堂,许娇娇看廖青手上的伤,都包扎了起来。

略略放了心。

“都包扎好了吗?还疼不疼?孙神医有没有说什么?”

“嗯,他让我过三天再来换药……”

廖青受伤之后,自己也包扎过,但自然不如孙神医包扎得好,孙神医还用了专门各种治外伤的药粉,廖青感觉浑身一阵轻松。

若不是许娇娇带他来看孙神医,他自己是不会过来看大夫的,他从小到大,受了伤,都没有看过大夫。

要不是等身体自愈,要不严重一点,就是随便包扎一下。

家里人从来不给他请郎中,,他也养成了不找郎中的习惯。

现在被许娇娇拉过来,是头一次,还是觉得大夫包扎得更好一点。

许娇娇教育道,“你真是的,受了伤,也不知道来看大夫,还要人强行拉过来,你是小孩子嘛,还怕看大夫的,下次再受伤了,就要及时治伤,知道了吧!”

廖青哦了一声,望天。

这时候,许张氏也买好东西过来了。

廖青就和她们母女告别。

许张氏百般舍不得廖青,心疼他受了伤,邀请他去老许家吃午饭,包饺子给他吃,廖青都婉言谢绝了。

他今天受伤,并未曾猎到什么大的猎物,就只有两只野兔子,也没有卖,一只送给了孙神医,当了诊费,一只带了归家去了。

许娇娇母女俩带着田契,药材,还有一些好吃的,满载而归。

大老远的,还没有进家门,就看见家门口又围了一大圈的人在看热闹。

还有隐约的哭声。

听到这个哭声,许张氏就感觉眼皮直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许娇娇也觉得这个声音熟悉。

许张氏赶紧快步走过去,“怎么回事儿?谁又来我们老许家闹事?老娘不打断她的狗腿!”

外围看热闹的乡亲们看到许张氏母女俩回来了,主动让出路来。

许娇娇拿眼一望,嘴角一抽,果然又是元春花!

……元春花在哭,她上次来的时候是神情狼狈,这次来形容更加的惨淡了。

瘦得皮包骨头,脸上身上都是一道道的伤口,旧伤加新伤在一起,不计其数,元春花啥也不说,就那样哀哀的蹲在老许家门口,哭泣。

一大圈的乡亲们朝她指指点点,说各种难听的都有,她也如同没有听到一般。

老许家的男人们没有露面,只有罗氏与姚氏两人站在院子门口。

罗氏似乎在教训元春花,“你早知道今日,何必当初呢,你走吧,娘已经在替二哥张罗新媳妇的事情了,你没有机会再回我们老许家了。我看着你真是又气又同情,你说你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跟娘家折腾,你们老元家那一伙人还是人吗?二嫂,不,元春花,你赶紧走吧,娘说了,她不在家,要是你上门来,就让我们拿大扫帚赶你的,你要是不走,让娘回来了,看到了,又让我为难,说我不中用……”

元春花也不动,反正只管蹲在老许家的墙角哭。

姚氏看她可怜,还拿了半个窝窝头出来,“饿坏了吧,这个给你,吃了你就走吧!你也不容易,如今醒悟了是好事儿,回头再找个能过日子的好人家,你还年轻,也不至于非要回到老许家来。”

元春花这才抬起泪眼婆娑的脸,哽咽道,“大嫂……”

“切莫叫我大嫂,你可以叫我大嫂子就行了,我们好歹也曾经有过妯娌之情,你走吧,孩子们我刚才也进去问了,他们都不愿意见你了。趁娘还没有回来,你还是走吧,何苦做这种难堪没脸的。”

元春花摇了摇头。

但是窝窝头她还是收下了,她实在是饿得紧了,有命活下来,她才能回到老许家。

“谢谢大嫂子。”

三两口的就把窝窝头给吃了下去。

吃完之后,还是不走,蹲在墙角,再任何人说什么都不答言了。

只管两行眼泪挂着,蹲在那里瑟瑟发抖,像寒天里又冷又饿的叫花子。

许张氏看到气得怒火直往上串,“元春花!你还敢来!”

进院子就找到了一把扫帚,抄起扫帚就杀了出来,先是把姚氏打了两扫帚,打得姚氏没头没脸的。

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

许张氏骂道,“你个败家的老娘们,让你回来伺候老娘的,你偷老娘的窝头给外来的贱人吃,你是皮痒了吧,皮痒了老娘先给你挠几下子,让你皮痒皮痒……你同情那贱人,是不是有那么一天,你也跟她一样,抛夫弃子的,做那畜生不如的事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