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子弹上膛(三更!)

小说: 重生之都市狂仙(梦中笔丶) 作者: 梦中笔丶 更新时间:2018-08-05 04:30:51 字数:2366 阅读进度:601/2711

这位中年人,神色平静,即便是他看到了卡欧,看到了莱迪,以及那倒在地上三具尸体,他依旧不曾有半点变色。

在这中年人的身后,有一列列士兵,警察,各有百人,只不过这些人都不曾jinru到这处宴会之中,而是将宴会围绕个水泄不通。

中年人走进来,他看了一眼诸多权豪,目光所过之处,权豪皆是敬畏,低头不敢与这位中年人对视。

“你好!”

中年人最终走到秦轩的面前,踏着鲜血,冰霜,但步伐稳健。

秦轩淡淡一瞥,并不曾理会。

这种态度,让在场许多权豪身躯一震。

马丁!

Y国一位大人物,更可谓是Y国的一个传奇人物。

白手起家,仅仅四十岁,却让整个Y国的地下势力敬畏,甚至连Y国高层都青睐有加。

此人不当官,不掌权,仅仅是一个集团财豪罢了,却让Y国诸多权豪敬畏至极。

更可以说,便是Y国整个地下世界,都要给眼前这个中年人几分颜面。

谁也不曾想,这位大人物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马丁也不生怒,只是淡淡道:“我知道你是华夏强者,只不过,这里并不是华夏,我希望能与阁下好好谈谈,而非是用武力!”

“你就算再强,也不可能敌得过枪械炮火!”

“我记得,华夏有护国府制衡诸多强者,但Y国的军事也不是容易挑战的。”

他话语平和,似乎在诉说一个事实。

秦轩这时,才淡淡的看了一眼这位中年人,摇头轻笑道:“Y国?弹丸之地,何谈挑战?”

“便是Y国国首在此,我杀之,又能如何?”

秦轩的话语更平静,平静到言杀一国之首的言语如同宰鸡般轻松。

但这番话,却让群豪震颤,心中骇然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便是这位马丁,此刻瞳孔都不由缩成针状,心神巨震。

言杀国首,这个华夏人太猖狂了!

但,马丁眉头在这一刻却锁的更紧,他在想,眼前这青年,凭什么敢说出这番狂妄至极的话语。

放眼世上,便是最顶尖的恐怖势力也绝对不敢如此口放狂言。

便是最顶尖的强者,那奥林匹斯榜上排名第一的光明教皇,亦不敢言杀国首。

这个华夏人,凭什么?

马丁不解,他望着秦轩,但在那张平静淡然的脸上看不到半点嚣张,如止水般的眸子之中更看不出半点猖狂。

“看来,阁下难收杀心了!”马丁叹息一声,他恰巧在此,听到克罗拉家族的事情,来看上一看,只是不曾想到,得到的却是这样无比猖狂的言语。

秦轩淡漠一笑,“这世上,能以言语让我收起杀心的,仅有与我亲近之人,可惜,你不在此列!”

马丁叹息一声,他摇了摇头。

他是来做和事佬的,华夏不易招惹,若这位华夏强者在华夏真有惊天背景,死在Y国,那将是大国纠纷,Y国虽然是当世一流国家,但放眼与那古老的东方国度起纠葛,谁也不敢言胜负。

“华夏有一句古话,叫做好自为之!”

“不知你有什么底气如此张狂,什么背景如此嚣张,但,这里是Y国!”

他淡淡道,随后,他转身便走。

在他踏步的那一刹那,许多权豪的脸色变了,他们纷纷退去,退到了边缘,而那在宴会外早已经等候多时的两百军警,在这一刻已经直接冲进了宴会之中。

刷刷刷刷……

防暴盾,枪口,冰冷至极,在这一刻齐刷刷的对准秦轩。

面对这样的异国强者,谁也不敢放松。

一旁的易斯在这一刻也终于从重伤之中缓和过来,双眸依旧流血,陷入盲目境地,但他察觉到了马丁的存在,对于鲜血的味道,他感知敏锐。

“是那位亚巴顿之孙么?”他喃喃失声。

亚巴顿,希腊译为破坏者,破坏神,更有灭亡,冥界的含义。

最重要的是,这位亚巴顿,是当今Y国的第一强者,是在奥林匹斯榜上排名第十七的灭世存在。

这一点,在Y国鲜有人知道,便是那些权豪,也绝不会有多少人知晓这个消息。

可易斯,卢茜不同,他们是血修士之中的伯爵,真正的强者,放到华夏,相当于先天大宗师的存在。

他们知晓马丁的身份,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愈加忌惮。

即便如他们,面对那位号称破坏神的亚巴顿,亦要卑微。

不过,更令他们难以忽略的是,那两百军警,很显然,Y国官方绝不会纵容这个华夏人。

只可惜……

易斯苦笑一声,恐怕便是Y国官方也不清楚吧,这位华夏青年,可是灭世级的存在。

一位真真正正的灭世级强者!

仅仅一眼,便将他秘术摧毁殆尽,重伤到双目成盲的地步。

如此强者,除却灭世级存在,又有谁人能做到?

而此刻,那两百军警在这一刻终于动了,一道道枪口,在这一刻喷出火光,若烟火绚烂。

子弹上膛,出膛,仅仅是一刹那的时间。

当那漫天子弹落在秦轩身旁之时,所有人都屏息了。

放眼世间,强者可抵御子弹,但那只是相对而言,便是恐怖级强者,面对这两百发子弹的冲击力,也绝对会被穿透成蛛网。

眼前这个恐怖的华夏人能挡得住么?

当所有人目光落在秦轩身上时,秦轩轻轻一笑,子弹临身不足丈远时,长青之力便已经化作护体真元遮挡住了一切。

那些子弹犹若陷入泥潭之中,在青芒之中旋转,僵滞。

随后,秦轩便淡淡一笑,他眼眸淡淡的看了一眼那两百军警。

砰砰砰……

护体真元微震,一瞬间,那些子弹居然爆射而出。

诸多子弹,泛着铜泽,在这一刻,却比冲向秦轩的速度更加快,众人连影子都看不到,只是突然间发现那诸多子弹消失,随后……

轰轰轰……

若城墙般宽厚的防暴盾瞬间便被贯穿,化作无数碎片暴起,那两百军警,甚至连惨叫声都不曾发出。

当声音平息后,白衣巍坐,不曾所动。

但那两百军警,此刻皆沉寂了,他们甚至连一丝哀嚎都不成喊出,便被那些他们亲手上膛的子弹射成了筛子。

当一声声闷响响起,诸多尸体倒下。

秦轩轻轻的倒上一杯红酒,静静的望着前方。

血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