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7章 不够资格(十一更求月票!)

小说: 重生之都市狂仙(梦中笔丶) 作者: 梦中笔丶 更新时间:2018-08-05 05:39:02 字数:2388 阅读进度:727/2711

音惊百里峰,语动天中云。

仅仅一句话,却仿佛道尽这世间骄狂。

陈子霄,陈家骄子,尽掌王权者,入世以来,横扫华夏,两天世间,大半华夏世家皆臣服。

林歌更是呆住了,声音真的他心神摇曳,脸色苍白。

他怎敢如此?面对陈子霄,纵然这位青帝不会畏惧,但又怎敢如此轻视之?

太猖狂了!

世间怎会有这种人在?

声音弥漫,九华山一线天之上,群雄闻此音,皆是面色骤变。

陈子霄更是手指微微一滞,他淡淡的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他忽然笑了,大笑出声。

“好一个青帝!”

狂声响彻天地,骤然间,他握住手中剑,眼中仿佛有精芒耀天地。

对于秦轩之言,他仅仅斩出了一剑。

轰!

一剑,斩入山岳之中,仅仅是一瞬间,山岳摇晃,轰鸣声暴起,整座大山似乎在这一剑之下被斩裂了。

剑斩山岳,一分为二。

待陈子霄收剑,群雄在这一线天周围,不由面色骇然。

“怎么可能!”

他们望着陈子霄身前,那一线天之景,如今却已然化为了两线之天。

一剑,陈子霄斩断了整个山岳,峭壁光滑如镜。

群雄带着惊恐,骇然的望着陈子霄,他们知道,这是陈子霄在回答那位青帝之言。

陈子霄在此!

就在群雄以为那位青帝会登山而来之时,一道道声音便自陈子霄口中传出。

“青帝,你若想战我,恐怕还是先登山而来吧!”

“这山势险峻,莫要死在半路!”

“不至山顶,你何来资格与我言生死?”

声音徐徐传出,若随着狂风送音,席卷至九华山下。

群雄愕然,其中更是有人猜测出什么,满是难以置信的望着那陈子霄。

“难不成,九华山之中,还有人要杀那青帝?”

……

九华山下,秦轩的脸上闻言入耳。

林歌的身影悄无声息之中已经离去了,不知去往何方。

山脚下,仅剩下秦轩一人。

“言我不够资格?”秦轩摇头失笑,“也罢,一山罢了,何须登之!”

“纵然山势险峻若万剑千刀又如何?在我眼中……”

秦轩手掌探出,万古剑便已经落在他手中,随后,体内万古长青诀便已经运转。

“不过一剑即灭!”

音未落,剑已出,秦轩斩出了一剑。

这一剑,剑气如江河弯曲,激荡在世间。

剑芒,足足有百丈之长,数丈之宽,剑芒之下,皆是剑气,若一柄斩天地之刀,自剑之中出,斩向了那九华山。

剑芒璀璨,所过之处,大地如被削薄了一层,尽数湮灭。

伴随着这一剑斩出,若江河之剑芒与那九华山群峰万木而遇。

只是一瞬间,所有的一切,山石,土木,皆被那剑芒笼罩其中。

不曾有半点声音,就仿佛是一把利刀斩在了豆腐上一样,秦轩面前的那座山,在这一剑之下,赫然间湮灭了。

待剑芒掠过第一峰,山已经不存,而那剑芒,竟然势如破竹,向愈加巍峨的第二山斩去。

剑遇山峰,不曾有阻碍,这第二座巍峨山峰便被斩灭了,化作了虚无。

就在这时,在这剑芒之中,赫然间传出一声怒喝。

“八嘎!”

有一道身影自那剑芒前浮现,他本隐逸在这山中,却不曾想,这青帝竟然做出了这等举动。

他……竟然要平九华山!

“该死的华夏人!”古屋真木近乎是怒不可歇,他面对那足以平山岳的璀璨肩膀,手中一把通体雪白,如冰雪铸造的细长之刀在这一刻骤然间亮起。

仿佛是风雪自那刀上来,旋即,这风雪便已经化作了风暴,若龙卷,贯穿天地,雪花席卷,却若万千刀刃。

龙卷与那剑芒相撼,仅仅是一瞬间,雪花湮灭在那剑芒内,暴风竟被斩裂数分,古屋真木便不由闷哼一声,脸色涨红。

就在古屋真田震骇之时,他猛然转身,背后那一轮大镜迎向了那剑芒。

轰!

暴风雪散了,湮灭在那大镜之前,最后斩落在那足有一人高的大镜之上。

镜子泛起光泽,周围有有铜锈的古老纹络在与剑气碰撞之时,竟然隐隐有铜锈落下,露出那大镜边缘玄奥繁妙之纹络。

隐约之中,这镜内竟然有一股吞噬之力,仿佛饕餮巨口,将秦轩的剑气吞入其中。

伴随着大镜吞秦轩之开云剑气,那古屋真木竟然忍不住脸色愈加发红,仿佛身上承受着九华山一样,几欲吐血。

“腾山启!”

古屋真木以东瀛文怒吼着,怒不可歇。

“知道了!”

一位大耳和尚穿着时尚T恤,持佛礼而来。

他望着那浩瀚剑河,仅仅是拍出了一掌,这一掌,他身后隐约有一尊佛陀虚影浮现,佛带连珠,脚下自生莲华。

这一掌拍出,五指如山,压下了那剑河。

佛掌与那剑河相撼,就仿佛山岳撼江河一般,大地裂开,向四面八方绵延,甚至他身后那第三座山峰,都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痕,不断蔓延,摇摇欲坠。

林木葬在那山峰裂痕之中,秦轩所斩出的剑河在这一刻竟然停滞了,古屋真木的脸色也不由稍缓。

嗖!

就在此时,一道樱花自虚空生,化作数丈之剑,入眼迷乱。

樱花落剑河,轰鸣声在其,若山岳碰撞,更如天雷滚滚之音,天地仿佛都要破碎了。

一镜,一掌,一剑共同抗之,大地碎裂,乾坤若崩碎,秦轩所斩出这一剑,在这一刻终于散去,那若江河剑芒,自斩两山之中磨灭,再与这三大强者硬撼,再无后继之力,散于虚无。

秦轩握着万古剑,他望着那三人,皆是东瀛血脉。

在他打量着这三人时,东瀛那三大强者也看向了秦轩。

他们面色凝重,如临大敌。

秦轩很快便收回目光,淡淡一笑,“弹丸之地,也敢入华夏拦我?”

他面色平静,如视微尘,更似乎不将那东瀛三大强者放在眼中。

“八嘎!”古屋真木不由怒骂出声。

秦轩对于这聒噪之语暂且不理会,他而是将目光微微移动,落在那一只倒挂在高空之中,披风若血的棕发红瞳之人。

“就你们四人了么?”

秦轩轻轻一笑,手中万古剑一震。

“此地,刚好可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