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 寒风秦轩

小说: 重生之都市狂仙(梦中笔丶) 作者: 梦中笔丶 更新时间:2018-08-05 05:39:56 字数:2376 阅读进度:804/2711

一掌,三金丹飞出店外。

店主当即便是一个哆嗦,满面惶恐,他只是炼气境的修士,靠着买卖追云驹赚取灵晶而已。

那店内的金丹女子更是瞳孔骤缩,难以置信的望向秦轩。

他竟敢在赤土城动手?

赤土城虽然不大,但城主也是化神修士,敢在赤土城动手,这无疑是拂了那位赤土城城主的颜面。

而眼前这白发修士,竟敢毫不犹疑的动手。

仿佛视赤土城若无物!

女子面色微凝,她注视着秦轩,此人太过嚣张狂妄,不过是一言不合罢了。明知刘云为青河宗弟子,依旧肆意打伤。

敢做出这等举动的,一是初出茅庐,不知死活之辈。

另一种便是背有所依,不在乎赤土城城主,不在乎青河宗。

女子目光微微闪烁,却也不曾动手。

秦轩自不会在意,他抬起手掌,牵着那追云驹,走出店外。

只见殿外大街上,已经有不少来往修士旁观,大多数皆是炼气境。

他们满是震惊的望着那烟尘之中的刘云三人,议论纷纷。

“竟然有人敢在赤土城动手,谁这么大的胆子?”

“这下有热闹看了,那三人可是青河宗弟子!”

“青河宗?方圆百万里内可是足以排名前十的宗门!”

“我认识他,是青河宗的刘云前辈,怎么会……”

青河宗自在这方圆百万里内,时常途径赤土城,对于他们而言非是陌生。

那诸多目光汇聚,议论纷纷之声入耳,刘云早已经是面目狰狞。

他一侧脸颊高肿,隐隐有鲜血渗出,半边嘴角差点被拍烂了。

“我杀了你!”他含糊不清的怒吼着。

身为青河宗内宗弟子,他何曾遭受过这等屈辱。

骤然,他腰间便有一把九品灵剑亮起,便要祭出。

“刘云师兄!”

便在这时,一道声音自店内响起,声音一出,刘云一怔,竟然压住心中狂怒。

秦轩依旧牵着追云驹,静静的望着刘云等人。

“是何夕前辈!”周围旁观之人之中,不少人惊呼。

何夕望着刘云,又望了望秦轩,她轻声道:“刘云师兄,这位道友既然能一掌破你护体真元,连带你身后的那两位师兄都难以承受其余力,你真要动手么?”

声音起,刘云面色骤变,瞳孔微缩。

他渐渐冷静下来,但那双眸子,却死死的盯着秦轩,充满怨毒。

何夕转头,望着秦轩,“道友,刘云师兄只是想与道友商议,道友又何必动手伤人?若非那荒宝楼追云驹皆被买走,我等也不可能与道友为难。”

秦轩淡淡的瞥了一眼何夕,眉头轻皱。

他缓缓吐出四字!

“与我何干?”

荒宝楼追云驹皆被买走,与他有半分关系?

这三人打算以势压塌,强买追云驹,自取其辱罢了。

何夕面色微变,压下心中不快。

“何夕劝道友,还是快些离去吧!你在这赤土城动手,赤土城城主亲至,恐怕就算道友身后有所依仗,也自要吃亏的。”

秦轩望着何夕,不由轻轻一笑。

“那又如何?”

“化神修士罢了!”

霎那间,不论是刘云,还是何夕,乃至周围的修士,面色皆是骤变。

化神修士罢了?

此人竟敢轻视化神大修士?这人疯了吧?

何夕也是难以置信的望着秦轩,她看秦轩骨龄也就百岁出头,如此纵然是大宗弟子也不可能入化神境。

何夕深吸一口气,刚要开口,却被秦轩声音打断。

“此三人欲强买我这追云驹,我本以为若他们三人不知死活,恰好杀之,取青河輦与追云驹代步!”

秦轩眸光平静,毫不在意刘云等人面色骤变的神情。

也不在乎,他的这番话语落在众人耳中引起何等惊骇。

秦轩淡淡的瞥了一眼何夕,“看样子,人,我杀不得了!”

“不过此三人得罪于我,我自取三匹追云驹,一架青河輦作为赔罪,你觉得如何?”秦轩轻轻一笑。

“你莫要欺人太甚!”

纵然是刘云强压怒意,此刻却也不由怒呛出声。

将他打成这样,竟然还想让他拿出一架青河輦与三匹追云驹赔罪?

这家伙简直太猖狂了,一个百余岁的修士罢了,竟敢如此?

何夕更是面色微变,她望着秦轩,望着秦轩嘴角那一抹淡淡的笑意。

她心神微震,足足沉默片刻后,这才开口。

“好!”

“何夕师妹!”

“不可啊!”

刘云等三人皆是面色骤变,刘云更是声音模糊喝道:“我就不信,此人真敢杀我不成,我师尊虽不是什么大修士,却也是化神境,青河宗更不是谁人都可欺辱。”

“闭嘴!”何夕骤然一声轻喝,眸光之中有淡淡光芒一闪而逝。

一股气势骤然起,骤然灭。

秦轩不由眸光微顿,金丹上品?

这名为何夕的女子,骨龄不过刚刚过百,竟然有金丹上品的修为?

想当初入地球的七宗修士,也不过百余岁金丹大成。

但那七宗,可大多数都是三品宗门,青河宗不过是六品宗门罢了。

刘云等人更是在何夕气势之中一滞,随后,何夕便转头,对着秦轩淡笑道:“我自会将青河輦与那追云驹在赤土城南门等候道友!”

她说完,便转身,眸光微冷的望了一眼刘云等人。

“莫要再给青河宗丢人!”

仅仅撇下一句话,她便离去了。

只留下刘云等人满面愤怒,不甘,最后,三人却唯有忍气吞声。

何夕虽然后入青河内宗,但天资与师承皆比他们三人强大,更是金丹上品的修士。

何夕的告诫,他们自当不敢不从。

刘云眸光之中尽是怨恨,他望着秦轩,深吸一口气,死死的瞪着秦轩。

“风水轮流转,可否敢问一句道友名讳!”

“今天这个仇,我刘云自记在心中!”

刘云说着,又不由冷哼一声,“若道友不敢,便当我没说!”

秦轩不由哑然失笑,眼中依旧淡然如初。

他牵着追云驹,自向赤土城南门走去。

“寒风宗!”

秦轩说着,声音悠悠传来。

他脑海中闪过前世万古前,自在那山中挥汗砍柴的岁月。

“杂役弟子!”

“秦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