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8.第1718章骨出(二更求月票)

小说: 重生之都市狂仙(梦中笔丶) 作者: 梦中笔丶 更新时间:2018-12-30 17:54:35 字数:2564 阅读进度:1718/2711

玄龟陨落了!

数千丈身躯,落在沧海之中,如化作一尊紫色岛屿。

金凤,仰天长鸣,如道无尽狂喜。

这一场数千万岁月的生死拼杀,彻底结束。

大罗有望,重归仙土。

秦轩震翼在高空,一个时辰,他双翼恢复了,但体内的雷骨,却依旧是裂痕弥漫。

他依旧是重创之身,相比之下,眼前的这一尊金凤,实力依旧不弱于叩庭九重天的真仙。

哪怕是略有受损,面对叩庭八重天的真仙也可得胜。

若是论杀伐,凤爪一瞬,便可以将它万古长青体湮灭。

一条仙脉就在眼前,秦轩目光淡然,却不曾动。

他很清楚,这金凤仙脉,怎能容忍他偷取。

便是偷取,以这金凤仙脉的实力,追杀于他,也轻而易举。

仙脉压制,加上叩庭九重天真仙之速,非他如今,合道上品能比。

凤鸣连绵不绝,激荡在这片天地之中。

直至,鸣声渐渐消散,金凤展翼高空,如若俯瞰着这世间万物。

它一双凤眸,更是落在秦轩身上,如若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旋即,伴随着它凤翼一震,那如若紫色岛屿的玄龟身上,一些细微的紫晶如沙尘,席卷向秦轩。

金凤俯瞰着秦轩,满是冷傲,仿佛像是在打发一个乞丐,高高在上。

紫晶尘而来,秦轩却连看都不曾看一眼。

一双眸子,只是淡淡的注视着那金凤。

金凤骤然间发出一声怒鸣,一双金翼震动,狂风如若叩庭仙法,恐怖的仙脉威压,席卷向秦轩身躯。

它在警告秦轩,不可贪得无厌。

之前秦轩已经偷偷窃取了不少仙脉攻伐时掉落的仙脉碎片,它已经不做计较,这人族蝼蚁,竟然还不打算离去?

秦轩目光淡然,轻轻一笑。

“你觉得,我冒着生死之危,便是为了这一点仙脉之尘!?”

“叩庭仙脉,你太小觑我秦长青了!”

“固然此刻乃是合道境,但我既然立在此处,焉能图一点尘埃之利!?”

他声音平静,在这天地间散去。

仙脉威压,他仿佛未曾察觉,狂风卷灭一切,亦被他动神通斩开。

秦轩目光幽幽,透过这无尽狂澜,望向那金凤。

叩庭仙脉,固然差距如若天地,可他秦长青,又岂能是凡俗。

眼前这一尊金凤仙脉,自诩高高在上,孰不知,在他秦长青眼中,早已经是猎物之一。

金凤怒了,似乎察觉到秦轩的贪婪。

它眼中,掠过一抹杀机。

如今无玄龟仙脉掣肘,整个帝尘所及,它当无敌。

一只蝼蚁,竟然在它面前,不知进退!?

一瞬间,金凤便动了,它不曾有半点迟疑。

在它眼中,秦轩不过是蝼蚁罢了,它已经念及其功,授予恩惠,可这蝼蚁竟然寻死,那震灭便是,何须多言。

轰!

一刹那,金虹掠空,近乎是瞬息而至。

面对这金凤杀伐,堪比叩庭九重天之力,秦轩脸上非但无惧,反而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这一抹微笑,仿佛在蔑,蔑这世间万物,哪怕是眼前这一尊叩庭仙脉。

仿佛在笑,笑这金凤,固然有叩庭九重天真仙之力又能如何?

仿佛在讽,仙脉无知,焉知晓他秦长青。

下一刻,秦轩薄唇微启,他轻轻开口,“诸位,请吧!”

音落,在他手腕处,那静静悬挂着的二十一颗骨珠,骤然亮起。

天地,骤然间暗无光辉,仙脉威压,在这一刻,如若碾碎成齑粉。

取而代之,从秦轩手腕间,浮现的却是二十一道通天威压,席卷这天地方圆数万里。

哪怕是距离此地甚远的秦雷,在这一刻,轰然跪地。

大地在颤抖,虚空若凝滞,林木垂首,天地无色。

那一尊金凤,在这一刻更是发出一丝惶恐哀鸣,整个身躯都隐隐在颤抖。

圣人威压!

二十一道圣人威压,席卷天地。

秦轩手腕间,骨珠悬浮着,一枚枚骨珠出白发,静静的悬浮在秦轩身旁。

随后,这些骨珠变化,化作一尊尊圣人骨。

圣人盘坐,立在这天地之间,每一尊圣人骨,固然不过只有数尺之高,但在这则天地中,却仿佛像是衡山泰岳,像是那天上日月,璀璨不可仿佛,镇压整个帝尘。

秦轩立在这二十一尊圣人骨之中,望着那惶恐,不安到极致的金凤仙脉。

其识海内,疯狂翻滚,疯狂的震颤。

青帝殿,在这一刻,如若裂开。

其眉心处,岁月刀悄然浮现。

伴随着这岁月刀浮现,他的七窍,骤然间,血流如注。

甚至,他的整颗头颅,都在隐隐浮现出裂痕。

轰!

天地间,那金凤在这二十一尊圣人骨下,保持一丝清明。

它仰天长啸,有惶恐,更有惊怒。

它双翼猛然一震,仿佛欲与这二十一尊圣人威相撼。

这二十一尊圣人,已经陨灭了。

仅仅是一缕威压罢了,它恍然过来,眼中,爆发出炽烈杀机,直指秦轩。

秦轩淡淡一笑,嘴角鲜血溢出。

固然是威压,也禁锢压制它在这天地之中,不可动。

十息时间,足够了!

他望着眼前这岁月刀,整个颅骨内,都仿佛浮现出无尽的裂痕。

青帝殿,在这一刻寂灭,尽数没入到岁月刀之中。

不仅如此,还有他……

亿分之十的帝念!

仅仅是亿分之十,便已经近乎差点让他头颅陨灭,若是观其血肉内,可见他颅骨内的一道道裂痕,每一寸,都近乎有数道裂痕。

稍有不慎,他头颅便会硬生生爆碎。

不仅如此,他识海世界之上,也浮现出了裂痕。

秦轩已经合道上品了,可即便如此,他却连亿分之十的帝念都难以承受,仅仅是如此,却让他头颅彻底爆开。

伴随着帝念入岁月刀之中,岁月刀之上,也浮现出了裂痕。

它不过三品,帝念之怖,焉能承受。

金凤似乎也察觉到什么,瞳孔骤缩,它疯狂嘶鸣,妄图撕裂圣人威压。

二十一尊圣人骨,皆在微微震颤着。

他们已经陨落了,不复圣人之力,哪怕是这威压,也不过能够勉强持续十息,且还是二十一尊同出,压区区一介堪比叩庭九重天境界的仙脉。

“斩!”

骤然间,秦轩口中吐出嘶哑一字。

这一字,很微弱,仿佛生怕稍大一点,便会让他颅骨彻底碎裂。

天地间,有一道刀芒,赫然间便斩向了那金凤。

一瞬间,刀芒便掠过那金凤之身,斩过那金凤内的仙脉之灵。

秦轩负手,背后风雷仙翼斩开。

他满面是血,但那双眸子之中,却犹若睥睨天地。

叩庭仙脉,又当如何!?

我有一念,可诛真仙,叩庭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