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8.第2268章 寻阳(三更求月票)

小说: 重生之都市狂仙(梦中笔丶) 作者: 梦中笔丶 更新时间:2019-05-23 10:23:50 字数:2227 阅读进度:2268/2711

“什么?”

秦红衣忽然呆住了,她满是茫然的望向秦轩。

这女子,竟然与金乌仙阳的名字相同,难不成,她是金乌仙阳?

可是不对,若是金乌仙阳,她应该陨落在了禁地之中,怎么会……

秦红衣想不通了,眉头不由紧皱。

“继续吧!”秦轩淡淡道。

他在做一个安静的聆听着,聆听他所观何止亿万的古卷之中,不曾记载的事物。

不世和尚一笑,“你应该早就知道我那位朋友是谁了!?”

秦轩不曾回应,不世和尚也再次讲述。

“终有一日,我那位朋友,鼓起勇气,再次对女子表达了爱慕之意!”

“这一次,那位女子并未反对,近乎是当日,便喜结连理!”

“余下岁月,便是那两人孤守一方绿洲的岁月了,岁月很枯燥,除了修炼,指点,便是昼夜轮转,可那女子,我那位朋友,皆不觉得枯燥!”

“有时,他也想看看外面的天地,便会偷偷跑出去,然后带一些东西给女子,女子每次都露出笑容,可每次,却仿佛并非惊喜。”

“可惜的是,我那位朋友虽然修炼,成仙问道,漫长寿元,可那女子,却是日见老迈,短短三十年的时间,女子已经满头白发,昔日那令人痴迷的容颜,也不复存在!”

秦红衣不由道:“女子能指点你那位朋友修炼,应该也是仙……”

秦红衣忽然一怔,她眉头紧皱,“仙阳大帝并未死在禁地,但也应该到极限了,可她并未回这乌巢之地,而是留在了西漠!”

“嘶!”秦红衣不曾有猜测的惊喜,而是感觉有一丝悲哀。

大帝迟暮,也不过凡人尔,日见衰老,青丝化白发。

不世和尚静静道:“我那位朋友,也并不傻,只是见识短了点而已,他也渐渐发觉,他根本不知晓女子到底是谁,来自何处,他也曾多次询问,女子却皆是笑而不语!”

“直至一日,他终于忍耐不住,甚至为此与那女子大吵了一架!”

“或许,是他单方面的愤怒,女子从始自终,皆是平静如水。”

“自那以后,他再不曾问过,她也不曾提及过此事!”

“岁月如沙随风逝,从我那位朋友入这绿洲内,近乎有六十年了,他愈加璀璨,不可方物,哪怕是简陋布衣,依旧精神奕奕,而在其身旁,女子却已成老朽,连站立,都要让男子轻扶。”

不世和尚言到此处,嘴唇微微抿了抿,停顿下来。

直至,他再次开口,声音有了几分嘶哑。

“终有一日,女子开口了,这一次,她想要一朵花,一朵在百万里外,一座绿洲内独有的花,这是她第一次开口,对我那位朋友提及要求,我那位朋友,又怎能拒绝!”

“他在千叮万嘱后,跋涉百万里,耗尽所有修为,在短短半月时间,从百万里外归来。”

“可惜,归来后,他看到的只是那毫无生机的一具尸体罢了!那一日,我那位朋友近乎双眼恸哭若瞎,难以观物。”

“他只是见识短了点,并不傻,他知道,女子已经快要走到了尽头,她不想让他看到,所以,他又怎能违逆女子之愿,可终到望着那女子在无半点笑容,连那平静如水,在他大吵大闹的都不曾有半点波澜的眸子,再也无法开启时,那种悲痛,近乎让他发狂!”

不世和尚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

“他在那一方绿洲,又守了六十年!每日与坟为伴,枯木之碑上,也仅有两字仙阳!”

“他又曾想起,女子曾对其言,外面的天地广阔,可出去看一看!”

“他布下所能布下的阵法,将这一方墓守住,随后,便走出了此地,外界的天地,的确很宽广,可在他眼中,却不如那白发苍苍,拄木难立的老妪,其身姿更是麻木,直至,有匪劫,他一怒杀之,杀戮,鲜血,近乎让他那双毫无色彩的眸子内亮起一丝光芒!”

“自那以后,他一路横行,拦截他者,杀,看其不顺眼者,杀,路见不平,杀!”

不世和尚声音渐渐沉了下来,“三十万年,回绿洲拜祭了三十万次,他在仙界,杀了何止三百万生灵,世人皆恐其姿,畏其身,称其为魔!”

“一路,更是从叩庭杀到混元,甚至,入圣,也在这三十万年,他徒步走过了五域,也终于知晓了,仙阳,究竟是谁!”

“金乌一族,仙阳大帝!”

“得知此果,我那位朋友终究是泪横两面,他近乎发狂似得修炼,寿元第四十万年时,脱离圣人桎梏,入得半帝,登上天道台,询问仙阳之事!”

“天道不曾吝啬,予一枚天道玉蝶,随后,我那位朋友便开始入冥土,一入便是十万年,半帝寿元八十万载,他在冥土之中留了三万年,仅仅三万年,一举成帝,成帝之日,他登入天道台,与天道达成一纸赌约。”

“纵容其身入轮回,寻那女子转世之身,若是能寻到,天道不可阻。若是不能寻到,他便会以其帝身,自封入西域禁地,永世不出,不过,作为代价,天道应庇护金乌一族。”

“这赌约并不公平,天道却出乎意料的同意了,仿佛早已经看到结果!”

“结果,自然是我那位朋友失败,失魂落魄,走出轮回,行遍仙凡,一共寻了七百二十六人,每一人,却皆不是她。”

不世和尚长叹一声,“我那位朋友,也当真是傻的可以,与天对赌,又怎能胜,在天道答应那一刻,他便应该知道结果了,何必执迷不悟,直至,其身入西方禁地内,寿元枯竭之前,在无出世过。”

不世和尚忽然轻松一笑,他转头望向秦轩与秦红衣,“倒是忘记告诉你们了,我那位朋友的名字!”

“他叫寻阳,寻阳大帝!也有人称其为寻阳魔帝!”

“不过在我眼里,他只是个傻子,一个被情所困,哪怕是成就大帝,依旧见识短浅的傻子。”

不世和尚笑了,这种笑容,却让秦红衣都能够看出来,那种自嘲,以及,那一抹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