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奇怪的老人

小说: 重生之青春铸梦 作者: 天街小风 更新时间:2019-06-12 13:43:53 字数:2351 阅读进度:232/338

大巴车一路前行,谁也不会知道,检查站的人等车过去后,立刻就打了个电话。

在大巴车通往目的地的前方某处,一株大树被挪到了路上,几十个人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在路边等待着。

他们不仅把前路挡着,有些人还埋伏在了两边的破墙后面,计划着等车过来,看情况不对想调头的时候,从后面包抄把车路堵死。

这样的事情做的次数不少,基本上都是拦截的从华夏过来的车,没失手过。

他们基本上不抢人,只抢东西。

但如果碰到了不服气的,打一顿自然是轻的。自然也有长相漂亮的被掳走的。

检查站那边有通气的,自然也知道哪些车能抢哪些车不能抢。

这一车据说是没背景的。

大巴车上的人并不知道前面有什么在等待着自己。几个老兵依然警惕的看着前方和四周,后面的人已经裹着皮大衣睡了过去。

林涛则目不转睛的盯着前面的路,好像在数着什么。

就在前面出现一个丁字路口的时候,林涛突然对司机说道:“向右转弯!”

司机习惯性的踩了刹车,然后扭头看了林涛一眼。

“听我的。”林涛面无表情。

这司机是在口岸那里雇的,哈萨克斯坦人。大巴车也是他的。路线他知道。不过此时林涛让转弯,他有些不解,随后说了一串的话。

米娅听了过后,对林涛说道:“他说,只有直行才能走到目的地。右转只能越走越远!”

“按我说的走!”林涛仍然面无表情,“右转!”

车里的人都清醒了。罗红刚有些诧异的问林涛:“小林,你来过?”

林涛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那你……”

大家都不解,勘探队的那些人甚至开始对林涛的决定提出异议来。

“小心驶得万年船。”林涛解释了一句:“我打听过路。”说完,他继续对司机说道:“右转。我知道你听得懂!”

司机果然听得懂——废话,常年在口岸上跑长途的人,基本上就是做华夏人的生意,怎么可能听不懂?

司机悻悻的说了两句,然后发动车子,右转。

米娅低声说道:“他说,出了事找不到路,他可不负责!”

林涛冷哼一声:“如果一直走,那才会出事呢!”

司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没再说话,发泄似的把油门轰到底,一直往前开去。

右转的路没有直行的路那么平,还有些颠簸,司机又开的快,车上坐的人非常的不舒服,勘探队的人坐在后面,低声发着牢骚,老兵们倒没啥。

罗红刚扭头训了几句,然后有些好奇的看着不动声色的林涛。

其实林涛此刻也有些忐忑,如果真的是自己多虑了,那累大家受罪,还算轻的,如果哈巴罗夫给的路是错的,真找不到地方,那麻烦才大呢!

好在很快,林涛就看到了另外一块路标——一个破掉的水塔,上面还标着数字12,这就对上了。

“左拐!”

林涛继续下着命令。司机这一回也不吱声了,他应该清楚,林涛要么是知道路,要么有人指点,便也不再动小心思,按林涛的指示往前开。

直行路上的那些人一直等到天黑,也没等到车,骂骂咧咧的回去了。回去之前,还得把路上的树搬开——这路,他们自己也要用的。

大巴车则在林涛的指示下,在乡村小路上拐来拐去,最终,在太阳落山后不久,到达了一个小镇。

听米娅翻译出这个小镇的名字后,林涛那颗心终于落了地。

到了。

不过此刻事情仍然没完。哈巴罗夫此刻并不在镇上,他去省里办手续了。只给林涛留下了一个旅店的名称和大致地点,以及旅店老板的名字。

哈布耶维奇。

旅店的老板看到大巴车上下来这么多人,也是愣了一下,随后说出一串的话来。

米娅翻译:“店里没这么多的地方!”

林涛说道:“告诉他,是哈巴罗夫介绍来的。让他帮忙找地方。”

听说是哈巴罗夫介绍来的,哈布耶维奇嘟囔了几句,带着林涛他们走进了俄式风格的院子。

院子里是类似四合院的布置,三面都是房间,这和林涛印象里俄式方方正正的房间不同。不过这样也能保证有更多的客房。

院墙根上整整齐齐的堆着煤和木柴,这应该就是引火的东西了。

招呼着老兵们把物资和仪器都搬了进来后,哈布耶维奇也开始给安排房间。

客房很简陋,旧木床,旧桌子,室内没有卫生间,只有公共卫生间。好在被褥很干净。室内有炉火,随着火焰的升起,屋子里暖和起来。

在车上颠簸了大半天,所有人,包括林涛都累坏了。不过即使如此,他也找到两个老兵,提醒他们睡在最外面的房间,警惕些,这才进了自己的房间,准备睡觉。

哈布耶维奇应该是早就得了哈巴罗夫的安排,在把人安排好后,林涛倒在床上,很快就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天光还没亮,不过能听到院子里人说话的声音。

林涛穿衣起来,走到空前往外看,发现是哈布耶维奇和一个老人正在说话。

院子里灯亮着,不过窗户上的玻璃质量不怎么样,能看得出来老人的头发都白了,背也有些驼,因为看的是侧脸,看不出来什么,但好像不像是哈萨克族,倒有点像汉族。

林涛推开门准备出去看看,那老人听到动静,往这边看了一眼,很快就离开了。

林涛的俄语和哈语与其他人差不多,只懂简单的对话,没办法问哈布耶维奇,只好去上了趟卫生间,再回来后,往屋子里的炉子里添了些煤。

没一会儿,大家陆陆续续都起来了,开始忙碌起来。谁都清楚,虽然现在雪还没化完,但今天就要准备开工了,毕竟第一天,无论是留个好印象还是归于好奇,大家动作都不慢。

只有林涛,脑海里依然想着那个奇怪的老人。

那会是谁呢?

不过眼下也没啥好想的,匆匆吃完早饭,林涛等人就在哈布耶维奇带领下,去往那座不远处的铬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