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凌红玉的怨恨

小说: 爹地给钱 作者: 阿铃 更新时间:2016-09-12 05:04:27 字数:2282 阅读进度:170/2829

她和伊雪商量过想制造宁致远与章晓的绯闻,结果章晓是与慕宸闹出了绯闻,但随之被慕宸澄清,还有一个帅哥医生帮章晓解围呢。

虽然凌红玉都没有在家里提及这事,她心里还是不爽到了极点,通过报纸上看章晓,她看到的是一个珠圆玉润,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的美人儿。

女人貌美向来多追求者,她敢说现在的章晓身边肯定围着很多帅哥,任章晓挑选,根本就不需要她多事地帮章晓找婆家。

现在她都不想轻易行动,先静观其变。

一个月前,章浩天让章宇兄弟俩去公司见他。后来她也问过了两个儿子,得知章浩天是让兄弟俩暗中跟踪着易修杰,好通过易修杰找到章晓的住处,再盯着章晓,想办法把章晓整得在外面无法生存,然后认命地回家去。

现在不能让章晓与宁致远相亲了,凌红玉当然不想让章晓回归。

如果让章晓回归章家,章浩天肯定会改变对章晓的态度,她就看不得文莉的女儿得到父爱,得到幸福。她要文莉的女儿永远活在地狱里,她恨极了文莉,不就是出身好了点儿吗,不,是运气好了点儿,由一个孤儿变成文家的千金小姐,最后还得到了章家父母的喜爱,成了章浩天的太太。

哪怕章浩天不爱文莉,但却与文莉有了五年的婚姻,还育有章晓这个女儿。所以她恨,把文莉当成了最大的敌人,哪怕文莉已死,她也不想让文莉的女儿好过。

文莉肯定不知道,章浩天当年并不想要章晓的,是想让文莉带走女儿的,他愿意支付抚养费用。是她唆使章浩天一定要留下章晓,她要活生生地拆散文莉母女,让文莉尝尝骨肉分离的痛苦,让文莉母女俩生离死别。

章浩天那会儿对她是言听计从,她说什么章浩天都照办。

结果文莉还真的死了,母女俩当真生离死别。

知道文莉飞机失事,有去无回,凌红玉别提有多么的高兴了。

文莉一死,章家与文家的关系也因为章浩天逼着文莉离婚而闹僵,文家指责章浩天时,章浩天一怒之下毁了文莉留给女儿的所有念想,只有一本相册被章晓死死抱住才算保住。

章浩天当年对女儿毫无疼爱之情,毁掉前妻的东西时都是当着年幼的章晓,那样的情景留给章晓的绝对是阴影。章晓后来大病过几次,可惜都没有病死。

文家怨恨着章家,再加上章浩天的刻意阻拦,章晓与外祖母家的联系也被迫中断,现在二十二年过去了,想必文家的人都记不住章晓的容颜了吧。就算文家的人回国,人海茫茫的他们去哪里找章晓?

凌红玉在心里冷笑着,她就喜欢看着这样的结果。

今天会来找章晓,就是抢在章浩天之前劝章晓回家。

凌红玉很清楚章晓对她的怨恨,对父亲的怨恨,由她来劝章晓回家,章晓怎么可能会回家?相反的,父女俩还会闹得更僵。她要的便是章晓永远不回章家,就是要章浩天与章晓闹得越来越僵,到最后一点家产都不分给章晓!

“章太太请坐。”

叶晴客气地请着凌红玉坐下。

凌红玉浅笑着道谢,表现得像一个很有修养又很慈祥的贵妇人。

叶晴在心里哼着:做戏给谁看呀,老妖婆!

易修杰有这样的妈,真替他难过!

叶晴倒了一杯温开水给凌红玉,凌红玉道了谢,却不会喝水,而是温笑地对叶晴说道:“叶小姐,你能不能帮我叫一下晓儿。”

“不用叫了。”

章晓在房里听到了凌红玉的声音,不想起床也马上爬了起来,这个女人怎么会找到她这里来?想到易修杰是凌红玉的亲生儿子,而父亲也找过了她,凌红玉会找到这里来也是很正常的事。

对此,章晓并没有怨怪易修杰,她没有离开t市,以她父亲的手段,只要想找她,还是很容易找到的。

“章晓。”

叶晴走过去,见到章晓的脸红红的,看上去不舒服的样子,她关心地低问着:“你怎么了?脸红红的,是不是不舒服?”说着,她的手便欺上了章晓的额,随即低叫着:“好烫,章晓,你发烧了。”

章晓摸摸自己的额,还真的很烫,怪不得她总是想沉睡,怪不得总觉得头沉重,眼皮直打架睁不开,原来她发烧了。

她的身体向来很好,怎么会发烧的?

难不成是因为昨天晚上在客厅里等着慕宸时睡着了,就那样着了凉?

汗,她的体质什么时候差成那样,不过是小睡了一会儿就着凉。

“晓儿发烧了?”凌红玉听到叶晴的低叫,赶紧站起来走过来,一脸的心疼,伸手就想去摸章晓的额,被章晓冷冷地格开了手。

“别碰我。”章晓冷冷地怒视着凌红玉,“你来做什么?有什么话尽管说,我听着!”

“晓儿,我就是来看看你,你都离家出走那么多年了,你在外面多少年,妈就担心了多少年。现在你爸也消了气,你跟妈回去吧。”凌红玉很温柔地说着,表现得像个慈母。

“别叫我晓儿!还有,你不是我的妈,我妈早就死了二十二年!”章晓不顾自己发烧了,冷冷地驳斥着凌红玉,因为生气她的脸更加红。

凌红玉委屈地又柔柔地看着章晓,等到章晓驳斥完后,她才柔声劝着:“晓儿,我知道你怪我,怨我,恨我,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可我真的是心疼你呀,你看看你现在住的什么地方?你过的是什么日子,好好的一个大小姐却要给人做保姆,我和你爸看到那样的报道后,都心疼死了,你爸难过得好几个晚上都没有睡好。晓儿,父女俩又没有隔夜仇,跟我回去吧。”

“我说了,不要叫我晓儿,晓儿不是你能叫的!你没有那个资格。我现在住什么地方,都与你无关,住得舒不舒服,我受着,也不需要你来管。我过的什么日子,也是我的事,我从事什么工作也是我的事,与你无关。你如果话说完了,门口在那里,你是怎么进来的就怎么出去。”

章晓冷冷地指着门口,让凌红玉马上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