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7章 自抽嘴巴,爽吗?

小说: 爹地给钱 作者: 阿铃 更新时间:2016-12-23 11:15:34 字数:2679 阅读进度:1056/2829

赵万庭走过去,弯下腰捡起了大剪刀,“千雅喜欢玫瑰花,我便在这里种了满院子的玫瑰花,千雅不在了,我还留下这些花干嘛?把它们都剪了,重新栽种其他花卉吧,种些水若喜欢的。”

“毁了花,就真能让你忘却一切?”

赵万庭不语。

宁致远拿出一台手机,那是赵万庭遗落在宁家的。

“这是你的手机。”

宁致远递还手机给赵万庭,顺便说了一句:“你那个千雅又从地府打来电话,我帮你接了。”

“她不是千雅。”

赵万庭强调了一句。

宁致远呵呵两声。

那是讽刺的笑。

“你现在才知道她不是千雅呀,那你干嘛在手机里输入千雅的名字,你那样一输,既让水若难过,又污辱了千雅。对了,那个千雅说感谢你帮她安排了工作,晚上要请你吃饭呢,她说上午问过你的,你说还不能确定。”

“我好心帮你答应啦,晚上在一间叫做回味的餐厅里订了位,你记得去,别让人家白等了哈。”

“宁致远!”

赵万庭绿着脸,“你嫌我现在还不够惨吗,干嘛擅自帮我答应陈蓉?她叫陈蓉,不叫千雅。”

宁致远又是呵呵两声。

赵万庭黑脸。

现在的他,最讨厌的就是呵呵,呵呵的。

“自抽嘴巴,爽吗?”

赵万庭:……

“手机送还给你了,也帮你答应了陈蓉的邀请,你还是老老实实,认认真真地去赴约吧,用心感受一下,那个女人与水若有何不同,冷静地问问你自己的心,你是要水若还是要那个女人,然后冷冷静静地做出你的决定,这正是水若离开你的用意,你别辜负了她的离开。如果你不真正去做,去尝试,去选择,去对比,就算你找回水若,你们之间都不会幸福。”

宁致远是很难得这样对别人说一大堆相劝的话。

当年,是他亲自送赵万庭赶去诊所,想阻止千雅打胎的,也是他亲自载着赵万庭抱着千雅的遗体回家的。

他见证了万庭的痛不欲生。

如果不是有那样的一点交情在,他才懒得多嘴。

“等到你冷静地作出选择后,你就去求晓儿吧,只要晓儿松了口,你才能找到水若。”

“致远,谢谢你!”

赵万庭不生气了,也不剪花了,整个人变得冷静下来。

宁致远的话很有道理。

他必须坦诚地去面对陈蓉,用心地感受一下,自己对陈蓉到底抱着怎样的心态?

看看自己是爱着水若,还是爱着千雅。

宁致远拍了拍他的肩膀,“希望你别让我失望,我可是冒着被赶到书房睡一年的危险,给了你提醒。”

赵万庭用力地点头。

……

晚上。

回味餐厅门口。

陈蓉静静地站在那里,刻意放下了长发,夜风吹来,长发飘飘很有美感。

她长得像千雅,自然是个俏丽佳人,站在餐厅门口,差点被人当成餐厅的迎宾小姐了,就有不少人冲着她这一站进了餐厅吃饭。

虽然是宁致远代替赵万庭应允这顿饭的,不过宁致远告诉她,他一定会让赵万庭来的。

后来,赵万庭的确发过信息给她,告诉她,他会来。

想着赵万庭的俊逸,富二代身份,以及对前女友的深情,陈蓉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别人都不想当他人替身。

如果赵万庭愿意让她一直当替身,她不介意。

等了一会儿,陈蓉有点不耐烦了。

她给赵万庭打电话。

赵万庭接了。

“我在对面了,到前方路口拐过弯就行。”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听,陈蓉觉得赵万庭的口吻有点淡淡冷冷的。

他只说了一句话就挂机,她便以为自己听错了。

很快,赵万庭便开着车到了回味餐厅,寻了个地方把车子停下来。

陈蓉一见赵万庭,脸上就挂起了甜美的笑容。

“赵先生。”

她走过来。

赵万庭下车的时候,她就站在旁边,安安静静地站着,有几分恬静之美。

“让你久等了。”

赵万庭正视着陈蓉那张和千雅有七八分相似的脸。

陈蓉做着准备,满以为赵万庭见到她,会像前两次那样激动,把她当成千雅紧紧地抱着,谁知道今晚的赵万庭显得很冷静,正视她的眼神虽然也没有了之前的迷茫。

“没事,赵先生很忙,肯赏脸我已经很开心了,等一会儿没事的。”

陈蓉压下心底的疑惑,请着赵万庭朝餐厅里走去,一边走着一边说道:“我订了一间房。”

赵万庭嗯了一声,对她的安排没有任何的意见。

“赵先生,白小姐还好吗?”

陈蓉找着话题和赵万庭说话。

“你真想知道她好不好,可以连她一起请的。”

陈蓉笑了笑,“我是怕白小姐不开心。”

赵万庭没有说话。

陈蓉带着赵万庭走进了她早就订好的雅间。

桌子上摆了一瓶酒,还有两个酒杯。

“赵先生请坐。”

陈蓉客客气气地请着赵万庭坐下。

服务员拿来了菜谱递给赵万庭,赵万庭接过后转手就递给了陈蓉,说道:“陈小姐,你点菜吧,我很随意的。”

陈蓉推拒一下,见赵万庭坚持要她点菜,她便作主点了九道菜。

一会儿后,陈蓉点的菜送上来。

她站起来,要帮赵万庭用茶水清洗碗筷。

赵万庭本想阻止的,想了想后,就由着她。

宁致远让他冷静地,认真地对比一下,感受一下,这样他才能真正地走出假千雅的漩涡。

所以今晚再见陈蓉的时候,他显得很冷静,没有了前两次那股疯狂。

同时,他不停地提醒着自己:这是陈蓉,不是千雅!

陈蓉帮赵万庭把碗筷清洗过后,体贴地帮赵万庭盛了一碗汤,之后,拿过两只酒杯摆在自己的面前,再拿起酒瓶,酒瓶盖子事先开过了,她只需轻轻地揭一下,就能把盖子揭开。

往两只酒杯里各倒了大半杯的酒。

把其中一杯摆到赵万庭的面前,她自己留下一杯。

刻意地坐在赵万庭的对面,这样赵万庭就等于抬头都是面对着她这张和千雅相似的脸。

举起了酒杯,陈蓉敬着赵万庭:“赵先生,谢谢你这样帮我,我敬你一杯。”

赵万庭端起了酒杯,望着大半杯的酒,再望着对面那张与千雅相似的脸,他的心瞬间就清明了。

他开车的时候,如果喝了酒,水若宁愿开车上树都不会让他酒驾,他酒驾的时候,她骂他,骂得狗血淋头的。

陈蓉明知道他开着车来,还要敬他酒,等于是让他酒驾。

谁好,谁不好,立竿见影。

“赵先生,怎么了?”

陈蓉见他端着酒杯,望望酒杯里的酒,又看看她,眼神是越来越清明,她忍不住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