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第1228章 尔姑姑的担心

小说: 爹地给钱 作者: 阿铃 更新时间:2017-09-07 10:16:59 字数:2193 阅读进度:1217/2829

成爱凤一边手还抱着凌昊补给她的求婚花束,心里恼极他,证都领了才来补求婚的程序,要是他早点求婚,她,嗯,未必是现在就答应他,就算两个人相识三年有余,毕竟不是正儿八经的恋人,成爱凤总觉得自己很吃亏,他对她,都没有说过甜言蜜语呢,反正她记住的就是他的霸道,恶劣。

凌昊重新握住了成爱凤的手,发现她的手有点抖,知道她紧张,他掌心的温暖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她的掌心上,莫名地就让成爱凤安心。

“妈,这是你儿媳妇成爱凤。”

凌昊直接就告诉了尔姑姑,成爱凤的身份。

“是合法的儿媳妇,不是口头上乱说的,我下了飞机后先带着她去民政局办理了结婚手续,就是这样才耽搁了回来的时间,让妈久等了。”

尔姑姑错愕地瞪着凌昊,被儿子的话惊得差点大叫,记起周家母女在场,她又极力地忍住大叫,而是压低声音质问着凌昊:“你什么时候有了喜欢的女人,也不告诉妈妈一声,害得妈妈还到处帮你找媒人说媒,我跟你说哈,今天见的是周小姐,就是坐在那边的那位,明天见的是玉小姐,后天见的是唐小姐,再后天,大后天……妈已经帮你排到了这个月底,每天见一个,你想见两个也行。”

凌昊的脸都绿了。

随着慕娅的结婚,母亲居然如此频繁地帮他安排相亲。

过去,每次相亲,他都去看看女方,是不想让母亲担心,也不想让母亲在人前失了信用及面子。可他此刻是有妇之夫,母亲还安排那么多的相亲,难不成他为了母亲的面子,还要天天去见那些女人?

尔姑姑看看成爱凤,成爱凤冲她笑了笑,叫了一声:“伯母。”虽说她和凌昊领了证,但那是骗婚,她无法改口叫尔姑姑做妈妈。

“叫妈。”

成爱凤不好意思改口,凌昊却要求成爱凤改口叫尔姑姑做妈,成爱凤一张脸便涨得通红,看着尔姑姑怎么都张不了口,尔姑姑打量她的眼神也让她心里发抖,那叫做一个锐利呀,活像她是罪犯似的,而尔姑姑就是审判官。

“昊儿,你先去与周小姐聊聊,妈和她聊聊。”成爱凤的紧张,尔姑姑一眼就能看出来,她吩咐凌昊去招待周家母女,她要和成爱凤聊聊。

尔姑姑的音落,成爱凤下意识地就反握住凌昊的手,无声地告诉凌昊,她害怕呀,这个婆婆和别人家的婆婆是不一样的,听着是很开明,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开明?

“妈,那是你请来的客人,你自己招待,或者送客,你想和爱凤聊聊也行,等我们吃过饭,休息片刻再聊。”好给成爱凤一个缓冲期。

尔姑姑听说儿子还没有吃饭,斥怪他:“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没有吃饭,可别饿坏了身体,妈知道你今天回来,早就叫人做好了饭菜,就是你久久不归,饭菜估计都凉了,你让人热热再吃。”

儿子回来了,要与儿媳妇谈谈也不急于一时,尔姑姑放两个小辈去吃饭。

她自己重新回到周家母女跟前坐下,坐下后她清了清嗓子,有点不好意思地对周太太说道:“周太太,怪我,昊儿在t市那边竟然是有女朋友的,那孩子也不告诉我一声,我还以为他……真对不起。”

尔姑姑倒是没有拐弯抹角,她的性子也不喜欢拐弯抹角的,直接就与周家母女明说,今天的相亲算是泡汤,是尔家对不起周家母女。

早在凌昊带着成爱凤进来时,周家母女便知道她们的等待成了泡影,周太太心有遗憾。

她一见凌昊就很喜欢,外界的传言一点都不假,别看凌昊才二十八岁,却成熟沉稳,而且有本事,又管着尔家在b城的所有生意,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要钱有钱,要貌有貌,这样的优秀男人却是名草有主了。

周小姐本来有点恼自己等了那么长时间,当凌昊出现后,她也像她母亲那般,一见便喜欢,实在是那男人太优秀,此刻听到尔姑姑这样说,周小姐心有不甘。

她打量过成爱凤,成爱凤的外貌倒是不差,也她不相上下,但成爱凤有点畏缩,没有大气端庄,哪里符合尔姑姑选媳的要求?

周小姐想着,怎么也要给个机会她和凌昊试着发展一下呀。

只是,尔姑姑把话说到这份上,周小姐心有不甘也不好当场发作,只能想着以后私底下去接触凌昊,她要是不试着追求凌昊一次,她是真的不甘心。

“没事,咱们也就是来拜访拜访,能见到昊少,我们母女俩也知足了,要知道外面的人想见昊少一面,得经过层层关卡,才能见到面呢。”周太笑着打圆场,把母女俩在此等待定位来拜访,而不是相亲,这样彼此双方都好下台。

尔姑姑笑道:“他有什么好见的,都是大家把他捧得太高,年纪轻轻就目中无人。”

尔姑姑嘴里是说着凌昊不好,神色倒是没有半分的责备。

“周太太,以后有空常来玩,我在家里也无聊,咱们可以聊聊天。”尔姑姑这是客套话,让人家母女俩白等大半天,她也有点过意不去,都是她那个混蛋儿子,有了女人也不知道提前说一声,害她担心儿子为了慕娅一辈子不娶呢。

对了,慕娅已经结婚,她儿子就在这个时候带个女人回家,会不会是将就的?就像尔东浩和他的妻子一样。

想到这里,尔姑姑的心瞬间便提了起来,尔东浩是为了生个儿子继承家业,尔姑姑当年也是一心为了尔家后继有人,尔东浩把妻子当成生子工具,她是心疼侄儿媳妇,却无奈。

如今凌昊再涉尔东浩后尘,她是绝对不能让同一件事情在尔家发生两次。

凌昊又不需要生个儿子继承尔家的家业,尔姑姑希望儿子能得到幸福,放下对慕娅的那份爱。

唉,尔家的男人是不是前世就欠了章晓母女俩。

老的爱着老的,少的爱着少的,都是爱而不得却又情深不肯定放手。

世间事,独一个情字最磨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