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第1523章 心里,似是有失落

小说: 爹地给钱 作者: 阿铃 更新时间:2017-09-07 15:07:36 字数:2324 阅读进度:1512/2829

缉毒刑警抓到了大毒枭的事,现在除了局里的人,媒体都还不知道,丁海涛居然知道。

蓝思侬心里警惕着,面上不露,她靠着车椅背,闭上眼睛一副要休息的样子,嘴里倒是回答着丁海涛“是一锅端了,海涛,咱们去哪里吃饭?”

工作上的事她是一句话带过。

丁海涛见她回答了自己,闪烁着眸子,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很快,他答道“你想去哪里吃?思侬,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就去我家里吃吧,我妈早就想见你了。”

蓝思侬没有马上回答。

她是真困,眼睛闭上很容易就睡过去。

丁海涛见她很困的样子,体贴地说“思侬,你先睡,到了我再叫醒你,就这么说定了,去我家里吃饭,我来的时候,已经让我妈多做几样菜。”

“嗯。”

蓝思侬终是没有拒绝。

她对丁海涛的防备之心一直没有卸下,丁海涛特别的关心她工作上的事,她不得不往深里怀疑,既然怀疑丁海涛,她总得给丁海涛机会露出狐狸尾巴。

有句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她不怕丁海涛的虎窝,闯一回,看看丁海涛是虎还是猫。

“思侬,我家有点远,你先睡会儿。”

“嗯。”

蓝思侬还真的在丁海涛的车上休息。

她太累也太困。

相信丁海涛也不会把她卖了,故而她很放心地睡。

丁海涛透过车后镜看到她睡着了,眼神加深,唇瓣紧抿。

这次被警方连人带货兼窝一并端掉的毒枭其实是丁海涛的一位助理,他记得自己曾经吩咐过下面的人,等他的吩咐再行动的,结果那位助理由于先前就接到的单子,交货日期没有办法再推迟,货是一位有涉黑史的夜总会老总要的,如果丁海涛这边不按时交货,不仅要赔偿还会结怨。

结果那位助理铤而走险,结果就被警方盯上,现在更被抓了。

丁海涛本来是想从蓝思侬这里套点消息的,结果蓝思侬直接十天半月不回家,除了她父母姐姐的电话,他和慕章打给她,她都会拒接。

套不到消息,没有办法救那名助理。

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踪迹,丁海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一名得力助理以及部份线人被抓。

心里对t市的缉毒警方恨得牙痒痒的。

对蓝思侬,丁海涛却是错综复杂。

一来他真的对蓝思侬动了心思,二来蓝思侬站在正义的一方,他却是邪恶的代表,一旦暴露了他的身份,两个人誓必如水火,怎么可能会有结果?

就算他想隐瞒,蓝思侬毕竟从警,敏锐感强,他能瞒一辈子吗?

特别是蓝思侬不爱他。

如果她爱他的话,丁海涛有信心策反蓝思侬,让蓝思侬充当自己在警方那边的卧底。

丁海涛打电话给母亲,在母亲接电话后,他低声说道“妈,我带思侬回家吃饭,你让保姆多做几样菜。”

不知道丁母在电话里说了什么,丁海涛有点生气地说道“妈要是不喜欢,可以出去走走,我自己陪着思侬吃饭。”

母子俩通电话时,蓝思侬睁开过眼睛,不过丁海涛没有留意到。

蓝思侬睡觉都不会睡得太沉,丁海涛打电话的时候,她就惊醒,不过她装睡。

从丁海涛的反应以及他的话里,蓝思侬知道丁妈妈很不喜欢自己,估计是嫌弃她太丑吧。

蓝思侬在心里想着,章晓会不会嫌弃她丑?

呃,她怎么会想到章晓?

章晓又不是她什么人。

章晓是慕章的妈妈,如果她和慕章一起,章晓便是她的婆婆……

蓝思侬不想去想慕章那个狡猾的狐狸。

姐姐说慕章这两天没有再蹲守蓝家楼下,怪她不给慕章机会,人家慕太子受不了她的拒绝,不鸟她了。

蓝思侬是若无其事地说,证明慕章对她也不过是一时的新鲜,并非真的爱她。

心里,似是有失落。

不过被蓝思侬甩掉了。

丁海涛怕与母亲的通话会吵到蓝思侬,便说道“妈,思侬在我车上,她累了,正在休息,我先不和你说,总之,我就是喜欢思侬。”说完,他挂了电话。

从他的态度到他挂电话的动作中,蓝思侬能看出丁海涛在家里就是个皇帝,父母都得围着他打转,也是,他是丁家的独子嘛,又曾经出过车祸毁了容颜破了相,父母都心疼他,迁就惯了。

丁海涛结束与母亲的通话后,还扭头看一眼蓝思侬,见蓝思侬睡得香甜,他被母亲激起的怒火慢慢地消失,自己喜欢的女人在自己的车上放心地入睡,这是一种对他的信任。

慕章去了b市,估计不会太快回来吧。

他知道是凌昊结婚,本来丁海涛也想去参加婚礼的,慕章去了他不能暴露身份,便安排了自己手底下的人用着假身份参加凌昊的婚礼,想着与尔家结交,也是趁机去参观一下以往不对开放的尔家总部。

慕章不在,蓝思侬又休假两天,丁海涛决定趁这两天拿下蓝思侬。

十几分钟后,丁海涛载着蓝思侬回到了家里。

丁老出国前在t市就有了一栋大别墅的,虽说多年不曾回来居住,大别墅显旧不少,重新打扫过后,倒是不输于其他新别墅。以前地皮没有那么贵,丁家这栋别墅是自己买地自建的,占地极广。

在别墅门口停了车,丁海涛按响车喇叭。

很快便有一名系着围裙的中年妇女走出来开门,那是丁老回国后请的保姆,负责打扫卫生兼做饭的。

丁家人口简单,丁海涛父子俩经常不在家里吃饭,保姆把卫生搞好后倒是清闲得很。

“少爷,你回来了。”

保姆打开了缕空式的旧式大门,笑着向丁海涛问好,丁海涛按下车窗,先问她“太太有没有在生气?”

“没有呀,太太只让我多做了几道菜,说是少爷要带女朋友回家吃饭。”保姆的视线望向蓝思侬,蓝思侬保持着睡眠状态,保姆早就从丁太太的嘴里知道少爷的女朋友很黑,也不好看,真正看到蓝思侬的时候,她还是很意外。

虽说丁海涛破了相,但丁家有钱,只要丁海涛想娶,还是能娶到漂亮的妻子的,当然门槛要放低一点,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是很难娶得到的。

丁海涛实在没有必要将就蓝思侬这样的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