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第1825章 又见父亲

小说: 爹地给钱 作者: 阿铃 更新时间:2017-12-20 08:11:17 字数:2232 阅读进度:1811/2829

傍晚。

t市,墓园。

林宜姐弟俩同时把一束菊花摆放到母亲的墓前,然后双双跪下,给母亲叩头。

“妈,不孝女来看你了。”

林宜叩完头,伸手摸着母亲的遗照,“妈,对不起,女儿这么长时间才来看你,是女儿不孝,妈,你在那边还好吗?我和小曜都好,你不用替我们担心。”

“妈。”

林曜眼睛红红的,他哽咽地叫着,“妈,小曜也不孝,小曜对不起妈。”他说着再次给亡母叩头。

尔晓峰站在姐弟俩的身后,静静地看着。

不远处,有几名贴身保镖在守着。

姐弟俩在亡母的墓前叩过头,上过香,又跟亡母说了很多很多话,天快黑的时候,姐弟俩站起来,准备离去。

“妈,以后我和小曜会经常来看你的。”林宜望着亡母的遗照,轻轻地说道,她的眼睛也是红红的,母亲死时,她还是个盲人,虽说是她处理了母亲的后事,却没有看到母亲的最后一面。

她只知道母亲流了很多血,她摸着母亲的遗体,手掌全是血,粘粘的。

母亲一心就盼着让她重见光明,盼着弟弟能恢复健康,可是昂贵的医药费却像一座大山沉甸甸地压在母亲的腰上,把母亲的腰都压弯了,母亲都不愿意放弃,千方百计地帮姐弟俩筹谋着一条生路,哪怕付出她的性命,她也要去做。

如今,她能看见了,能看到母亲了,却只能对着母亲的遗像,触摸的是母亲冷冰冰的墓碑。

尔晓峰揽住她的肩膀,无声地安慰着她。

其实她比他好呀,她好歹知道母亲长成什么样,他却是打小就没有见过母亲的真容,只能通过墓碑上的遗照知道母亲长什么样,他连母亲的一口奶都没有喝过,母亲也没有来得及抱一抱他就去了。

“家主,有人向这边走来了。”一名保镖禀报着。

尔晓峰和林宜都望向来人,那是一个五十出头的男人,林宜对他似熟悉又陌生,尔晓峰倒是一眼就认出了来人的身份,赫然是林栋,林宜姐弟俩的亲生父亲。

随着年纪的增大,林栋对前妻的愧疚越来越深,还有两个孩子,只是他没有颜面再面对两个孩子,知道姐弟俩离开了t市后,他更是失去了儿女的消息,他又没有能耐查到儿女的下落。

前妻葬在哪里,他也是经过多方打探才打探到的。

白天,他没有来,是怕现在的妻子知道,现在他们没有多少钱了,不过夫妻俩不离不弃的,他对现任的妻子很感激,加上有个小宝,他并不想让妻子知道他来给前妻上香。

今天妻子带着儿子参加儿子同学的生日宴会,他才赶紧来看看的,没想到会在前妻的墓前看到了尔晓峰等人。

林宜的模样没有变化太大,就是比以前成熟了些,林曜则是长高很多,样子越来越像林栋了。

一眼,林栋就认出了自己的儿女,他停下了脚步,怔怔地看着儿女,嘴皮子动了又动,却没有说出只字片语来,他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宜现在知道来人是自己的父亲了,距离一拉近,她就能感受到记忆深处的那股熟悉。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父亲,几年的时间,父亲也老了很多,可能是他现任妻子也破了产吧,没有钱再供他花天酒地,他需要重新自己去打拼才能养活他,还有他的小儿子,没有办法养尊处优了,自然就老了很多。

林曜对父亲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感情的,父亲离开他们的时候,他还太小,对父亲没有记忆,唯一的记忆,便是四年前,父亲那无情的嘴脸,也知道父亲更爱他同父异母的弟弟。

都是父亲的孩子,他和姐姐就要遭到父亲的无情抛弃,小弟弟却能得到父亲全部的父爱。

这种偏心的父亲,不要也罢。

“林宜,小曜。”林栋还是开口了,他轻轻地叫着儿女的名字,声音都有点颤抖,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一双儿女。

林宜冷冷地问着他:“你来做什么?我妈不会欢迎你的。”

林栋脸现歉意,“林宜,爸知道是爸对不起你们,更对不起你妈,爸这么多年来想起对你们所做的一切也很后悔,爸,爸就是想来看看你妈。”

林宜冷笑:“你来看我妈?我妈活着的时候,你怎么不回去看看她?她还活着的时候,你怎么不对她好一点?你跟你父母瞒着我妈,还放任你父母折磨我妈,把我妈连同我姐弟俩赶出家门。我妈死了,你还看什么?还能看到什么?这么多年来,你来了几次?”

林栋垂下头,被女儿指责得无话可说。

前妻还活着的时候,他不找她,不看她,前妻死了,他来看,还能看到什么?

“我问你,在我妈死后,你来过多少次?”林宜质问着。

“这是第一次。”林栋说完,头垂得更低了。

林宜呵呵地笑起来,她一边笑一边落泪,扭头,她对着母亲的遗照说道:“妈,你听到了吗?你心心念念的丈夫就是这般的无情无义,你活着的时候,他和其他女人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你死了,他也没有来看过你。”

“林宜,爸是……爸也是不得己的。”林栋白着脸解释。

林曜是男孩子,冲动了一点,他倏地冲到父亲的面前,把父亲带来的纸烛以及那束菊花,全都打落在地上,还抬脚去踩着。

“小曜……”

“你走,马上走,我妈不想看到你,你走!”林曜怒视着父亲,指着来路怒道:“马上给我走,以后都不准来这里!我妈不稀罕你的假惺惺。”

林栋怔怔地看着大儿子,林曜的样子其实很像父亲的,以前林曜太小,又瘦弱,还看不出多少,现在林曜身子养好了,人也长高了,越来越像父亲,像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一样。

“小曜,你身子好了吗?”

“我让你走,你还站在这里干嘛,我身子如何不用你管,你真想管的话,当年就不会撇下我们自己藏起来,另娶娇妻,生娇子了。”林曜冲动地推着父亲,要父亲马上离开,他姐弟俩都不想见到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