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第2524章 成轩挨打(上)

小说: 爹地给钱 作者: 阿铃 更新时间:2018-11-23 14:44:53 字数:2862 阅读进度:2511/2829

柔软的玉手摸上了宁成轩的脸上,似是带着电流一般,宁成轩忍不住轻颤了一下。

那调皮的玉手还在他的脸上来回游移着,存了心要挑逗他一样。

“你喂我。”

云筝吐气如兰地要求着,那软绵绵的声音带着撒娇的味道,酒精醉了她,酒气醉了宁成轩。

“用嘴喂。”

她又吐出一句话来。宁成轩眼神加深,他一手扶住她,一手还捧着醒酒汤,想把她放肆的玉手拉开都不行,听着她提出如此邪气的要求,他深深地看着她,很快,他就含了一口醒酒汤,随即

覆上她滟滟红唇。

云筝醉了放肆点儿,平时是他太霸道,她只有承受的份儿。

今晚,却是她纠缠不休。

宁成轩虽说冷如冰山,却是个血性男儿,被她这样纠缠不休,差点把恃不住。

趁她醉了,就要她,宁成轩却不愿意。哪怕她醒来不会怪他,他也不想在她意识不清时占她的便宜。

费了很大的劲儿,宁成轩才喂她喝了一碗醒酒汤。

春季犹带着点寒意,他的额上却渗出了薄薄的一层汗珠。

都是这个丫头害的。

把空碗放在床头柜上,宁成轩想把这个放肆的丫头扶躺下,谁知道云筝却像八爪鱼似的缠着他不放,她是被他按躺下了,他也未能坐起来,被她勾搂着一起倒在床上。

她的床似是都散发着香味。

此刻cì jī着宁成轩的嗅觉神经。

“成轩……成轩……”

好在云筝也就是拉他躺下,并没有再做其他,嘴里却在呢喃着他的名字。宁成轩爬在她的身上,见她闭上了眼睛,嘴里还在呢喃着他的名字,他心头柔软如丝,凑到她的嘴边,轻轻地亲了亲,再贴到她的耳边,柔声哄着:“我在,你睡,我陪着

你。”

不知道是她听进去了,还是她真的困极,那呢喃越来越轻,勾搂着他的手也松开了。

宁成轩得以脱身。

他赶紧移开身子,改而坐在她的床沿边上,看着她这副样子,也知道叫她起来洗澡是不可能的了,干脆就留她穿着伴娘晚礼服入睡吧。

云筝喝了一碗的醒酒汤,非但没有醒酒,反倒梦周公去。

宁成轩拿起了那只空碗,再看看熟睡的她,失笑地自语着:“早知道我就不体贴地帮你煮醒酒汤了,你怕是都不知道自己还喝了一碗汤吧。”

他拿着碗去清洗,之后就在她房里的浴室洗了个冷水澡。

这种季节洗冷水澡,那叫做一个爽呀!

冷死他了!

都是那个丫头,醉了就勾引他,害得他只能洗冷水澡。

宁成轩没有回自己的家里去,反正两家就是一墙之隔,云筝又是他的女友,他在云家留宿,只要不让云老知道,就没事。

宁大少爷在云筝的身边躺下。累了一天,满以为沾床便能入睡,谁知道,身边有个娇美人儿,还是他心爱的人儿,他虽不动她,她却往他的怀里滚,让他睡都不睡不着,饱受煎熬,直熬到快天亮了,

他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宁成轩醒过来,睁开眼看到周围的环境,瞬间想起自己在云筝的房里留宿了。

他一摸身边,云筝却不在身边。

他坐起来,拿过手机来看时间,发现已经快到中午了。

没有过多地发呆,宁成轩下了床,拿起手机就出去。

他得回家里换身衣服。

宁成轩刚拉开房门出去,就看到了云老拄着拐杖过来,云老应该是想下楼的。

一老一少两个男人立即停下来,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

宁成轩心里暗叫糟了,却躲闪不及,只能硬着头皮面对。云老看看宁成轩的身后,并没有自己的小孙女,他立即高举手里的拐杖,他虽然又老了一岁,身体还算硬朗,走路不需要拄拐杖的,不过他喜欢拿着这个拐杖,有时候有

其他用处,像此刻一样,正好用这个拐杖揍宁成轩这个混帐东西。

还没有向他的小孙女求婚,更没有领证结婚,居然就在他小孙女的房里留宿了。昨晚,云老和凤霸天是先回来的,两位老人家年纪都大了,不能像年轻人那样折腾到深夜,不过宁成轩送云筝回来时,他老人家是知道的,甚至知道宁成轩帮小孙女煮醒

酒汤。

他老人家很相信宁成轩,这个准孙女婿冷是冷了点儿,却不是爱占便宜的男人,不用担心宁成轩趁小孙女醉了就占小孙女的便宜,毕竟小孙女也醉了好几次的。

宁成轩真要占便宜,现在小孙女的宝宝估计都可以出生了。

所以到后来,他就没有再看,跟周公下棋去了。

此刻看到宁成轩从小孙女的房间走出来,身上的衣服还是昨天穿的那一套,分明就是在孙女的房里留宿的,云老本能地就操起拐杖去揍宁成轩。

他老人家也不会承认,他很早很早以前就想揍这个臭小子了。

逮着机会,师出有名,不揍这个臭小子一顿,他就不姓云了。

“云爷爷,你听我解释。”宁成轩没有躲闪,被云老狠抽了几拐杖,他却连眉都不皱一下,嘴上低沉地叫着:“云爷爷,你听我解释。”云老又抽了他几拐杖,毕竟年纪大了,宁成轩眉都不皱一下,他就累得直喘气,不得不停下来,两手拄着拐杖,怒视着宁成轩,顺着气骂他:“你个混帐东西,筝儿醉得什

么都不知道,你竟然趁她醉了……”

“云爷爷,我昨晚什么都没有做的。”

宁成轩低声解释着。

除了云筝要求他喂她喝汤,两个人缠吻了一番。

音落,云老立即又高举拐杖,狠狠地往宁成轩身上招呼去。

宁成轩黑脸,他什么都没有做,云爷爷还要抽他,抽得比刚才还要狠!

他错了吗?

他还不是尊重筝儿,不想在筝儿神智不清时占她便宜。

“爷爷。”

楼上的动静惊动了云筝,她赶紧跑上楼来,看到爷爷正用拐杖抽打着宁成轩,云筝的脸色都变了,又心疼不已,一把扑上前就搂抱住宁成轩,替宁成轩挨了一拐杖。

“哎哟。”

云筝痛叫一声。

云老赶紧停下来。

“筝儿。”

“云筝,你傻呀,我皮粗肉厚,就算你爷爷用尽全身的力气打我,我也不觉得痛的,你个傻丫头。”宁成轩心疼地把她搂扯到自己的身后,不让她再帮他挡。

随即,他也夺走了云老的拐杖,云老要打他,他受着便是,被人家爷爷看到他从人家孙女的房里出来,会挨打也很正常,可是云老的拐杖不能碰着云筝。

抢过了拐杖后,宁成轩把拐杖折断成两半,一扬手,两截拐杖就被他扔下楼去了。

云老爷孙俩的视线都随着他这个动作转动,看到自己的拐杖竟然被折断成两半了,云老的脸色更加难看,手指指着宁成轩,“宁成轩,你,你……”

“云爷爷可以打我,但不能碰云筝一根手指头,不把你老的拐杖扔了,你再打过来,云筝护着我就会挨打,我心疼。”宁成轩扔了人家的拐杖,还理直气壮的。

云老老眼圆瞪着这个他最欣赏的年轻人,他的亲孙女,他捧在手心里当成珠当成宝疼着,他就不心疼了?

“成轩,我,我没事。”云筝也是被宁成轩这个举动吓到,赶紧说自己没事。

宁成轩脸上的心疼很明显,他说:“你刚刚痛叫出声了。”

云筝摸了摸自己被打到的地方,刚被打到时是很痛,现在却没那么痛了,她替爷爷说话:“现在不痛了,我爷爷知轻重的,不会往死里打的。”

她才挨一下呢,他都不知道被打了多少下。云筝也心疼他,只是当着爷爷的面,她现在还不好翻看他身上的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