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精神至上

小说: 地球上唯一男人 作者: 紫茏 更新时间:2015-05-23 22:59:54 字数:3618 阅读进度:71/121

好了,也该动身了。他回到了“蓝屋”,找到细流长官,她此时刚刚才睡醒,知道他被野花长官撵出门,竟忍不住地笑了出来,“谁叫你在后面偷袭啊?她是会恨你的,我从小与她就是好朋友,知道她的性格特点,她有时候是非常地倔强难缠呢。”

他两手一拍,说道:“随便了,反正事已如此,下面的事你接下去按照我们设想好的办吧,我也不便出面了,省得她的火气大反而把事搞砸了不好。”

“行,放心吧,不管如何,她现在也是有性人了,会慢慢好转的,说不定哪天高兴起来时,她会找你**也难说啊。”细流说得**时脸上略有一点的尴尬与不安,这种表情是以前无性时绝对没有的,他故作不知。

“那就好,我得出门办事了,未雨绸缪才能不被地球村消灭掉,这么多的事啊------”他又烦恼了,他以前一向是一个平民百姓,是上天让他来到了这个世界,让他从一个专业的男宠渐渐地转向成一颗巨大的野心,去向一个全球的权政去挑战,也真是难为他了。

细流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回答道:“好的,你是该去办事了,毕竟你是个头,是未来的首领,现在这么想真的很好,你成功了我们才有希望------”

“好了,我走了,我的事业成功了也就是我们的成功,你的成功。我会让你做地球村的高级管理人员,你是功臣哪,那时候你的手下人员就太多喽。”他摸了一下她的脸,轻嗅了她的秀发,话说得特别地温柔。

“你什么时间走?”细流有些心不在焉了。

“嗯,可能今天,也可能在明天,要看红豆什么时候回来才能定。”

“那是的,她要带基因针剂回来呢,还有,你出门有她为你保驾较好,哎,要不要我再给几个卫士警卫给你呀?”

“不用了,我现在有三个人也够了,以后视情况再说吧。”说罢他出门了。

回到了贵宾间内,阿风与红豆又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他此时无心地管她们在哪儿,他有好多时间没有调息了,虽说是不用睡觉也有精神,但每隔一些时间总要调息一下才精神,另外,他还有功课要每天做的,他的意念神功是要慢慢发展的,再忙再累这个东西不能丢,它是他现在唯一的防身之宝了。

冥冥夭夭,恍恍惚惚,虚虚实实,飘飘缈缈中,他的眼睛裂开了一条细缝,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前面三米远处的一只茶杯上------忽然,那只杯子好似份量轻了,轻得象羽毛一样地在空中飘动------它在飘荡,忽而向左,忽而向右,忽而又上下地升降,好象有一个人在用细线在牵动它一样------过了好一会儿,终于,它慢慢地向他飞过来,稳稳地停在了他面前的半空中,静止不动了,他的神志略一停顿,这杯茶水下来了,它不是一只空杯,里面的半杯水全部倾倒在他的大腿上,杯子也砸到了他的身上,他清醒了,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切,老半天才喜叫道:“进步了,我能------”我能什么?他不能说,这应该是他的机密,他不想现在让外人知道,更不能喊叫。

有了明显的成绩,他更加苦练起来,连阿风与那人兰进门都不在意,她们两人从来也没见过他这么用功,靠近问了几句话,他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他才眯着眼睛对她俩说道:“退后,退后到门口。”这两个女孩子不懂他的意思,但是要实行的,依言退到了门口站立。

他侧看到桌上有一只苹果放着,意念一动,那只苹果忽然桌子上飞起,直直地砸向了了阿风胸口,她来不及反应,“啊唷”了一声,捂着那只“小白球”儿痛得直掉眼泪。那人兰则在发呆,她也没有明白过来,这一幕太快了,她赶紧地将阿风抱住,解开钮扣看了下,那只洁白如玉的**下一点地方有了一块乌青淤血,已经在慢慢地发紫了,她向他看了一眼,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也发呆了一会,急忙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连声道歉,心痛地将阿风扶到了沙发上,然后,轻轻地按抚摩她的**,嘴中连连说对不起。

好一会儿,阿风才缓过神来说道:“好了,现在没有事了。”然后奇怪地对他说:“鱼儿大哥,是你弄的吗?”她在疑惑中,她虽说是受害者,但还是不太相信这是他做的,因为从没有过这种事发生,这放在桌子上的水果自已忽然地飞砸在她的**上的,是他一直在道歉,那这事是与他有关------可能吗?不会吧?她们这个世界中,从来也没有过神鬼之说,凡事总是会往科学上面想,这------这是------不知道了。

“好了,我也不想作什么解释,你们也不准向外界透露,今天之事是我的错,我来帮你多按一阵子,作为陪罪好了。”他不再解释,将阿风的衣襟全部解开来,手在白嫩细腻的粉团上面慢慢地按摩着。心底里想想到是有了几分好笑,这到底是在陪罪呢还是揩油?

他想,还好当时他的心中想的不是要那么地飞快,要不然,这后果就难说了,好,他有了最佳防身武器了,他要努力开发这一新的领域,来为他的事业保驾护航。

阿风缓过劲后,渐渐地脸色变红了,口中也叫出了不同音质的声音来了,不好,这妮子在发骚了,生理反应在加剧中------因为,他的手搓在不对路的地方。他赶紧地放下了她,对那人兰说道:“你来吧,我还有事要做,她的伤不要紧的,化一下淤血就没事了,你再给她上一些活血的药就行了。”说完,他走到了外面,呼吸新鲜空气了。

这时候,他看到了一个他想见到的人,红豆,红豆回来了。

“鱼儿大哥。”红豆放下了背后的大包裹,向他跑来,两人拥抱在一起。

“好,正想你就回来了,辛苦了。”他扳过她的脸,奖赏性的给了她一个吻,这女孩不依,还要,抓住了他又来了几下,这才松开手笑了。

“药都带来了?”他问道。

“嗯,带了好多,已经给细流长官及------”她停了下问:“鱼儿大哥,这妮可是个叛徒啊,怎么与细流长官一起在做事了呢?”

他在她的额头上触了一手指,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还问我?细流说是她问你要过了一支基因针剂,你怎么不问她用在哪里呀?”

“哦,原来她来拿针是为了这个女人哪。”她明白了:“我的药都给她们了。对吗?”

“我们自已留一点了吗?”他问。

“有呢,我包里还有二十多支。”红豆回答道。

“好吧,以后不够再到地下军中去要。哎,这玛依努尔怎么样了?”

“我看蛮好的,与以前一样子。”

“我是在问她的肚子有没有大起来,这事我也忘记了专门叮嘱你。”他最想知道这件事,因为这是他第一次的正宗生育,他当然想要知道结果怎么了。

红豆想了想,回道:“好象有一点,也说不清,可能是没有------”

“唉,算了,这话等于没有说一样。走吧,回去歇一下。”他拉住她进屋,红豆与阿风那人兰两个也高兴地打了招呼,又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了。

吃晚饭时,红豆忽然说道:“鱼儿大哥,松枝院长要我带信,她说有二个好消息要我告诉你,第一个是,你的第一批儿子们出生了,是七百多个小婴儿,我也看了,真的很可爱呢,好玩得不得了,每个婴儿的裆内都有一只------”她想了想:“长得稍与你不一样些------不过可爱极了。”

他“哦”了一声,内心底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感来,不知是喜还是愁,还是什么?他说不清楚。“这第二个呢?”他问道。

红豆摇了下头说不知道。

“这真是岂有此理呀,说有二个好消息,可第二个不知道,这算什么好消息呢,红豆你真的也会玩起我来了。”他半真不假地说道。

红豆显得很认真:“是真的,松枝院长说了,她说这个消息你听了一定会非常的高兴,起码会欠她三次帐,她是这么说的。”

“那是什么内容呢?”他追问一句。

“不知道,她没有说,只是要我带个口信,说以后你回去后就会知道了。”

“好吧,松下裤带子这个臭东洋人,也会玩起本男人来了,哼。”他想了下,觉得不能上当,这女人的目的就能就是要他回去。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好了,“好吧,这第二个消息就当我没有听到过,这不是好过了吗?哈哈。”是啊,这就是心境,一个问题要从几个方面来想,本来是一桩心事,这么反过来一想不是没有了心事了吗?人生的烦恼太多,许多事只要反过来一想,那什么事也没有了,许多事只是庸人自扰之。

“好了,今晚上好好地吃一顿,明天我们要出发了,向一个新的地方前进,这一路上可能又要吃野味喽。”

“到哪里呀?”那人兰问道。

“地下军的第二分军处------”他回道。

红豆想了下说道:“那里我几年前去过一次,那是一个海边居点,那里有许多的海鱼可吃,味道好吃极了。”

“对了。你去过最好了,我们正好没有人带路。远吗?”他问道,现今世界变了太多了,他对这地理知识完全不了解了。

“不算远,那时候我记得是开摩托车去的,跑了大约一整天吧。”

“她们的首领长得如何?有多大年纪啊?”这也是他现在关心的事了。

红豆想了想,才回答道:“那时候好想有五十多岁了吧,现在------也快六十岁了。”

“老天哪。”他猛拍了一下头,“不去了,换一家,这个首领这么老了还坐在位置上,怎么不换新人呢?”

“可能是该换人了吧,记得那一次无意中听到了,她老了,不想管理了,要换人做------”红豆迟疑地说道。

“这个------”他想了想,觉得还是要去的,这老女人很大可能是不做了,换了一个年纪的女人在当首领,当然了,假如还是她在做,他也可以不当一回事,起码他是不会与这种老女人**的,打死也不会,再说这女人到了这个年纪了还会想那事吗?不会想的了。“好了,不换人家了,既定了这家,管它是老是轻都得要跑一趟的,雷打不动摇。”他下定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