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让我瞧瞧还有谁

小说: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作者: 雨后不带刀 更新时间:2019-11-08 20:40:50 字数:2570 阅读进度:714/724

“老爷子……神甫,前面过不去,路都被堵上了。”

墨西莉卡匪帮作战经验丰富,为了防备敌人袭击专门调配了车辆障碍封堵了主要路口,这样的话敌人要么步行要么就从天空袭来。

而躲在掩体后的匪帮便能趁机射击,不管是哪条选择,都必须要付出重大人员伤亡,唯一有用的解决方法就是用重火力进行洗地式轰炸。

但一旦开启洗地模式,就不可避免的会波及到普通国民,招致国际社会的谴责,政敌也会借机发挥,投鼠忌器。

“突击,挡在我们路上的敌人都只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天主赐予我们力量!”

神甫握紧十字架咆哮大喊,声音高亢有力。

“善待手中武器,以天主名义奋战!!”

这一声吼像是给所有人加上了buff,原本面对防御工事还有些怯意的村民瞬间士气爆棚。

能做出扛着几条枪就从村里杀向毒枭这种事情,村民们的战斗意志便已经不能用普通水平来形容。

前方纵然是刀山火海,在燃烧的士气面前都不值一提,就算在战斗中死亡了也没有关系,正牌天使就在自己身边,死后自然能升入天堂享受无边际的快乐。

对被拉来参战的农场工人来说,死后升入天堂说不定还是一种莫大的解脱。

老牧师话音一落,而坐在前排的黑色身影点头道:“我先下去。”

她的身边座位自动空出一格以示尊敬。

普通村民可不敢靠近天使,那是亵渎行为,唯一的例外是路伊萨,一旁的路伊萨尽忠职守的翻译着高桥可怜的话语。

路伊萨知道自己是上了贼船了,从刚进门一刹那就知道是贼船。

但全家都已上船,她岂有不上的道理。

况且要是当时自己敢拒绝,估计已经专职成狂信徒的爷爷会第一个拿枪让她去给上帝送牛油果快递。

不过细想之下这件事情虽然风险大,但要是成功了便是从龙功臣。

同岛国语专业中,没有同学找到的职位比自己更有远大前途。

而对方是正牌天使,应该是能成功的吧?

“您,怎么能让您动身……”

老牧师惶恐不知所处,要不是车内空间不够估计都要下跪了。

高桥可怜的分身没有理会老牧师的话,直截了当推开车门,双手插在怀中,目光如炬。

她脸上缠着围巾,身上也披挂着宽大的布料,遮挡住自己全部身形后看起来就是十足的恐怖分子风范。

发现如此装扮的高桥可怜出场,等候在障碍周围的匪帮成员立马反应过来。

“他们来了!开枪!”

“胆子太大了,真当我们是摆设?”

说开枪就开枪,墨西莉卡的城市仿佛是无人管辖的战区,立时枪声大作。

只是比他们出枪更快的是这道纸分身,写轮眼还达不到看穿子弹轨迹的程度,但看透几个人的动作还是轻而易举的。

“砰砰!!”

枪出如疾风骤雨,肉眼难以捕捉到的快速动作下,高桥可怜拿枪的手腕快速抖动,每次抖动都朝向敌人躲藏的方向。

她的射击天赋算不上高,但在作弊外挂般的忍术面前这都不是问题,诡异的射击技术出神入化像是开了作弊器。

几名射击的匪徒脑袋上都被开了洞,还有一名‘幸运儿’脑袋没有问题,但子弹却穿透了下巴。

他托着被打掉的下巴,惨叫却发不出声,电光火石间发生的太快,他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游戏便已经结束。

“射击,所有笃信基督的勇士们,随我冲锋!让我们为家人而战,为天国而战!”

老牧师披挂符文拿着猎枪跳下车,几名没有受过军事训练的村民跟着拿枪胡乱射击,要不是高桥可怜的分身抽冷子超常发挥,一枪带走一条命,这几名村民不过几秒钟就要被打成筛子。

而本来抵御进攻的匪帮成员完全被打懵了,现实不是电影,没有特写镜头也没有慢动作,在一群疯子不知遮掩身体的进攻下,子弹射击面铺天盖地从四面八方而来,搞不清是被谁持枪击中。

只能判断出这伙进攻者枪法很不错,不符合匪帮打上一天死了三个人的作风。

哒哒哒的火力前连头都抬不起来,每个人都感觉自己跌入了陷阱埋伏中落入以少打多的危机。

“不行,对面火力太猛了!他妈的,他们到底有多少人!你看一下!”

四名匪帮成员躲在一栋贫民建筑墙后,没人敢探出头瞄准射击,只有将枪口从墙上穿过不知朝向何方随便射击。

枪口偏转毫厘,子弹便不知道射击到了哪里,几梭子子弹一多半全都贡献给了天空,测试着重力作用下子弹最远的飞行距离。

“我我我我……”被命令的人咬着牙,小心翼翼的将头探出去,反正只是看一眼不会有问题的。

肯定不会有问题,他眯起眼睛飞速点数着对面的忍术。

“对面有……”

话说到一半就变成了风声,血窟窿开在脑门上!

“啪嗒!”

脑门撞着地面,鲜血和脑浆从窟窿流出。

瞧着同伴死不瞑目的眼神,刚才下命令的小头目肩膀一抖:“见鬼了,见鬼了!”

这是什么鬼怪样的枪法,才冒头就被杀了,莫非对方是披着社团组织的官方行动其实暗中有狙击手在密切关注着,不然哪能枪法如此神奇。

就是奥运会射击冠军来了也不顶用。

“必须要告诉老大,一定是官府出手了,这是要挑起战争!”他掏出联络器立马联系上后方。

墙外的枪声依然大作,他拿着联络器的手都在颤抖,好不容易拨通了电话……

“咔擦!”

一把手枪从墙外伸进来,枪口抵在了他的脑门上。

是一道裹在披风里的人影,只是露在外的手掌嫩白娇弱,像是女人的手掌。

女人拿着枪大开杀戒?

匪徒为自己的想法感到错愕、可笑。

“让我瞧瞧还有谁?”

裹着面巾的脸说着意义不明的异国语言,冷漠的眼神扫过躲藏的每名成员。

的确是女人的声音,不可思议……

“砰!”

“砰砰!!”

鲜血向后喷涌,涂在裸露在外的砖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