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3章 初次交锋

小说: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作者: 火柴 更新时间:2019-07-12 02:11:10 字数:2373 阅读进度:810/871

林琴的做派让林建荣觉得恶心,他怎么能看不透林琴在想些什么,下意识的就不想顺了她的意。

“他们父子两个是靠山村人,说起来你们都是一个村里的人,不好太过分,否则外头的人该说你不认乡亲,刻薄不容人。

你就快出嫁了,可不能坏了名声让夫家不喜。”

“可我是皇上赐婚,谁敢嚼舌根?

谁敢不喜?”

林琴涨红了脸道。

林建荣笑道:“傻闺女,你知道什么,杜修竹他在官场行走不要脸面的么?

夫妻同体,你的名声就是他的名声。

你还没嫁过去名声就坏了,你说杜修竹以后该如何待你?

皇上是给你赐婚,可是婚后的日子是你在过。

皇上可管不着,也不会管。

他们做错了事情,打一顿关几天就行了,没必要继续为难。”

“可黄花梨木那么贵……”林琴还是不甘心。

林建荣不想跟她一直扯下去,她身上的味儿太香太刺鼻了,他能忍着不打喷嚏也是太不容易了。

“再贵他们赔不起也是白搭,我总不能要他们的命?

他们要是死了,那帮子御史还不得把你爹我给弹劾死?

搞不好这个过国公的爵位都得给我弹劾掉了,你爹我是刚平反,正夹着尾巴做人,不敢出半分纰漏。

国公府禁不住折腾了,要是国公府没了,你说你还怎么风光出嫁?

乖,别闹了,爹再给你寻摸好床,咱们这回不弄新的了,爹想办法给你弄古董床,保证比新床更值钱!”

古董床……说明时间够老,老得上头不晓得睡死过几个人。

老狐狸阴气人来可谓是手段高超至极。

果然,林琴闻言脸上顿时浮现出笑容来,她抓了林建荣的袖子开摇:“爹,您对我真好!”

被林建荣一忽悠,林琴都忘记自己来这儿的初衷是什么了。

她的初衷明明是想阻止林建荣见江鸿远夫妻的,结果……“好了好了,爹还有事儿要做,你回去玩儿吧。”

林建荣实在是受不了了。

林琴开开心心地离开了书房,走到半道才想起来自己个儿忘记了说啥。

“小姐,您防不住的,就算是这次国公爷见不着骁勇伯夫妇二人,在别的宴会上也能见着的,好比宫宴,或者是别家勋贵的宴席。”

回到自己院子的林琴没忍住跟贴身丫鬟荷香吐槽了一番,荷香就出言劝道。

这几个丫鬟是林建荣亲自挑的人,没花多少功夫就把林琴给笼络住了,还让林琴相信了她们的忠心。

所以有些话……她会半真半假挑拣改过了跟几个丫鬟说。

“嗯,你们说得也对,那个女人太恶毒了……算了,我以后避着点儿她就成了。”

林琴一边儿吃糕点一边儿道,她这段时间又胖了一些,都能看见双下巴了。

不过村里一直以胖为美,说人胖是福气,就是说亲也喜欢说圆润的媳妇。

加上国公府没人教导她什么,所以她一直也觉得胖了好。

事实上村里人娶媳妇为啥喜欢娶胖的?

那是因为大多数人家都吃不饱饭,面黄肌瘦的居多,所以在村里人眼中,胖等于福气,娶胖胖的姑娘进门当媳妇等于把福气迎进了家门。

当然了,更重要的是,胖点儿的姑娘身板儿好,又能生又能干活儿,娶这种媳妇最划算。

可是贵族圈子跟平头老百姓不一样,各家小姐们不仅仅重才华,还重仪容仪表,不能太瘦弱,也不能太胖。

平常小姐们身边的教养嬷嬷们会根据主子的实际情况来调整膳食,总之,在贵女的圈子里过分胖的人还真没几个。

林琴嘴里说着算了,但心里还是不想放过王家父子。

心里盘算着招呢。

第二天,江鸿远如约而至。

林建荣近距离看女婿是越看越挑剔,越看气越是不打一处来。

这么粗个汉子……哎哟,他的娇娇闺女怎么能受得了。

瞧瞧他的长相,脸上横着那么大一个疤,板着一张棺材脸凶得要死,还不把他闺女给吓着啊?

而且他只用一头野猪就将晚秋给换回家了,挨千刀的,他林建荣的闺女就这么不值钱?

冒火!气死个人了!为啥他的亲闺女只能配江鸿远这么个糙汉子,而林琴这个赝品则能配杜修竹这么个温文尔雅又好看的状元郎?

不公平!想弄死江鸿远给闺女换个好看的男人,咋整?

这种愿望简直越来越强烈,在看到江鸿远之后就到达了巅峰。

江鸿远瞧林建荣也是不顺眼,这可是个潜在的争宠对象。

从林建荣表现的种种迹象来看,这老东西其实是在暗中护着他媳妇,画院街的房子这老东西就找人偷摸地买了好几套。

只是他生的是啥儿子,榆木眼珠子,竟然为了个赝品找人谋算晚秋,甚至想要她的命。

虽然命令不是林旭良下的,可是他给了林琴人手和钱,就等于是他亲自动的手。

还有林建荣这个亲爹……竟然没察觉到赝品要搞死亲闺女,失查的罪名跑不掉!“不知骁勇伯找老夫有何事?”

两人的眼神杀了几个来回,林健荣就率先开口问道。

江鸿远朝他拱了拱手:“有两名同乡被国公府关着呢,听说是因为毁掉了国公府的一张黄花梨木的床。

晚辈是来提醒国公爷,床是死的,人是活的,这两个人要是死在镇国公府上……您身上得惹一身骚。

您的爵位才恢复不久,这个节骨眼儿上国公爷还是谨慎些好。

没必要给那帮子御史送把柄不是。”

林建荣气笑了:“求人要有个求人的样子,江鸿远你确定你是来帮他们而不是来害他们的?”

江鸿远淡淡的道:“晚辈只是来劝国公爷善良,也好给子孙后辈积点儿福气,并不是来求国公爷什么,那两个人国公爷想如何处置就如何处置,大不了他们死在了国公府,晚辈带人来收尸就是了。

只是事情如果真到了那个地步,难免脏了国公爷的名声,不合适……血亏!”

“江鸿远,你是笃定我不敢要他们的命?

你信不信,就是老夫下令即刻打死他们,就是御史台倾巢而出弹劾老夫,老夫屁股上的位置依旧稳如磐石!”

江鸿远起身道:“晚辈自然是信的,既然国公爷打定了主意要他们的性命,那晚辈就回去准备棺木了,看在同乡一场,重要帮他们的收个尸……晚辈告辞!”

江鸿远跟林建荣拱拱手转身就走,就是这么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