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得去问他

小说: 妃谋天下:浴火归来 作者: 风筱筱兮 更新时间:2019-10-09 22:04:37 字数:2189 阅读进度:253/370

这神像,谢子衿是认得的,这是民间用以祈祷丰收的农神神像。

将神像雕刻于此,是为了祈祷盐井能够年年丰收么?

谢子衿脑中的线索杂乱无章,一时间竟是理不出一个清晰的思路。

她站在神像边徘徊了一阵,骤然间,一阵眩晕席上心头。

谢子衿心口一凉,将火折子移到小腿处,只见伤口上已肿起大片,青紫更是蔓延到了脚踝处。

不想沈怀瑾给她的金疮药竟是未能起作用,看来,这毒确乎是能够危及性命了。

可如今她好不容易有了几分线索,又岂会轻易离开?

忍着脚踝上传来的剧痛,谢子衿将火折子又往上移了一移。借着微弱火光,她将神像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企图看出来点玄机。

她忽觉有几分不对劲,直至目光落到神像右瞳之时,才幡然醒悟过来。

方才谢子衿看到的,不过是它的半面,如今窥得全貌,才发现这与她脑海之中的某个念头重合了起来。

此神像中,必有玄机。

谢子衿踮起脚尖,勉强摸到了那右瞳,却发现这右瞳乃是一个足够将胳膊深入的洞口。

她将手伸了进去,却是摸到了一团湿热的空气。沿着洞口摸了一路,谢子衿才找到了一个暗槽,她用力摁了下去,果不其然,石像轰然起开,露出了一个仅供一人行走的通道。

这回,那条蛇没有再出现。出现在谢子衿面前的,是一个泛着莹白色光泽的盐湖。这盐湖上冒着腾腾的热气,咕噜咕噜地翻腾着泡沫。

谢子衿面上神色愈发痴迷起来,她不曾想到一个小小山洞竟有如此得天独厚的条件——盐湖居然能够在此形成。

倘若此处并非盐湖而是淡水湖,那么该是一个天然温泉了。

然而小腿上传来的疼痛却令她明白,既然弄清楚事实究竟如何,就该尽早离开才是。

倚着残存的清明理智,谢子衿在退离山洞前,仔细查看是否留下蛛丝马迹,这才放心地将神像合于原位。

待她离开盐窖,那蛇也不知何时又出了洞,虎视眈眈地在盐窖门口盯着她。

谢子衿顾不得其他,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

谁知还未到洞口,眼前便是一黑,接着便陷入了昏迷之中。

待她醒来之际,谢子衿慢悠悠地打量了一眼四周,发现正是她的屋子。

她努力回响了一番,这才记起自己昨日是在那地窖里被毒蛇咬了一口,毒发导致了晕眩,也不知是何人找到她将她带回来的。

她垂眸瞧了一眼小腿上的伤口,竟是惊讶地发现青紫竟然全数褪去了……

不时,有轻缓敲门声响起。

谢子衿道,“进吧。”

林南柯端着一个瓷盅走了进来,见谢子衿懒散地靠在床边,便将瓷盅放在了她床边。

“谢护卫,”林南柯微微一笑,朝着她床头走了过来,“昨日我唤人过来寻你,却不想你不在屋内。我原以为你又偷偷溜出去了,谁知去地窖取盐的人告诉我,他在洞口处遇见了昏睡过去的你……不知谢护卫为何要去那个地方?”

谢子衿不想自己竟是晕在了如此尴尬的地点,只得硬着头皮讪讪道,“小姐也知道我就是这般喜欢乱跑的性子……来林府这么多日,将林府上上下下都逛了一遍,竟是忘记还有个地窖了。”

林南柯有意说出“盐”字,想要观察谢子衿的反应,谁知却只看到她一脸的懊悔,“谁知进去了却是瞧见了一条蛇,我自小便怕这等物什,被咬了一口,勉强走到洞口处,就晕了过去。”

林南柯见她这神态,不像是知晓地窖奥秘的人,况且那个取盐的人也道盐窖里没有半点痕迹。

想来谢子衿当真是误入了那里,这才缓和了脸色道,“地窖里阴冷潮湿,有蛇虫也并不稀奇。平日里进去的人,都是随身携带着祛蛇粉,以及专门治疗这蛇毒的金疮药。”

“谢护卫当真是命大,幸好这回被人及时瞧见了,否则小命难保,”林南柯不无担忧地看着她道,“之后若是要去甚么地方,须得提前与周围人招呼一声,也免得众人担心。”

她指了指床头梨花柜上的瓷盅,“张大娘听闻你中了蛇毒,特地让我将这个带过来给你。这半边莲乃是治疗蛇毒的粮草,须得采新鲜半边莲二两,捣烂绞汁,加甜酒一两调服,制作工艺尤为复杂。”

谢子衿受宠若惊地接过瓷盅,零碎的白色花瓣漂浮在黑色药汁之上,宛如点缀了一朵朵小花一般,显得尤其好看,“既要取新鲜半边莲,眼下已入深秋,如何采得?”

林南柯像是没有料到她竟会问这个问题,却仍旧不假思索地回道“地窖有个冰室,养着不少非时令的作物。因我身子骨不佳,每月须得服用一些草药,而这些草药只有特定季节才能于户外栽培,故而兄长便命人在冰室内试了试,竟是养活了不少。”

谢子衿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有了另外的思量。

半边莲用以解毒,既然林南柯所需服用的药草中也包含半边莲,难道……林南柯身子骨弱并非是因为天生如此,而是被人下毒了?

可林南柯可是京兆尹之妹,堂堂富家小姐,怎会被人轻易下毒?

自从收到司元的信后,疑问接二连三地闯入谢子衿的头脑之中,令她昼夜难眠。自从得知林府内有这种不一般的地方,而司元又托付她去探查此事,想来这林府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思及此,谢子衿眸色一动未动,心里却是千转百回。解铃还须系铃人,此事得还得问过夫人,才能知其前因后果。

见腿上的毒素消散得只剩一道青色的印子,谢子衿笑道,“小姐给的金疮药当真是灵丹妙药,这么快便见效了。”

她心知这金疮药必然正是针对这蛇的,故而此前应当也有人被这蛇咬伤过,按照这般推断,那蛇应该是被故意放在那地窖里的。

不然,若是当真想要将这蛇除之后快,早该有人动手了,而不是专门制作了相应的金疮药来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