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2章 那会是你的噩梦

小说: 灵武帝尊 作者: 孤雨随风 更新时间:2017-03-07 04:42:09 字数:3308 阅读进度:875/3067

龙武帝国天才横行天府的第十天。

天府帝国的青年天才一代,仍无半点讯息,就好像直接在世间蒸了一样,虽然闭关少则数月,多则十年八年,百年都有可能,不过人们多少心中也有怨念。

这种节骨眼上,帝国青年天才一代不出,意味着天府帝国将要保守龙武帝国青年天才的折磨。

对于人们来,这不仅是帝国的耻辱,更是他们内心过不的魔障。

帝国皇城。

演武场上。

愤恨之声不断传来,又一个四大家族的青年天才死了,星痕学院的虎怒,虽然已经成功进入尊武境界,可依然死在了第十子的剑下。

风雪剑魂,震撼人心。

若是无法破除风雪之力的话,那么就无法战胜龙武十子。

强横的第十子,在擂台上继续耀武扬威。

但是就在今日,一个消息的出现振奋了人心。

帝国圣院钟离昧,突破了尊武境界二重,并且已经下达了战书。

钟离昧虽然在大比落败,但他的实力毋庸置疑,至少他曾经和无尘一战,至今为止仍是佳话。

第十子安静的在擂台上等待,虎怒的败北,再次激怒了人群的内心。

就在日落霎那,一道身影轰然出现在擂台之上。

“圣院钟离昧,他来了。”一道修长的身躯林立在了擂台之上。

或许是等待许久,第十子睁开双眸看向了钟离昧“你就是圣院第一人钟离昧?”

若是以前,钟离昧定会以此为荣,但自从败给无尘之后,钟离昧再也不以第一自居,他明白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

“我只不过是圣院的一个学生罢了。”钟离昧淡若的道。

“还真是谦虚,不知道你这尊武境界二重之人,能在这天府帝国排第几?”龙武帝国第十子冷笑一声看向钟离昧,虽然境界相当,可第十子眼中却没有丝毫畏惧之意。

他等天府帝国的青年天才,已经等了很久了。

就是为了等到他们的出现,然后将他们彻底的碾碎。

“尊武境界第二重能排第几?”听到这话钟离昧一声冷笑,但没有回答,反而神情一凛“开始吧,让我领教领教龙武帝国风雪剑客的实力。”

“放心,你很快就会见到了,但那时你和这些躺在擂台上的亡魂一样!”

风雪剑客,风是属性,而此子天赋异禀,竟然用风改变了天气,形成了最可怕的雪,雪化寒冰拥有了极大的杀伤之力。

“钟离昧一定要心,他是属性剑武魂!”人群激动的道。

钟离昧又何尝不知对手乃是风属性的剑魂,风的力量改变天气,引动风雪,这个擂台上成千之人葬送在了他的剑道意志之下。

但他钟离昧,也绝非当初!

对方风属性剑魂绽放的那一霎那,钟离昧的身后浮现出了一个紫黑色的恐怖力量。

“燃烧吧,天夜叉!”

地狱的夜叉,人们并没有忘记那和钟离昧名字儒雅不相同的武魂之力,夜叉武魂的出现,让整个擂台浮现出了鬼泣之声。

第十子神色一凛,对方尊武境界二重,并且拥有如此强悍的武魂之力,此人圣院第一,定然是这天府帝国的青年一代中的翘楚。

若是现在赢了他,看天府帝国有何话,想到这里,笑意咧嘴,利剑一出,剑身之上萦绕这一股飓风之势。

“七重武魂意志!”

“哼,意志之力吗?七重风剑魂意志!”风之属性的剑魂意志,两股七重之威,但明显钟离昧的意志之力被压制。

意志交锋虽然略输一筹,但钟离昧却有着绝不能输的信念,夜叉之刃翻转,轰然杀出。

“来得好!”龙武第十子初战钟离昧,战势一触即。手中杀机尽现,风雪之剑开攻势,夜叉之刃挥开凌厉出汹涌戾气,一时间,刀与剑,战曲激昂。

“开始了。”人群一声震撼,屏息瞪大双眼,战事迷离,却没有人想要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不同的刀剑起势,象徵著截然不同的实力修为,风属性剑魂的剑招绝决,招招步步,落印出这十日来人们熟悉又陌生的剑迹。

擂台另一侧,夜叉之力翻开记忆扉页,黑暗漩涡在头顶凝聚。

极招开,钟离昧一声叱喝“夜叉涡轮!”

一股惊人吸力,竟是要将一切粉碎,漩涡如水溯流。幕幕叠叠,渐於无形,不停逆溯的时空,仿佛要剿灭一切化为虚无。

龙武十子眉头一皱,好厉害的能量,竟是将自己的剑意搅动。

不过他的实力显然不只如此,霎那风起云涌,暴起的剑风之威,回荡再擂台之上,野风不断,铃声吹入份外慑人神魂。

剑与风的交会,眨眼擦出骇人惊虹,龙武十子爆身而起,人群看的一阵惊呼,定眼,擂台之上错身瞬间,已留暴乱痕迹。

钟离昧神情凛然,夜叉化为防御,但那凛风再袭,龙武十子回身破风,风势剑势聚合,逆转再袭。

钟离昧一时不慎,竟是陷入危急,刚欲转身一夜叉脱身,却现苍茫擂台瞬间化为寒冰之地,双脚束缚瞬间,孰料一道惊人剑斩盈空而下!

“糟糕!”人群一声大惊,钟离昧也是额头流出凛然汗珠,慌乱之际翩然掌风迎对那可怕剑意,声音错乱瞬间,夜叉之魂霎时染血,钟离昧胸前,留下狰狞血口。

这一段交锋,龙武十子占尽上风。

局面对钟离昧越不利。

“哈哈,这就是所谓的圣院第一,你这修为应该是天府帝国的青年天才一代吧,弱,简直太弱了。”无情冷嘲,张狂大笑,龙武十子话语一出,引动全场愤怒。

钟离昧一怒“等你打败我再笑出声,融魂!”

夜叉融魂,钟离昧周身黢黑,头顶出现夜叉独角,身形更是暴涨一倍,他已经不再是人形模样,融魂之后,化为夜叉魔人。

“死!”

化为夜叉,实力突飞猛进,度犹如雷霆,一个照面,狂暴之躯竟是将龙武十子撞飞出。

龙武十子目光遗憾,引爆风雪剑魂,一霎那,整个擂台弥漫着一股狂风大雪。

冲突引爆,再燃烽火,眼前风雪之威,让整个擂台人群无不是体现它的,断血腥,历历在目,之前那无数满怀悲怆的一战都是在这暴雪寒风之中结束。

“钟离昧,心!”人群不断告诫。

擂台之上,钟离昧绝不轻言弃战,眼一凛,霁无瑕倾一身战力於于刀身之端,猛然劈劲入地,无匹夜叉之刃,如龙窜驰,直向龙武十子!

“八荒夜杀!”王级武技威能一出,登时巨爆贯耳,坚固擂台,一夕崩然,纷纷落石、沙尘吞灭风雪雨。

“成功了?”人群先是一喜,当看到龙武十子衣衫破烂,浑身染血之时,惊呼之声湮灭一切。

龙武十子目光森寒,他显然也没有想到这一战会让自己如此狼狈,当机目光遗憾,剑意惊天而出,剑指钟离昧,手握风雪之寒,一夕之间,身影轰擎而至。

“不好!”钟离昧刚用王级武技,还未彻底恢复,对方却还有余力进攻,冰寒剑意在身边绽放而出,剑气纵横之际,却不想第十子掌化寒冰,一股阴绵不绝的寒意瞬间击中在的胸口之剑,寒冰瞬间蔓延,尽化痛楚加身!

一掌,仿佛要了钟离昧的性命。

对方一掌逞威,剑气再起,竟是在那顷刻间,剑尖入心,自后背而出,全场目光犹如定格在了原地!

“完蛋了!”

人们心头一凛,最担心的事情还是生了,钟离昧目光涣散,过往记忆在脑海之中震撼而起,曾几何时,他是帝国最年轻的一代,圣院天榜第一的男人,但自从败给了无尘之后,那份骄傲深埋入骨。

没想到,他还未见识疆域之大,大之广时,会死在这个擂台之上。

他脑海的画面仿佛开始崩坍,但在最后定格在无尘的身影时,一股强大无比的信念从他的体内猛然爆而出。

定眼的神,夜叉的怒,钟离昧非但没有退避那一剑的锋芒,反而再入三分,夜叉之刃出,一交击、一透骨,浩战之间,钟离昧以伤换伤,凛然不让,挥斩进逼的每一步,是足可慑天却敌之强悍。

“疯子!”

“死!”钟离昧最后的表现,那澎湃的夜叉之力欲要沸腾而出,那冠绝的力量差点将第十子吓破了胆子,可最终钟离昧没能撑到力量释放的瞬间,掌力和夜叉之刃在第十子的身前停止。

钟离昧,静止不动,人群心神撼动。

第十子从刚刚那股畏惧的意志中回过神来,兴奋张狂大笑,在刚刚那瞬间他的确感受到了死亡,可他活了下来,劫后余生的巨大喜悦,让他在擂台上疯狂大笑。

“哈哈,哈哈。”

“圣院第一人,天府帝国的青年天才似乎也不过如此。”狰狞的大笑,他拔出了手中之剑,染血的擂台,钟离昧用生命绽放出伟岸之光。

“呵呵。”冰冷的笑声,艰难的从口中吐出。

“你竟然还没死。”第十子目光一寒,神色中仍是之前惊心动魄的战斗回忆。

钟离昧看向了他“你刚刚不是问我,在天府帝国排名第几吗?”

“现在还重要吗,你已经败了!”第十子怒瞪道。

“败又如何,连我这个帝国大比决赛都不能进入的人都可以将你逼到绝境,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骄傲的,哈哈,不用太得意,等你遇上我帝国真正的天才之时,那将会是你挥之不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