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皮肉之苦

小说: 妈咪太小,总裁太霸道 作者: 爱吃肉的狐狸 更新时间:2019-07-12 02:17:21 字数:2269 阅读进度:397/1087

第398章:皮肉之苦

凡事是要讲究证据的。

苏虹在医院里待着,轻微脑震荡只要不是做剧烈运动就没事,连脑袋都不会怎么晕,就是额头上缠着的纱布看起来有些严重罢了。

所以她相当无聊。

她都忘记问墨羽怀要手机号码了。

如果没有手机号码,这都不算进一步么?

真后悔。

不过想着等他来了之后再要也是一样的。

一想到墨羽怀会来看她,心里就万分的激动。

恨不得墨羽怀现在就变成她的男朋友,老公。

敲门声响起,苏虹立刻拿出包包里的镜子看下自己的妆容,没有问题后,才开口,“进来。”

脸上的笑在看到进来的人是谁时,顿时没了。

进来的是个个子修长的男人,干起来有些干练。手上拎着礼品,放在桌子上。

苏虹皱眉问陌生人,“你谁啊?”

“你好,我是墨先生的助理,乔治。我代墨先生过来看看你的状况。”乔治说。

“那墨先生呢?”苏虹脸色顿时难看。

“墨先生有事来不了,非常抱歉,不过我想,我来也是一样的,毕竟也是墨先生的心意。”

苏虹气得肺都要爆炸!

一样?怎么会一样?她要见的人是墨羽怀!

“你把他的手机号码给我,我给他打电话!”

“不好意思,墨先生的手机号码不是什么人都给的。”

苏虹被气笑了,“你什么意思?你是觉得我是个不相干的人么?有你这样的助理么?拿着鸡毛当令箭啊?你知道我和墨先生是什么关系么就在这里自作主张?”

乔治拿着一张名片上去给她,“这上面是我的手机号码,有什么事你可以打我电话,我会传达给墨先生的。”

“滚开!”苏虹手一挥,把名片给挥开,“我只要墨羽怀的手机号码,你算老几啊!”

“既然不要,那我就不给了。”乔治也不生气,默默地收回名片。

苏虹很生气,但是跟这种人生气也没有什么意思,便压抑着自己的情绪问,“墨先生什么时候会来见我?”

“这个我不清楚。”

“你不是他的助理么?怎么就不清楚了?”

“墨先生忙的时候是没有时间的,自然不是我能决定的。”

“也就是说,你既不给我手机号码,也不让我见他咯?”

“不好意思,我说了,我的任务就是来代替墨先生来看你,别的不在我的职责范围内。”

“滚!给我滚!”苏虹气得脑袋都涨得痛。

乔治微微点头,“我去问下医生你的状况,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请好好静养。”

说完就走了。

苏虹直接将枕头砸过去,砸在了关闭的门上。

真是气死她了。

带着一颗雀跃的心等着墨羽怀来,结果来的是他的助理。

关键这个助理一点礼貌都没有,说话也特别的难听。

等见到墨羽怀了,一定要好好的告他的状。

然而到了第二天的时候,来的人依然是助理乔治。

苏虹都已经气得要冒烟了。

“墨羽怀呢?”

“不好意思,墨先生还在忙。”

“也就是说,等我出院了,我也见不到他咯?”

“如果你能出院,这说明你的身体已经没事了,这是好事,墨先生知道了,一定很高兴。”

“可是我一点都不高兴!”

“为什么?”乔治居然如此问。

苏虹气得都要结巴,“你说为什么?因为我要见墨羽怀!”

“我去问医生你的状况,没事我就先走了。”乔治说完转身走人。

苏虹就不相信自己见不到墨羽怀,当下午医生来检查她的身体状况时,她就躺在床上呻吟。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头又开始疼了。是不是我的脑震荡有后遗症啊?不行,我觉得我的问题变得严重了。”苏虹手捧着头哎哟哎哟地叫。

医生忙给她转到监察室去检查。

也没检查出什么来。

但是苏虹就是头疼,还嚷着是后遗症。

“那天我坐了那个人的车,他要负责任的。”苏虹这么对医生说。

医生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便只好打电话给墨羽怀。

墨羽怀正在墨宅,这两天手受伤乔以沫不许他去公司,他就享受着乔以沫的关切,在家里修养起来了。

手上的手机响,拿出来看了眼来电显示,是来自医院的。

“我是墨羽怀。”墨羽怀接听。

“你好墨先生,那位病人忽然间头疼得厉害,还说你要负全责的,你要不要过来看一下?”医生问。

墨羽怀微敛眸光,语调平静,“当然是我负全责,该用的药都用上,打针吃药,不要替我省,她想住多久都可以,钱我立刻让人去交。还有,不要把我的手机号码给任何人,否则,我可是会不高兴的。”

“是是是,这个我知道。”

打完电话后,医生就把话跟苏虹说了,钱全部由墨羽怀负责。

苏虹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本来嘛,她就是想见到墨羽怀的人的,这样一来,不还是没有达到目的么?她反而要在这里一直住着,还打针吃药?她可不想受那种皮肉之苦。

“你把墨羽怀的号码给我,我自己跟他说。”苏虹说。

医生歉意,“病人的资料没有经过他的允许是不可以外露的,这是医院的规矩。”

早晨公司里开完会乔以沫就给元可可打电话了。

开会的内容就是关于元可可要开新漫画趁热打铁的事。

对于这种事,公司都会先征求作者的意思,如果作者不想画,那也是没办法的,不是强制性的。

如果想画,那就要倾尽全力了。

“开新漫画么?”元可可问。

“对啊,公司的意思是,你现在这本这么火爆,可以带动一下下一本,你觉得呢?我是随便你的。张姐也说了,看你自己的想法,如果没有好的心态就开,那也是不成的。不过张姐还说了,带动的那本,就算是成绩一般般,对你的待遇还是一样的。”

“张姐这是对我太自信了。”元可可笑着说。

“我对你也自信啊!不鸣则已一鸣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