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口舌之争

小说: 魔君再就业日常 作者: 九偲 更新时间:2019-10-09 22:17:27 字数:2201 阅读进度:428/434

二人说完不久,众人便察觉一道气息迅速逼近。

千抬眼看向来人,神情一怔。

钟尧

他今日穿了一身暗红法衣,不同于上次的素净,鲜活的颜色将通体的嚣张狂傲显得更加生动。

钟尧斜眼扫过两位“仇人”,声音没什么温度地招呼道,“甘前辈。”

甘景华显然对他十分了解,同行天宗的印田一般,完全不介意对方冰冷傲慢的态度,热切地笑道,“钟兄弟来了。”

千讶异地眨眨眼,钟兄弟

这二人的关系貌似有些密切呀

然而钟尧十分不给甘景华面子,依旧是那副不咸不淡的模样,“嗯。”

这个反应着实惹恼了其他三位化神,仲姗更是冷声道,“钟家子弟可真是了不起,见到前辈半点礼数都没有。”

舒宁宁和韩修睿虽然闭口不语,但从细微的表情中来看,对他的态度也十分不满。

钟尧眸色一深,视线轻飘飘地落在仲姗身上,露出一个近似嘲弄的微笑,“阁下有意见”

“你”仲姗气得双颊泛红,眼睛死死瞪着对方。

钟尧的恶劣性子,西洲的修士便没有不知道的,可以说在外人眼中,他就是人厌狗憎的对象。但碍于钟家财力雄厚,其一母同胞的姐姐又是下一任家主的有力人选,别人就是再如何厌恶他,也少不了给上几分面子。

更何况,这位钟公子出手大方,同他一起组队历练,少不得要占些便宜的。

仲姗出身五流世族旁系,因着资质不错,也是被族里人捧大的修士,素来脾气骄纵。从前听闻钟尧的事迹后,她便一直嗤之以鼻,今日初次相见,对方又着实没有给她面子,是以出言嘲讽。

却不料,此人竟然可恶至此

不过钟尧这样的身份,即便她再如何恼怒,也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否则要给族里和自己惹来天大的麻烦。

仲姗努力平复下怒火,这会儿动不了他,可不代表宝山试炼中也做不了手脚。

这不知天高地厚的钟尧,自己定要叫他知道什么叫做修为辈分

“哈哈,钟兄弟能来就好。”甘景华生硬地打着圆场,替他介绍起几位队友来,“这位仲姗道友,脾气直率些,你们都不要往心里去。”

仲姗和钟尧都没有给他面子,表情嫌恶地别开头去。

甘景华也不觉得尴尬,指着另外二人道,“这是舒宁宁和韩修睿。”

“还有梁庚学和千,他们俩是道侣。”甘景华又对着他们说,“钟尧兄弟,想必各位都认识的。”

韩修睿笑吟吟地出声,表情却有些浅淡,“原来甘道友和钟公子是旧识,关系竟然这般亲密”

钟尧凉凉地翻了个白眼,不发一语地靠着树干发呆。

甘景华则同其他人解释,“在下和钟家子弟有旧,故此认识钟兄弟。好了,这些都不重要,大家都是为了试炼才凑到一起的,共同努力才是正事。”

舒宁宁同意他的话,惆怅地叹了一声,“也不知此次试炼,器灵要怎么折腾我们”

“依照往届宝山试炼的难度来看,最后只有二三十人能够进入万宝山寻宝。”韩修睿接话,“过程必然是十分凶险的。”

“这里有五人能够进入万宝山就算大获全胜了,万一器灵缩小名额,那才是真正的麻烦。”仲姗阴阳怪气地开口,话里话外地把两位元婴排除在外。

梁庚学眉头微皱,不善地扫了她一眼,到底不屑同一介女子逞口舌之快。

他不说话,钟尧却毫不客气地讥讽,“要真是如此,仲姗大娘岂不是白来一趟”

“混蛋,你喊谁大娘呢”仲姗花容变色,怒得额头爆出青筋来。

任何女子被认辱及年纪和相貌时,大抵都是这个反应。

无论她是凡人,还是修士。

曾被称作“大姐”的千,凉凉地咂咂嘴。

横竖当时他唤自己一声大姐,已经是给口下留情

“当然是你啊。”钟尧嗤笑道,“多大年纪了还学人家装嫩,穿得跟只土鹅一样,俗里俗气。”

仲姗肤白,穿一身黄衣正好,越发显得肌肤白嫩,偏被他戏称是一只鹅,当即怒得七窍升天。

“钟兄弟,你别胡说。”甘景华连忙缓和气氛,“仲姗道友肤白貌美,这身打扮最是合适不过。”

“两千岁的人,穿得跟二十岁似的,哪里合适了。”钟尧依旧不依不饶。

“混蛋”仲姗暴怒,情绪暴走般放出威压,兜头盖向钟尧。

男修依旧带着那副欠揍的表情,嘲讽地看着对方。

化神威压对他无用,上一次梁庚学动手的时候,千就发现了。

仲姗眸光一闪,更是怒得不可压制,当即口不择言地吼道,“不愧是出名的败家子,一身的宝物还不知收敛,今日我就要你的命”

“呵,就凭你”钟尧讥笑。

“仲姗道友冷静一下。”甘景华无奈地摇摇头,对于劝服钟尧这件事彻底放弃,直接用元力压下仲姗,“宝山试炼开启在即,务必以大局为重。何况文青山脉修士众多,道友可千万要想清楚啊。”

后面一句话就是威胁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钟家的宝贝疙瘩下手,是不是真的能承担得起这个后果。

仲姗满腔怒火瞬间熄灭,她忿忿地抿紧嘴唇,势不如人的情况下,容不得她这般招摇地打杀。

她冷哼一声,走到几步之外。

韩修睿和舒宁宁默然不语地旁观,尤其是舒宁宁悄悄退后几步,完全没有想和这种人对上的意思。

千同情地扫了眼仲姗,气成这样还不能发泄,太惨了

“大姐看得有趣吗”冷不丁地,头上响起这么一句。

千眨眨眼,冷静地退开几步。

梁庚学神色一变,挡在她身前,冷着脸看向钟尧。

甘景华刚刚放下的心,瞬间提了上来。

他心累地叹了一声,这个小子究竟要得罪多少人才算数,想当人大舅子就要忍受这种折磨吗

正要出声打哈哈,便闻千轻笑着说道,“一口一个大姐,倒不知钟道友年方几何,竟然自信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