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1章 你到底是谁

小说: 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作者: 红唇含刀 更新时间:2019-08-15 22:50:28 字数:2255 阅读进度:1592/1601

“死到临头了还装比,妈的给我先往他腿上弄两枪,先让他舒服舒服,等把他女朋友弄来在搞死他!”

小马牙齿紧咬,眼中满是癫狂。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他的那些跟班手拿着枪,狞笑看着我应声,似乎手里的枪下一秒就会扣响。

面对着千钧一发的紧张时刻,我竟然毫无反应,就好像我前面的不是几根枪,而是几个**的模特一样。

我当然不是被吓傻了,也不是真的胆子大到了这样的程度,而是我有底气!

“打,给我打,还等什么,妈的我先来!”

小马恶狠狠的就要扣下扳机

“唰!”

空气中突然响起一阵破风声!

几乎是与此同时,小马发出一声惨叫!

他手里的枪咚的一声掉在地上,而他捂着自己的手腕,在不停的哀嚎

在他手腕的位置,『插』着一把锋利的小bǐ shǒu。

这种bǐ shǒu的式样很独特,跟我手里握着的这把有点像,可是却要更小几分。小bǐ shǒu有点像是武侠中的飞刀,不过还要比飞刀更大些。

这种大小的飞刀,我是用不来的,虽然我领悟能力很强,学习的也很快,可是仍然无法驾驭这么小的,一寸短一寸险,这种武器,需要下的功夫是难以想象的。

这bǐ shǒu,正是方少白的独门武器!

我的嘴角翘了起来,他果然没让我失望

“刷刷刷!”

几乎是同时,又是几下破风声,这废工厂内的惨叫也是一声连着一声。

那几个握着枪的人,手上同时多了几把飞刀,而且连位置都是差不多!

这简直近乎神迹了

我的眉『毛』跳了跳,方少白的水平,似乎越发的精进了啊!

“谁!谁干的!”

小马疼的满头大汉,他来回的张望,可惜他看的方向,并不是方少白所在的位置

他可能想不到,方少白会从大门口大摇大摆的走进来。

在那几把枪被除掉之后,单凭剩余的人,对我已经没有威胁了。

工厂的正门口,有一道身影由远及近,光从他背后照过来,将他的脸藏在了阴影里面,影子在他前方拉长,画面极其有电影感。

我差点笑出声,方少白别的没学会,这装比的架势倒是学了个十足十。

他单手点了根烟,眯着眼睛吸着,半长微卷的头发盖在他眼睛上,那潇洒不羁的态度,很有浪子的范儿。

可惜,此时废广场里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根本没有人去注意他,他这番作秀,算是白给了。

方少白显然也注意到这点,他的动作变得有点僵硬,他深深的吸了口烟,将剩下的一半扔到地上碾灭,随后才慢慢吐出烟雾。

冲着我的方向,他笑着说:“这次你要怎么谢我,要不是我的话,你可就捐这儿了!”

他这一开口,终于吸引了那些人的注意力,小马紧张又疯狂的大声喊:“你是谁!你是来救他的?你他妈也是警察?”

“恩以前算是吧。”方少白好像在跟老朋友聊天一样:“可惜啊,现在不是了。”

“我他妈管你是谁,你敢自己来,就是给他陪葬,还楞着干嘛,把枪捡起来干啊!”

小马额头的汗顺着脸往下淌,他的脸『色』满是惨白,看起来已经陷入了疯狂。

“呵呵。”方少白伸出一根手指,冲着小马晃了晃:“你说错了一件事情哦,我呢,可不是自己来的。”

说完,他伸手两只手拍了拍,清脆的拍手声过后,工厂外面慢慢响起一阵细碎而又有规律的脚步声。

“沙沙”

脚步声整齐的就像就是鼓点,慢慢的变大!

就算是逆着光也能看的清,废弃工厂的大门口,一大片黑影,慢慢变得清晰!

粗略的看过去,人数怕不是上百!

也幸亏工厂的门口够大,要不然,人们估计都进不来。

密密麻麻的人涌进废工厂,站在方少白的后面,他们基本上都穿着黑裤子和紧身背心,『露』出来的肌肉结实又有力量感。

方少白一挥手,他们立刻全部停住脚步,立在了方少白身后。

这些看起来像是顶尖公司出来的保镖模样的人,就是这段时间以来,我和方少白在安水与莱西做的努力。

我们在莱西开了好几家拳馆,以这个为幌子,让曹老狗等人无法发现。

而这些整天不是在健身就是在练拳的兄弟,就是我和方少白,在安水这个步步危机的地方,安身立命的底气!

他们整整齐齐的站在方少白的身后,一言不发,可是那无形的压力,却像是暴风雨即将到来的雨云一般,压得小马等人喘不过气来。

这些人都是我提前叫过来的,我当然没有这么托大,经过这几天的打探,我知道清河镇已经从里到外都烂透了,我自己一个人肯定不会轻易的以身犯险。

所以我早就给方少白打了招呼,让他带人过来帮我,为了尽可能的安全起见,我还让他多带了点人。

刚才躲在箱子后面的时候,我已经看见了方少白给我发的消息,所以我才会如此的有恃无恐。

小马早就没了刚才的那股疯癫劲,在这个他的大本营,满打满算也才二十几个人,而且还有小一半都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就算他人数翻倍,看见这些平时练拳练的锋芒毕『露』的小伙子在们,估计也得马上给跪。

更何况现在,他额头上的汗更多了,刚才可能是疼的,但现在更可能是吓出来的。

他眼睛圆睁,连眨都不敢眨一下,他的嘴唇都是一片惨白,若是仔细观看的话,就能发现,他的嘴唇正在不停的抽动,他的眼皮,也在跳个不停。

“这次来的太急,所以呢也只能带这么点儿了,怎么样,没让你太失望吧。”

方少白看着小马,微笑着说,他笑的特别客气,语气也很客气,可是听在小马的耳朵里,估计可能比死神的低语更加让他感到战栗!

“咕噜”

小马咽了口口水,慢慢的转过了头,眼神惊慌的看向我,声音颤抖又无助的说:“你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