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扮猪扮过了

小说: 权色声香 作者: 权色声香 更新时间:2015-01-23 16:33:25 字数:3594 阅读进度:40/893

秦绵心中早认定李权没有真才实学,对自己所说毫不在意,双手环在胸前,冷冷地看李权怎么下台。『推荐百度/棋-子*小/说/网阅读』

李权现在却是胸有成竹,**丝脾性上来,装作抓耳挠腮的想着,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已经有见不惯李权的才子嚷嚷起来,冷嘲热讽地问李权“到底行不行?”之类的话。

但这些想看李权笑话的人注定是失望的,只见李权支支吾吾的开口了: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秦绵姑娘,李某这首《春晓》可还要得?”

李权故作生涩地念完,众人听得还不是很连贯,有人再重复了一遍: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一片沉寂,就连池塘里的锦鲤都察觉到气氛不对,浮在水面,动也不敢动。

“太……太好了!”最先回神的是柳松。这位文学界的泰斗人物一生见过多少优美绝伦的诗词?但在这一刻,却激动得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此时虽没有太多的动作,但内心却像是得到了心爱玩具的孩子,彻底疯狂了!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春晓?好一个春晓!”

所有人都震惊了,就是身后的夏茹都露出了兴奋而又难以置信的表情,这可不是自己的代笔,自家老爷竟能作出堪称千古经典的佳作来?

而作为当事人,秦绵的表情也极为精彩。若是别人作出如此诗作,秦绵肯定会心生崇拜,就此倾心也说不定。但从李权口中说出,感觉却那么不真实,或者说让人难以相信!

李权要的便是这种效果,暗道这娘们儿刚才竟敢嘲讽老子,现在轮到老子打脸的时候了。开口问道:

“秦绵姑娘,我已经以春为题的做了首小诗。你看是不是该兑现自己的承诺了?”

“不……不可能!这一定不是你自己作的。不可能!不可能!”秦绵神色慌张,俏丽的脸蛋多了一份红晕,分外诱人。连声的不可能倒不是害怕兑现自己的承诺,而是现实跟预想的差距实在太大,才有了这般过激的行为。

李权轻笑一声,挑逗似的看着对方:“方才姑娘说要敢作敢当,难道这话只对我李某有效,还是说秦绵姑娘美艳无双便可以不担当了?你口口声声说不可能,那李某再献丑一次,看看的究竟可不可能。”

李权话音一转,潇洒地打开折扇,眼光不屑地扫了眼在场众多才子,缓缓开口:“方才是有关春天的诗,李某就再来一首夏天的。梅子金黄杏子肥,麦花雪白菜花稀。日长篱落无人过,唯有蜻蜓蛱蝶飞。”

如果第一首《春晓》还显得断断续续,后面这一首便没有了停顿,一气呵成,能如此从容地作诗,非大能之人不敢为。而且,想这两首诗作的风格明显没有夏茹的婉转意境,再说是出自夏茹之手,恐怕是没人相信了。

众人被惊了个外焦里嫩,如此好诗,一首可说是妙手偶得,但像李权这样,一出两首,还皆为经典之作的,不说后无来者,但肯定也是前无古人了。

难道这李老爷真是天赋异禀、才高八斗的能人?但这样的能人怎么可以是个商人?但心思的细密的人都会发现,这李老爷作第一首诗分明是故作生涩,商人的奸猾彰显无遗,又怎么不是商人呢?

直到现在,李权才意识到以前语文老师的可爱,逼着自己背课文不说,还背了好多杂七杂八的古言诗词。那时候恨不得将语文老师扒皮拆骨。没想到穿越之后还有了用武之地,简直爽翻了。

李权尾巴都要顶破天了,轻摇折扇,意气风发,“诗意”上头,根本停不下来:

“哎,现在的是正入秋,秦绵姑娘说诗词乃应景而生,李某就不应景了。直接来首冬天的。咳咳……江上一笼统,井上一窟窿,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所有人都感觉是在做梦,李大老爷是被诗仙上身了还是怎么滴?句句经典,每一首都能作为传唱的佳作。而且风格意境不~以相同,像是不同人作出的截然不同的诗作,如此作诗闻所未闻!如果一个的奸猾的商人就有如此才学,叫这一众才子的脸往哪儿搁啊?

秦绵从未遭受过如此打击,俏丽的脸蛋儿已经煞白一片,但她还不肯接受现实,潜意识地为自己找了借口。

天下与春夏秋冬相关的诗词实在太多,指不定这李老爷是在哪儿看过别人作品,却不被众人知道。

秦绵轻咬嘴唇,低声道:“以四季为题的诗词太多,李老爷若能换一题,秦绵便心服口服。”

见自己随意的两首小诗就把众人唬得一愣一愣的,李权现在是越发的自信了。自己肚里的诗词可不止一两首,这次整个复杂点儿的,吓死这群土鳖三。

李权装模作样地走在湖心小径上,东看看西瞧瞧,好似再苦思冥想,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恍惚间,目光扫到了一直站在对岸的蒙面女子。

现在虽已入夜,光线昏暗,但那蒙面女子的白衣白裙还是的那么醒目。时隔这么久,她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的,就像是一座栩栩如生的石雕立在那儿,虽是清丽,却少有人注意到。

李权有了打算,折扇合拢,抬手一指蒙面女子方向。

李权现在是焦点,所有人的都随着李权手指的方向看去,不禁传来一沉低沉的轻呼声。众人大惊,竟是没人发现后院之后还有一位如此冷艳的女子,虽看不到相貌,但仅凭一个感觉便能断定这女子当是绝色美人。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蒙面女子的眉头轻轻皱起,有些阴冷地瞥了眼李权,然后巍然不动地闭上眼睛。

李权看着蒙面女子,摇头晃脑,开口吟道: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哗然一片!众人的心头像是被利剑刺透一般,张大了嘴,却发不出一个音符。这里的都是诗词行家,正因为都是行家才明白这首《蒹葭》的妙处。

李权不懂欣赏,但也知道这词可是家喻户晓的名篇,传唱千古。把它搬到现在的庆朝,一定也能得到人们的认可。而对面的女子也让李权非常在意,所以选择了这首《蒹葭》,希望引起对方注意。

可李权没意识到,这首《蒹葭》能传唱千年而不褪色,其美妙之处难以形容,让它出现在庆朝,对庆朝文学界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这一众才子在《蒹葭》面前只能自惭形秽,就如柳松这样的人物也都如朝圣一般地诗词记录之后,老泪纵横地欣赏起来……

李权很享受众人惊骇的表情,暗道原来扮猪吃老虎这么爽。

只是李权没感觉,自己这扮猪吃老虎扮得有些过头了!诗的确是好诗,不过诗中意境却轻浮了些,落在蒙面女子耳中,便自然而然地当成了对方在轻薄自己!

杀机隐现!

李权正准备享受众人追捧的时候,如石雕一样的蒙面女子突然动了,瞬间便化为了一道白影从水面飞速掠过,莲脚在水面轻点,如蜻蜓点水一般,只泛起了一丝涟漪,没半分水花,连水面的锦鲤都没有惊动。

与此同时,另一角落突然传来一声暴喝,如晴天惊雷,炸响天际,震得人耳膜生疼。

一个粗布衣服下人打扮的中年汉子,随着白衣女子的动作腾空而起,同样脚踏水面。这方的池水却像是受了爆炸,轰地一声,水面炸开,水雾漫天,像是一场如丝秋雨从天而降。

女子和汉子一前一后,速度难分,但两人的目标都是一样。

李权!

事情来得突然,众人都是肩不能抗的文人,没半点儿功夫,遭逢大变甚至都没做出反应。

只有李权因为修炼的缘故,或多或少的提升了一些感知力,发现有两人朝自己飞来。但发现了又怎样?两人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转瞬间就到了自己身边。汉子和女子一人一边,分别抓住了李权的两方肩头,场面归于平静!

“老爷!”夏茹被两人腾空时夹带的劲风推倒,坐到了地上,见老爷被不明人士抓住,失声惊呼。

“别过来!”李权一声大吼,知道的这两人都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哪是在场众人能对付的?

夏茹吓坏了,颤抖着从地上站起,头上的方巾掉落,瀑布一样的长发散开。立马就有人认出了这边是李家二夫人,当年名震天下夏茹。

但此时没人在意夏茹的身份,全都紧张地盯着突如其来的两人,纷纷退开,唯恐遭受池鱼之殃。

“出言不逊!找死!”蒙面女子的声音跟她的外表一样冰冷。但她抓向李权的手却没有用力,因为她能感觉到,对面其貌不扬的中年汉子极度危险!

中年汉子正是阿宽,此时的阿宽显得比较轻松,只以为对方是因为诗中之意略带不恭才引得女子暴起伤人,却不知道女子此行的真正目的。只是很平静得说:

“姑娘,一篇诗作而已,何必动了肝火?”

蒙面女子本就奔着李权而来,不杀他只是碍于总体计划。却不想这不要命的东西往枪口上撞,已经认定了对方是天下第一的大奸之人,现在又出言轻薄自己。前面几次动了杀机都没出手,这一首《蒹葭》便成了导火索,让女子升起的杀意不断升腾!

阿宽脸色变了,一切的杀机都逃不过他的感知,他敏锐的察觉到这次的女子心中的杀机不同之前,阴寒之意,有如实质!(权色声香../7/7907/)-- ( 权色声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