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年轻的司机

小说: 闪婚总裁溺宠妻 作者: 睿宝妈咪 更新时间:2019-03-07 18:09:23 字数:2627 阅读进度:21/363

第二十二章:年轻的司机

“太太好,我叫张博以后是太太的专属司机。”年轻人对着夏兮兮,露出一抹阳光灿烂的笑容来。

露出整齐的八颗牙齿,洁白如玉,笑容灿烂而阳光。

夏兮兮看着眼前的男子,对其也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说道:“麻烦,去中医院。”

“好的,太太。”男子连忙笑着应答,把车子打着火,朝着中医院的方向而去。

车子一路行驶而过,夏兮兮坐在窗边,看着窗外的街景一闪而过,心中愁绪万千。

妈妈的病……终于可以做骨髓移植手术了。

希望,妈妈的手术能够成功,也希望妈妈她能够早日康复,能够早日出院回家。

回家?

妈妈以后,断然是不能够,在住在那样的出租房里了。

夏兮兮想要和妈妈住在一起,想要就近照顾妈妈,不知道段慕辰他会不会同意自己这样做。

街边的风景一闪而过,看着那飞驰而过的景色,夏兮兮的心中就如同那飞逝而过的街景一样。

心中充满了,对未来的未知和迷茫。

迷茫着,自己能够和段慕辰,维持好这段没有感情的婚姻吗?

迷茫着,自己能够适应段慕辰,他所生活的这个圈子吗?

能够融入到,他生活的这个圈子里面去吗?

种种的迷茫和惆怅在夏兮兮的心头聚集,对于未来的道路,充满了未知和迷茫。

那些担忧和忧愁,就像是一块大石头一样,压得夏兮兮的胸口闷闷的。

此时,夏兮兮她对这段,完全没有感情的婚姻,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把握。

没有把握,她应能够付好,维持好这段婚姻。

都说豪门是非多,嫁入豪门的媳妇不好做,可是,段慕辰生活的家庭,可不单单的豪门那样简单。

为了,妈妈……

她签下,那份协议。

协议的内容,对她有很大优势,她看到的不是那些优势,而是能够救治妈妈的病。

她需要他的帮助,需要他帮她把妈妈的病给治好。

他在A市的人脉财力,都比自己这个一无所有的人强,妈妈如果有了他的帮助,一定能够战胜病魔的,一定能够打败白血病的。

白血病,对于她们这些人来说,是致命的癌症,可是对于他们那些有权有势的人来说,就未必是致命的癌症。

说不定,他还真的就有办法,能够把妈妈的病给治好呢!

夏兮兮不知不觉中,已经把段慕辰在她的心中看的如此的重要。

虽然这份重要,是来自与她的妈妈。

可,依然从一开始的那个,把他当成那个,知会强—奸自己的强—奸犯,到现在的,把妈妈能够活命的希望都压在他的身上。

过程,也是需要很大的……

车子很快来到市区,很快就在中医院的停车场停下。

张博把车子停好之后,率先走下车子,来到夏兮兮做的那扇车窗前,伸手一把为其打开车门。

夏兮兮从那被打开的车门处,微微探出身子,今天她穿的是一套米白色的洋装,这样的衣服必须要配上高跟鞋穿才行。

可是,夏兮兮她却不会穿高跟鞋,她的脚上穿着是一双白色的休闲鞋。

洋装配上休闲鞋穿,这样的穿着搭配方法,还是很多人头一次看到。

所以,当夏兮兮来到五楼白血病门诊大楼的时候,已经一路接受过了,很多人们异样的目光。

有人则是认为,对方可能时间太赶,都没有时间来换一双合适的鞋子来。

有的人则是认为,人家就是故意要这么穿的。

没有看到人家这样穿,依然很漂亮吗?

很漂亮吗?确实是很漂亮。

夏兮兮人本就张的很漂亮,圆圆的鸭蛋脸,是众多整容界的女子们,争相追捧的想要的那种脸型。

长长的睫毛,圆圆的如同黑珍珠般的大眼睛,长相是毋庸置疑的,主要是以前的夏兮兮,她从来都不注重打扮自己。

所以……

此时夏兮兮脸上,已经是布满了细密的汗水。

从下车开始,从走进这座大楼开始,夏兮兮就开始一路小跑着,一路小跑着来到了住院部缴费处。

她心里着急,心里担心,担心妈妈的病情,既然人家医生都说了妈妈今天做手术,那妈妈的病定时不能够在拖下去了。

她现在就要先把妈妈的医药费给交了。

她想到了,今天妈妈可是要做骨髓移植手术的,在做手术之前费用是必须要提前交齐的。

现在,夏兮兮就一路小跑着来到了住院部的缴费处,直接对着那坐在收费处后面的人开口说道:“你好,我要缴费。”

说着从自己的包包内,拿出了昨天段慕辰交给她的那张黑金卡,对面的人一看到是一张黑金卡,忙站起身来双手接过了那张黑金卡。

在夏兮兮把需要缴费的单子交给对方的时候,却被对方告知,妈妈的手术费用,已经在昨天晚上十点的时候交过了。

妈妈的手术费已经交过了,夏兮兮的脑海中只回应这几个字,在她的脑海中久久无法离去。

交过了,交过了,竟然交过了。

这、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到底是谁?把妈妈的医药费给交了啊!

夏兮兮手中拿着那张黑色的金卡,独自走在通往妈妈的病房的走廊上,心中一直在想着到底是谁把妈妈的医药费给交了的问题。

是他吗?

真的是他吗?

夏兮兮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那张黑色金卡,如果是他……

那这张卡,又该怎么说呢!

昨晚,自己可是说了要找他借一些钱,先把妈妈的医药费给交了,妈妈的病已经不能在等下去了。

想不通这些,夏兮兮已经不想了,她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妈妈的事情重要。

至于是谁交了妈妈的医药费的事情,等到妈妈的手术做完之后,她在找人亲自问一下不就知道吗?

如果,真的是他给妈妈交的医药费,那这张黑金卡自己就不能要了。

自己就要把这张黑金卡还给他。

自己本来就是为了妈妈的病,才决定签那份协议的,现在妈妈的手术费已经交了,自己就不能够再去要人家给的这些钱了。

这些钱,她是不打算用了。

走进妈妈的病房,秋思彤第一个就看到了自己,立马上前拉着自己的手开口说道:“兮兮,你总算是来了,阿姨的手术定在上午的十点,如果你再不来阿姨她可就要进手术室了。”

秋思彤看到了夏兮兮,那一身不同的穿着,可是,聪明的立马她选择,没有在此时开口说出来,有些事情有些疑问,还是不要当着的阿姨的面说比较好。

下意思的,秋思彤把夏兮兮身上的那些转变,想到其它的方面去了。

想到了……

她知道兮兮这段时间,为了阿姨的医药费东奔西走找了很多分兼职,也找了很多工作来做,也找了很多要好的同学借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