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脸红心跳

小说: 闪婚总裁溺宠妻 作者: 睿宝妈咪 更新时间:2019-03-07 18:10:34 字数:2616 阅读进度:209/363

第二百一十六章:脸红心跳

口中一直在不停地道歉,身子却还不老实,试图从华诚的身上起来。

在华诚的身上来回的移动。

“别动。”华诚闷声开口,声音中很是暗哑低沉,带着一丝压抑,一丝迷人心智的缱绻味道。

可是,心急如焚的邱思彤,却丝毫没有听出,别动,他让她别动?

这都什么时候了,她怎么能够不动呢?

她还要赶回去呢?

这可怎么行?

她还急着去问那件事情呢?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邱思彤还要起身,却……

“啊!好痛!”刚刚起了几次没有起来,再次想要起来的时候,却一下子扯到了自己的头发。

原来自己的头发,竟然缠在了他上衣衬衫的纽扣上,刚刚邱思彤突然用力拉扯到了自己的头皮。

“都说了让你别动,现在好了,知道痛了吧!”华诚那双温润如玉的眸子里,此时却是一片笑意,还有一丝丝淡淡的心疼,隐藏在里面。

隐藏的无人能够发现。

刚刚她的头发被扯到了,应该是很疼吧!要不然她也不会痛呼出声了。

呃?

原来,他刚刚叫自己不要动,竟然是这个意思,自己的头发缠在他衣服的纽扣上了,他刚刚为什么不早点说?

现在害的自己,刚刚头皮被扯得那么痛。

头发被缠住了,邱思彤只好趴在华诚的身上,伸手要把自己的头发从那刻纽扣上解开。

可是这样的一幕,落在大堂内其他人的眼里,完全就变了一种说法,远距离的他们,根本就看不到邱思彤的头发被缠在纽扣上面了。

也看不到,此时的邱思彤的手,是在解救她的头发。

他们只看到邱思彤的手,此时正在华诚医生的身上乱摸,那个女人她竟然对华诚医生上下其手……这是众人心里的心里话。

看到邱思彤的手,竟然在华诚胸口处的纽扣上来回的移动,他们都震惊的……

全都是一幅不敢置信的样子,看着邱思彤,心想这个女子也未免太大胆了。

竟然在这里……就直接来把人家男人的衣服。

就算她心急,也不能这么急吧!至少,你也要到酒店开间房啊!

现在……这大庭广众,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做出这样惊世骇俗,伤风败俗,有伤风化的事情来。

就算这个世界在开放,人家还是接受不了……

世风日下,世风日下,真的是世风日下啊!

有几个看不过去的人,就在那里学着古人,唉声叹气。

“唉,那个女子到底是谁啊?她怎么这么的不要脸,竟然在这里……”

“不知道是谁,不过应该是我们盛世的员工。”

“就是,她的身上带着我们公司的职员工作证。就是不知道她是那个部门的?”

“嗯,我们轻轻地把这个画面给拍下来,到时候在找出来这个人不就行了。”

众人窃窃私语的声音,还有手机偷偷地拍下的画面,电梯门口正在努力奋斗的两人丝毫不知。

解了半天,都没有解开,华诚的心中也着急了。

“你到底行不行?”就在刚刚,邱思彤没有解开,就换做华诚来解。

可是,华诚弄了这么久,也没有弄开邱思彤的心里不免也有些着急。

华诚听到邱思彤口中的话,嘴角抽了抽,相信只要是个男子都有不愿意听到这几个字的。

行不行?

这简直就是对男性的一种侮辱,而且,从她口中说出的这些话,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别急,马上就好了。”华诚要不是怕她的头皮被再次扯到了,他有必要这样……

听到华诚的话后,邱思彤又趴在了化成的身上,耐心地等了一会,头发终于被解救出来了。

一得到自由,邱思彤就立刻从华诚的怀里站起身来,怀着突然空落落的感觉,让华诚有过短暂的不适应,好看的眉毛轻轻地拧成一团。

“对不起,我有急事就先走了。”经过刚刚一番折腾,邱思彤也认出了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那个给兮兮妈妈做手术亲自主刀的男子。

心中差异非常,想要为刚刚的事情道歉,却因为自己眼下还有十万火急的事情,不得不马上离开,只好匆匆和他道歉。

华诚并没有开口,看着她如一阵风地就要往外冲,心中也知道她是有急事在身。

“你去哪?我送你。”伸手拉住要走的邱思彤,摇了摇自己手中的车钥匙。

由于对方是认识的人,邱思彤并没有对他方案,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是个医生,从小在邱思彤的心中医生大夫都是好人。

救死扶伤,白衣天使,他们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是坏人呢!

从小,她就对这样职业的人很有好感。

心里想着,自己现在出去,也要去打车,而且现在还是打车的高峰期,计程车也并不好打,还不如让他送自己一程呢!

等到这件事情结束之后,自己在好好地感谢他吧!

还有,她也要为刚才的事情,亲自为人家道歉,毕竟刚刚的事情可都是自己的不对。

想通了这一切,邱思彤就笑着答应了下来,像华诚报了一个地址,就和他一起出发了。

车子在小区门口停下的时候,邱思彤并没有邀请华诚进去,这里对她来说并不是她自己的家。

她又怎么可能会邀请他上去呢!

“谢谢你开车送我。”车子停下,对着驾驶座上的男子真诚的开口,说完那句话她就想要打开车门下车。

“你打算怎么谢我?”

邱思彤开车门的手一顿,有些没有饭反应过来,刚刚自己那样说也不过是客气一下而已,自己确实有想过要好好的感谢他的。

可是,他有必要现在就要知道吗?

看她呆愣,华诚轻轻笑了起来,对着邱思彤伸出手来。

“……”邱思彤。

满脸的疑惑不解,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要找自己要什么?

难道是要送自己来这里的车费?

就在邱思彤要打开自己钱包,给他拿钱的时候,男子又笑了。

“你在做什么?想要给我车费?”眉眼含笑,笑的如沐春风地看着邱思彤。

邱思彤心中不解,难道他刚刚不是那个意思,那钱包的手一顿,不解地看向华诚。

“把你的手机给我。”

邱思彤听后,呆呆的把自己的手机送到了华诚的手中,只见男子那双握着手术刀,骨节分明五指修长的手指,在自己的手机轻轻点了几下,又再次把自己的手机还给自己。

他?

她刚刚好像是听到了手机响了?

拿起自己的手机看了一下,发现自己手机上,已经存了一个陌生的号码。

“这是我的手机号,你不是说要感谢我吗?以后,就给我打这个电话吧!”看着邱思彤呆呆傻傻的样子,华诚心情大好,嘴角勾起一抹迷人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