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大结局

小说: 闪婚总裁溺宠妻 作者: 睿宝妈咪 更新时间:2019-03-07 21:04:39 字数:4644 阅读进度:363/363

第二条,由警察人员出示的的一份资料,在那份资料上发现了华诚当天乘坐的那辆车子的刹车上有王丽的指纹,这也就直接证明华诚的那辆车子的刹车是被王丽给破坏的。

第三条,是由医院方面提供的一份监控,监控里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女子鬼鬼祟祟的进入华诚的病房,还有她匆匆逃离开车离开的画面,画面里她离开所开的车子就是她的那辆红色的法拉利,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在半路上出了车祸。

医院方面还拿出那晚从王丽的手里截下来的那管药水,经过医院化验证明那是一种剧毒药水,只要把那管药水注入人的身体下药,老爷子吃过后当天是病发住院。

第四条里去,那人不会超过五分钟就会立即死亡。

从以上几条,都足以证明王丽的故意杀人罪成立,最终法院判处王丽故意杀人未遂成立,判处无期徒刑。

王丽当天就被警察给带走了,王丽生的儿子华析因为知情不报以包庇罪同样逮捕拘留,女儿对他们母子所作的事情倒是毫无所知,不过已经长大懂事的她却在也不好意思见她的哥哥,整个事件中要说受伤最深的就是她了。

两边都是她的至亲之人。

伤害哪一方,她的心里都备受煎熬。

……

王丽被判处无期徒刑,终生都将待在监狱里,众人脸上的阴郁这才一扫而光,准备迎接段慕东和洪芊芊的婚礼。

可是,众人谁都不知道,要想迎来洪芊芊和段慕东的婚礼,还在等上几天,现在他们将迎来的是段慕辰和夏兮兮二人的婚礼。

早上一大早,段慕辰就把还在睡梦中的夏兮兮给抱了起来,拿着一个超大号的毛毯把人从上到下,从头到脚全部给包裹起来。

夏兮兮昨晚实在是太累,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睡着,今早就更没有精神起来了,迷迷糊糊中也不记得昨晚段慕辰在她耳边说的是什么。

总之好像是要带她去哪里玩的事情,困的她眼睛实在是睁不开,也就任由段慕辰这样抱着他出门了。

婚纱店内,众人看到段慕辰以这样露面的方式出现在这,大家脸上神色各异,诧异,惊愕,不敢置信,外界流传都说盛世集团的总裁宠妻如命,那妻子当自己的眼珠子护着,很宠爱的他的妻子,这些传言一直都没有人亲眼看到过。

现在,亲眼看到堂堂盛世集团总裁,竟然像抱着孩子似的,把自己的妻子给抱进婚纱店内化妆结婚的人还是头一个呢!

看看,谁家的新娘能够和眼前的这位比,竟然还在人家总裁大人怀里呼呼大睡,嘴边还流出了幸福的液体?

“呼呼呼……”夏兮兮紧闭着双眼,嘴里还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店员一脸尴尬地看着段慕辰不知道要怎么做,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段先生……”店员踌躇着开口。

沙发上,段慕辰怀里抱着夏兮兮姿态优雅地坐在那里,听了店员的话眉头轻轻地皱起来。

就在那店员以为,段慕辰会直接叫醒夏兮兮的时候,他却直接开口了:“你们的动作都放轻一点,我太太还在睡觉不要把她吵醒了。”那位店员听到段慕辰口中的话,直接被他的话给雷的外焦里嫩的傻傻的站在那里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一再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不是要化妆结婚吗?

怎么还要她们动作小声一些不要把他太太给吵醒了?

“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就在店员心里泪奔的时候,段慕辰的声音又接着响了起来,店内所有的化妆师在听了段慕辰的化妆都在心里腹语,她们还能够做什么主角还都在他的怀里睡觉呢?

最后,店员们无奈只得全部去做一些准备工作,希望今天的那位准新娘能够早点睡醒。“呜,我这是在哪?”

睡了半个小时才醒来的夏兮兮,睁开一双睡眼朦胧的眸子疑惑地看了看抱着自己的段慕辰和自己身上的毛毯,又抬头看了看四周的地方,大脑有过短暂失灵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是应该在自己房间里睡觉的吗?

怎么一觉醒来就在这里?

伸手想要拿下盖在自己身上的毛毯,却被段慕辰给叫住了:“别动,等下再弄。”她里面可没有穿衣服,还穿着最晚的睡衣他可不想自己的女人被别人看到穿着睡衣的样子,特别是旁边还有两个男人在场。

夏兮兮低头看了一下的衣服,也给吓了一跳支支吾吾地开口:“这,这,发生什么事情了?”

她能够不害怕吗?

让谁看到自己穿着一身睡衣出现在这里,都会被吓到好不好?

“早上,我叫你起床的时候你还在睡觉我怎么叫都叫不醒,为了怕时间赶不上我就只好把你给抱了过来。”段慕辰有些做错事怕夏兮兮会生气的小声凑到夏兮兮的耳边说道,天知道夏兮兮睡觉起不来到底是谁的错?

“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夏兮兮还没有回过神来,这和刚刚的问题有什么关系,而是傻傻的直接开口问道。

这时,婚纱店的服务人员拿着一件总共精美的婚纱走了过来:“夏小姐,我们先到那边去试一下婚纱吧,接下来我们也好做发型……”

夏兮兮直接被店员的话给说愣住了,眼睛呆呆地,怔怔地看着段慕辰,眼神里有惊讶,震惊,惊喜……

“今天是我们的婚礼。”段慕辰目光温柔地注视着夏兮兮,口中吐出让夏兮兮觉得是世上最好听的话语。

婚礼。

没有女人不希望有一场浪漫绚丽的婚礼,可她和段慕辰夫妻这么多年,却一直都没有正式地办过婚礼。

和段慕辰和好后,她的心里也曾经幻想过自己的婚礼,幻想过段慕辰会给她一个难忘的婚礼。

没有想到,幸福来得竟然这么突然?

夏兮兮怔怔地看着段慕辰,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段慕东看到她那激动的神情后对她温柔地笑笑无声地说了三个字:我等你!

然后,夏兮兮就又化妆师带进去化妆,段慕辰也进入了一旁的更衣室内开始换上他的新郎礼服。

……

一大早,洪芊芊得到夏兮兮今天结婚的消息时,也被这突然的消息给惊了一下呆愣过后,就立即着急火了得起床口中大叫着她要做兮兮的伴娘。

幸好,她的肚子现在还不睡很明显,穿上伴娘的礼服也看不出来。

段慕东一直在旁边胆战心惊地,看着她发疯似的在房间内急的团团转,担心她一个不注意会伤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姑奶奶你慢点!伴娘的礼服一早就给你准备好了,你和兮兮是什么关系她结婚这么可能不请你坐伴娘呢,慢点来慢慢来千万别伤了肚子里的孩子。”段慕东拿着洪芊芊今天要穿的衣服,一手小心地扶着她在穿上坐下,一手就要去帮洪芊芊换衣服俨然一个妻奴的角色。

“哎呦,我说你倒是穿快点啊!今天兮兮结婚我这个伴娘可不能迟到了,都怪你,昨晚你就应该告诉我的害的我现在这么的赶……”

段慕东一边给洪芊芊穿完衣服和鞋子,伸手就去洗手间帮洪芊芊把牙膏牙刷给准备好,卧室内还能够听到洪芊芊那叨叨不停的抱怨声。

说起来也奇怪,缘分这个东西就是这么的奇怪,几个月前让谁都无法相信,他们二人现在竟然是这样的相处模式。

医院内,邱思彤和华诚也得到了消息,华诚的身体还不能够移动自然不能参加他们的婚礼。

不过,邱思彤这个好友却是一定要参加的。

医院内,华诚饭病房外有一道纤细的身影在门口不断地徘徊,心中好似有什么拿不定的主意一样久久不定。

病房内,华诚和邱思彤的声音还在继续:“等我出院了,我们马上就办婚礼。”华诚有些赌气地道,邱思彤手中削着一个红彤彤的苹果听了他那略带赌气的话,不好奇地瞪了他一眼道口中小声地嘀咕道:“谁要嫁给你了,连个求婚都没有。”

邱思彤的声音太小,华诚他根本就没有听到一心还在为刚刚自己的想法觉得很棒,出院后他也要立马像思彤求婚然后结婚,在赶紧生一个孩子出来,他们几个兄弟里他也不能落后他们太多了。

邱思彤把手中的削好的苹果地道华诚的手里,然后就收拾一下东西离开了。

走廊外,邱思彤看到那个一脸憔悴脸色苍白的小姑娘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那些事情都是她妈妈和哥哥做的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心里也知道,她是无辜的,所以的事情和她都没有关系。

可,当她真正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心里还是不知道要如何来面对她。

毕竟……尴尬还是很尴尬的。

“夏小姐,我能和你说会话吗?”华蓉小声地有些不敢去看邱思彤的眼睛,当她知道妈妈和二哥对大哥做出那些事情的时候,听到心里是痛苦的。

现在,妈妈和二哥都得到了他们应得的,她也打算离开这里以后都不打算回来了。

她没有脸去见大哥,从小大哥就一直对她那么好,没想到妈妈他们竟然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对大哥做出了那样的事情,两边都是她的亲人她不知道该怎么开面对,更觉得没有脸去见大哥。

临走之前,她只想见见这个大哥喜欢的女子,想和她说些话。

“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邱思彤没有回答的她的问题,而是直接开口问道,不怪她实在是她不知道要和她说些什么。“我要走了,去法国。以后都不会回来了,以后大哥就拜托邱小姐照顾了。”华蓉小心翼翼地看着邱思彤神色很是复杂,眼神里有自己妈妈和二哥做出的那些事情感到的羞愧和内疚自责,还有对华诚的深深歉意和心疼:“我……我想为我妈和二哥向大哥说声对不起。”

这一刻,邱思彤看着她觉得她也是一个可怜的人,当她妈妈做出那些事情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顾及到她的感受。

平时,她和华诚的关系最好,如果王丽当初能够顾忌一下她心里的感受也就不会有后面那些丧心病狂的事情了。

“华蓉,这句对不起你应该进去亲自给你大哥说,你妈妈个二哥做的那些事情却是对不起大哥。你们是家人啊,是最亲密的家人啊怎么能够有这么狠心的家人呢?”邱思彤觉得华蓉的对比起应给进去亲自给华诚说,毕竟她不是华诚不能代替他,王丽对华诚和他爸爸做出的那些事情哪里是一句对不起就能够抹除的,伤害一句造成怎么能够一句对不起就能够抹除呢?

“大……嫂,我……我不敢。我也……没有脸去见大哥,对不起,我先走了。”华蓉的脸色憋的通红,匆匆说完那句话就逃也似的离开了。

邱思彤看着她逃也似离开的背影,鼻子忍不住有些发酸心里替华诚不值得,就是这样一个妹妹连亲自和他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如果……

相信,在华诚的心里,他还是宠爱着他那个妹妹的。

走了也好,这样大家也都不用因为生活在同一个城市,而相互见面感到难堪和尴尬。

在她没有完全走出自己的心结之前,相信她是不会回国的。

……

婚礼在一个大型的度假村举行,整个婚礼场地都被段慕辰布置成了洁白的百合色,如同段慕辰第一眼看到夏兮兮的感觉是如此洁白无瑕,整个场地上都散布着各种色彩的花球,背景墙是一片火红的玫瑰就如同段慕辰对夏兮兮的心一样,是如此的热烈。

四周音乐响起,是*中又不失欢快的《婚礼进行曲》。

在一声声的和旋中,在一片片的花海中,在亲朋好友们的祝福声中,夏兮兮身披婚纱挽着君陌的手臂朝着段慕辰一步步缓缓走来。

段慕辰的呼吸不由得一滞。

洁白的婚纱上手工绣制而成的花纹随着夏兮兮的脚步微微起伏,头纱上的钻石花冠熠熠生辉,而最美的却是这套婚纱的主人——夏兮兮。

那双纯洁明亮的眸子染上丝丝柔情,那恍惚花瓣般的嘴唇形成了一个美丽的弧度,那娇媚的身材玲珑有致,凹凸起伏。

所有的一切,在段慕辰的眼里是那么的美好,是最美好的存在。

这就是夏兮兮,是他第一眼看到就喜欢上的女孩!

段慕辰伸出手去去握住了夏兮兮的手,他们的两个人双手交叠。

夏兮兮凝视着他,眉眼含笑,深情缱绻。

属于他们的幸福才刚刚开始。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