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10章 冠冕堂皇

小说: 盛世风华之红颜乱 作者: 小凤三 更新时间:2018-04-18 02:23:14 字数:2357 阅读进度:1310/2552

云青岩眼鼻口,都充斥着鲜血,看起来触目惊心,像是受了重创的样子!

事实上,云青岩也确实受了不轻的伤创。

他没有轻敌,但一开始确实没有拿出全部实力。

这是因为螳蜈太恶心了,让他不愿近身,怕弄脏了身子。

但现在的云青岩,已经决定认真以待,抛开所有的外在因素。

云青岩左手持着起源剑,催到腰间的长发无风自动。

云青岩微微抬头,看向了苍穹之上!

此时,在苍穹上方,有一张血盆大口席卷而来,带着恐怖的杀气。

“仙帝真解第六式,空间乱流”

云青岩爆喝一声,恐怖的剑气席卷出去。

轰轰轰轰

真空瞬间震颤一片,螳蜈的血盆大口第一时间就被洞穿一道巨大的血口。

无数血肉飞溅,染红了大片天空。

“啊”螳蜈发出嘶吼,感到了撕心裂肺的剧痛。

云青岩不给它回神的机会,身影凌空而上,携带着无尽杀气。

“刺剑式”

手持长剑的云青岩,直接穿过螳蜈的肉身,在螳蜈的小腹处,洞穿了一口大洞。

“倒剑式”

“挑剑式”

“灭剑式”

“悬空剑式”

还不到十多个呼吸的时间,云青岩在螳蜈巨大的身躯上,留下了无数伤口。

恐怖的血水,如同瓢盆大雨,从天空倾泻而下。

“啊啊啊”

螳蜈不断发出嘶吼,每一声都撕心裂肺。

“虚空大手印”猛地,云青岩又幻化一只大手,从数万米的高空盖了下来。

轰隆隆!

伴随着毁天灭地的爆破声响起。

螳蜈已经被轰到了,地底千余米的深处。

肉眼看去,只见到一道触目惊心的五指形状的天坑。

云青岩两手持剑,猛地刺向螳蜈的背上。

螳蜈此时还是蛟龙状,随着起源剑刺入,一条血色龙筋被挑了出来。

嘶啦!

云青岩猛地一甩,一条长达千米的龙筋,从螳蜈身上抽了出来!

只是这龙筋,刚接触到真空,就化为了臭气熏天的粘液。

动用秘法变成蛟龙的螳蜈,也在这一刻化成了本体。

云青岩强忍着呕吐的冲动,身影飞向高空。

“虚空大手印”

“虚空大手印”

“虚空大手印”

短短几个呼吸内,云青岩接连动用了数十次虚空大手印。

整片大地,都被轰的震动不已。

螳蜈的肉身,被拍成了肉糜,所以生机皆毁,死的不能再死。

“终究还是无法对它动用吞天冥诀”云青岩嘀咕一声,身影凌空而立,大口大口地喘气。

如果可以,下次遇到螳蜈这样的对手,云青岩宁愿绕道而行。

太恶心人了!

此时,已经撤退出不知道多少万米的人群。

看到云青岩凌空而立,而四周静悄悄一片后,全部都傻眼了。

“张张弈晨不会已经杀掉螳蜈了吧?”

“整片天地都没有动静,螳蜈极有可能已经死了!”

“派几个人过去看看!”

十七个天字辈的学员,马上派了一部分真仙境的学员前来一探究竟。

这些真仙境的学员,没敢靠近云青岩,停在了十余万米外。

“螳蜈竟然真的死了”

“化为肉糜,连全尸都没能留下”

看到螳蜈死状的真仙境学员,无比抽了一口冷气。

他们没有逗留,第一时间回去报信。

“什么?张弈晨真的杀掉螳蜈了?而且还将螳蜈拍成肉糜”

十七个天字辈的学员,接到手下人的报信后,不由都呆若木鸡。

震惊过后,十七个天字辈的学员,面色又都难看了下来。

云青岩连螳蜈都能杀死,他们拿什么去跟云青岩争夺圣药?

“恩?你们说张弈晨在舔舐伤口?他虽然杀了螳蜈,但自身也受了重创?”

十七个天字辈的学员,两眼全部都一亮。

“走,我们过去看看,如果张弈晨真的瘦了重创,我们未必没机会得到圣药!”

十七个天字辈学员,带着浩浩荡荡的人群,原路折回。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圣药所在的区域。

圣药所在的山峰,已经化为了废墟,只剩下以圣药为中心的一块区域,还完好无缺地保存着。

淡淡的香气,从圣药上涟漪而出,吸入鼻中令人一阵神清气爽。

云青岩于虚空踏步,在一众目光的注视下,走到了圣药面前。

“再过两个时辰就天亮了。”云青岩低声嘀咕了一声。

天亮,同时也代表着圣药成熟,到了可以采摘的时间。

“张师弟,你没事吧?”徐威是所有人里面,唯一一个没有撤退的。

“还好,咳咳受了一些伤。”云青岩说话的时候,控制不住地重咳了一声。

“果然重伤了!”

看到这一幕,十七个天字辈的学员,眼中都猛地一亮。

“张师弟,你已身负重伤,不如先回学院养伤吧!”马上就有一个天字辈的学员,用关心的口吻说道。

“是啊张师弟,养伤之事,刻不容缓,我派一些人,护送你回学院!”

“张师弟,白骨林危机重重,既然重伤了,就不要再逗留了。”

包括黑无常在内,在场的天字辈学员,都关心地看向云青岩。

云青岩若有深意地看了他们一眼,说道:“小伤而已,不碍事!”

“面色苍白,眼鼻口都挂着血迹,气血也虚弱无比,这怎么是小伤!张师弟,你要是再这么倔,我这个当师兄的,可要用强的把你带回学院了!”

“没错,张师弟是我们天玄学院的未来,决不能出现意外,张师弟要是不听我们劝说,可别怪师兄们强行带你回去了!”

十七个天字辈的学员,都舔了舔舌头,一脸关心地看着云青岩。

“虚伪!”

“你们不就是担心,张师弟会抢了圣药?至于说那么冠冕堂皇吗?”

徐威一脸鄙夷道,随即与云青岩站在一块,看向了十七个天字辈的学员。

“徐威,你怎么说话的?圣药本来就是能者居之,张师弟若是凭借本事夺得圣药,我们自然会为张师弟感到开心!”“但是,张师弟现在的情况,明显不适合角逐圣药,对张师弟来说,现在最好还是回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