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手术即将开始

小说: 少帅:你老婆又来骗人啦 作者: 江陌南 更新时间:2019-06-12 13:30:10 字数:2317 阅读进度:584/1232

“是的,有你的配合,我准备安排明天下午给他手术。”

医生谨慎地回答,看着眼前安然无恙的病人,俞微恬松了一口气,自己总算没有耽误救治一条人命啊。

关于针灸止血的作用,俞微恬也是在古医书上无意中看得的,之前确实从未曾在人体上做过实验。

这次在现场参与手术,亲眼目睹一切,给了俞微恬极大的启发,再加上现场亲自操作,让她对这一技术更有信心了。

因为是开颅手术,银针进入脑子的什么部位,这些部位对制住出血点有何作用,医生什么时候抓住时机手术的,她都一一看在眼里,有了更加深刻的体会。

如此一来,俞微恬的心里有了很多想法,她现在只想回去好好记下这个医案。相信以后这一针灸之术可以在开颅术中发挥巨大的作用,甚至可以开通一个独立的、小门类的学科。

俞微恬心里这么打算着,不知不觉酒店就到了,玛格丽塔回酒店就去照顾克里斯了,宝莱已经睡着了,俞微恬又到赵侠的房间和他道平安之后,也洗漱一番,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手术虽然不是什么体力活,但是俞微恬直到此时放松后才发觉,观察一台手术不比跑五公里、十公里更轻松,巨大的精神压力,消耗了大量的体能,她一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俞微恬睡得很沉,是肚子饿的咕咕声,把她催醒了,俞微恬起床的时候,发现宝莱也不在房间里了,估计又找舅舅玩了,她看一了下腕上的手表,指针已经指向了9点半,竟然睡得这么熟。

俞微恬觉得很诧异,她起床洗漱一番,发现头发丝里还残留着昨天手术室里消毒水的味道,于是又洗了个头。

折腾了一通,俞微恬去敲赵侠的房门时,就听见里面传来阵阵笑声,原来赵侠又在给宝莱讲故事,逗她开心。

赵侠把门打开,看到俞微恬神经气爽的样子,便问道:“休息好了吧?昨天晚上看你很累的样子。”

“休息好了,下午有完全足够的体能参加手术。”俞微恬自信地道。

赵侠含笑点点头,为自己的外甥女感到骄傲,这就是他姐姐的女儿,姐姐虽然早早过世了,但是留下这孩子,确实聪明过人,而且赵侠深深的觉得,俞微恬越来越有父亲当年行事的手段风格。

“赶紧吃饭去吧,这都几点了。”

赵侠对俞微恬道。

俞微恬不知道舅舅心里暗中给他做了一个好评,便问道:“你们吃了吗?”

“我们早吃过了,姐姐我一早起来才八点,然后到楼下餐厅吃了好吃的烙饼,你也可以尝一下。”宝莱满足的介绍道。

俞微恬笑了笑,摸了一下她的小脑袋,就到楼下餐厅吃东西了。

不知不觉,时间又到了中午,俞微恬让赵侠带着宝莱去逛街,她因为要准备手术,而且是给老格列佐夫的手术,便不敢出去闲逛,还是留在酒店里养精蓄锐。

酒店的房间,因为宝莱不在,显得很安静,俞微恬拿了本医书翻看学习。

在欧洲的时候,她买了很多原版的医书,这些都是宝贵的知识财富,在湖州想要买这样的医书是不太可能的,还要托人到欧洲买,而且不一定买得到。

看着书,时间过得很快,罗杰契夫到点准时出现,玛格丽塔依旧随行,罗杰契夫已经习惯了俞微恬出入都有一个这么酷酷的保镖紧跟着。

他们一行人到医院的时候,俞微恬觉得今天的气氛和昨天不太一样,格列佐夫神情严肃,穿着一身灰色的西装,没有打领带,衬衫的领子敞开,故意想做出随意的样子,但他深沉的神情下面,隐现着紧张。

看来,这个外人看起来残暴的社团老大,也有自己的软肋,也有自己脆弱的一面,这个软肋就是他对父亲的亲情。

俞微恬也没有和他过多的寒暄,只是简单的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倒是格列佐夫自己凑上来,没话找话的道:

“我听说昨天晚上的手术很成功,主要是你的针灸止血之术发挥了大作用。”

“我只是没想到昨天会是人体试验手术,还好成功啊,不然我要内疚一辈子。”俞微恬道。

格列佐夫听了,哈哈一笑,说:“为了医学的进步,总是要有人做出牺牲的。”

俞微恬心想:怎么你不拿自己的父亲做牺牲了?

当然这话她不能说出来,只是淡淡的点了下头,格列佐夫似乎看出了她内心的不满,道:

“我要的只是我父亲百分之百平安无事,你能肯定他手术后就会醒过来,恢复健康吧?”

“我只能肯定的是,我可以止住手术中他的出血的情况,至于能不能恢复健康,那要看医生的水平了。”

“医生的水平肯定没有问题,他是全俄罗斯最好的脑科医生。”

格列佐夫颇有信心地道。

“如果是这样,那我们两相配合之下,手术的成功率就大大提高了。”俞微恬道。

说话间,手术室已经准备好了,病人也从重症监护室推进了手术室,格列佐夫一脸紧张,在老格列佐夫推进手术室前,他还用力的捏了一下父亲的手,似乎在给他鼓励。

俞微恬这时候倒是受到了些触动,觉得格列佐夫这个人再坏,心底也还有残留的一丝柔情,应该不是一个坏的特别彻底的人。

这种感觉让她对做好这台手术,更有一种人性的考量在里面。这种微妙的感觉能够左右她参加手术的心情,势必激发她更加全力以赴。

她看了一眼格列佐夫,正好格列佐夫也看着她,喃喃道:“一切看你了,拜托!”

俞微恬蛾眉轻舒,作为一名医生,最不能向患者家属承诺的,就是我们能保证治好你,所以俞微恬此时的表情是淡淡的,看不出有什么变化。

格列佐夫目送着俞微恬娇小的身影消失在手术室里,心情也是十分紧张,焦躁不安地在手术室外走来走去。

在他心里,其实是无法承受父亲手术失败的结果。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少帅:你老婆又来骗人啦》,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