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二章 喜极而泣

小说: 少帅:你老婆又来骗人啦 作者: 江陌南 更新时间:2019-06-12 13:34:56 字数:2245 阅读进度:922/1232

喜极而泣

许阿英没想到自己能在手套厂里找到工作,后来她听说手套厂的老板竟是俞微恬,开始她还不敢相信,她害了俞微恬,俞微恬应该恨不得把她挫骨扬灰才是。

而且她总觉得经常来巡视的查美英,应该也认得出她,不过查美英对她和其他女工一样,没有什么区别对待,她还暗暗警惕了好久,生怕俞微恬使用别的手段来阴她。

然而,不久后小狗子就被查美英排到妇女协会捐助的一所小学里上学,徐阿英也在手套厂领到了第一个月的薪水,25块法币。

徐爱英直到这时候才明白,俞微恬是真的放过她了,并不想追究她。

徐阿英心里内疚不已,暗暗后悔,如果人生能够重来,她一定不会这样伤害俞微恬,只是不知道俞微恬现在身体怎么样?

听史密斯大夫说,市面上已经没有了治疗结核病的特效药,徐阿英心里忐忑不已,万一俞微恬真的因为她传染的病不治而亡,这辈子她都没脸见人了。

为了俞微恬,康思馨把婚礼都推迟了,因为康思馨曾经和俞微恬说过,要让俞微恬做她的伴娘。

随着俞微恬的康复,康思馨自然要俞微恬履行这个诺言。她的婚礼便开始积极筹办起来。

不过,这个筹办过程当然不需要俞微恬参与,她到时候只管美美地做伴娘就是了。

沈清池出了月子,扔下孩子,直接跑到俞微恬的宅子里,二话不说,先是抱着俞微恬狠狠地大哭了

一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们两个要生离死别呢,哪里知道这是劫后余生的快乐。

俞微恬虽然不是脸上会现大喜大悲之人,但是架不住沈清池抱着她一通哭,也忍不住抹起的眼泪。

两个人哭完,傻乎乎地相对一笑,然后沈清池又自圆其说,抹了把眼泪说:“我们这是哭什么呀?”

俞微恬笑了说:“我也不知道你哭什么?看你那么傻,一直哭,为了不让你显得太傻,我陪着你哭。”

俞微恬说完,两个人忍不住相视对着笑,一会儿哭,一会儿,这会的确像两个傻瓜一样。

俞微恬大病初愈,这个年代,肺结核几乎等同于绝症,一般的老百姓根本治不起这个病,只能拖着耗着,有奇迹般痊愈的,但大部分就是这被病拖死。

好似俞微恬这样不在乎钱,只在乎有没有药能够医治的患者毕竟还是少数。而如今俞微恬所接触的人群,大多是和她一样上流社会阶层,这些人有钱但也是最贪生怕死的。

所以按道理说,欧少帅的未婚妻生病了,再加上俞微恬本身还在湖州政府任职,病愈之后应该有人络绎不绝地来探望才是,然而,大家知道她得的是传染病,谁心里也没有底,不晓得俞微恬到底是不是真的好了?

万一俞微恬其实病未全好,只是对外界假称说好了,那去探望俞微恬岂不是多了一个被传染的机会?

因此,大家都谨慎小心,或者说装作不知道俞微恬病愈回家这回事,门前冷落车马稀,自然有其原

因,俞微恬过了几天也就知道了个中因由了。

所以沈清池她们这几个闺中好友能来探望她,她就觉得很满足了。

“你呀,也不怕我病好没好全就跑来了,你现在还得喂孩子呢!”

俞微恬笑着责怪康思馨。

“要不是坐月子,我早就去医院看你了。我才不怕呢,咱们是什么关系?我知道,如果是我病了,你也会来看我的。”

沈清池不服气的反嘴道。

俞微恬心里清楚的很,这就是沈清池对她的态度,这就是情比金坚的友情,这辈子她们都要不离不弃的。俞微恬觉得自己从没有一刻感到这么幸福和富足过。

赵侠把赵家的财产交给她打理的时候,她只有沉重的责任感和压力感,对财富她最大的享受就是:再也不用战战兢兢、处心积虑地搜集财富,可以利用财富为所欲为,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

那时候,她并没有现在这种富足感。

然而直到拥有欧柏霖的爱情,沈清池她们的友情,俞微恬才觉得自己真的很富有。

俞微恬有些苍白的脸上微微泛起红晕,道:“咱们别一会哭一会笑了,你刚坐完月子情绪不能起伏太大,待会儿该影响到孩子吃奶了。”

俞微恬劝住了沈清池,然后又打电话约康思馨和雁南到她家来,让罗芙太太做一桌正宗的西餐款待她们。

罗芙太太的手艺没的说,正儿八经的西式大厨。西方的菜虽然中方的厨子也容易学会,但是,毕竟每种饮食都有它的文化底蕴深藏其间,因此,要做出西餐的精髓了也并不容易。

康思馨和雁南接到电话便随后赶来,到俞微恬家碰头时,才发现她们俩都带了鲜花过来,不约而同,康思馨买的是一大捧的月季花,雁南带来的是淡粉色的香槟百合花。

虽然白色的花象征着纯洁,但是这种喜庆的日子,还是用红色的花来代表比较合适。

两个人进屋后把花插在俞微恬客厅的水晶瓶,顿时整个房间都因了这些鲜花而显得明亮生动起来。

“微恬,你这段时间,好好在家里休养身子吧,城北的事情我听说欧少帅都整治得差不多了,现在也没有流氓地痞欺负女性的现象发生了。至于那些犯病的,都及时进行了治疗。”

康思馨的父亲在军政府里任要职,因此这些小道消息,他也是知道一些的,因为康思馨是俞微恬的好友,所以康再兴回家也会把这些相关事说给康思馨听,这也不是什么军事机密。

俞微恬听了心里微微一动,她倒没想到欧柏霖在背后默默做了那么多事,却从来不邀功请赏。想必在欧柏霖心里,只是觉得能把善后的事做好,自然没有人打扰俞微恬就行了。

俞微恬要不是听康思馨说,也不知道欧柏霖竟然在背后做了那么多。

怪不得回到家之后,妇女联合会那里也没有人来打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