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四章 主动不成

小说: 少帅:你老婆又来骗人啦 作者: 江陌南 更新时间:2019-06-12 13:35:50 字数:2276 阅读进度:994/1232

主动不成

雁南摇摇头道:“你说的对象是郑向前吗?哎,说起来我也很丢丑,咱们是好姐妹,也不怕你们笑话,郑向前一直犹犹豫豫、吞吞吐吐的,我都主动暗示他两三次了,可是他从来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

我觉得他对我的爱没有那么深,自己真是够丢脸了,该主动的都主动了,但是他从来没有给我一个准信。或许,我和他是没有缘分的。”

雁南嘴上这么说,但是仍然心有不甘。

俞微恬知道郑向前是个不错的上进青年,自从他去国强律师事务所上班之后,领到第一个月的实习薪水,就把俞微恬的钱打到她的银行户头上了。

郑向前打给了她十块钱,相对五千块的欠债,十块钱微不足道,但却是郑向前还债的最大诚意了。

因为他现在在实习期,一个月也只有25块底薪,如果他没有其他收入的话还了,还俞微恬十块钱,剩下15块就要在湖州生活一个月,日子过得肯定捉襟见肘。

不说别的,租个房子,至少一个月要五块钱,吃喝度用,出门乘个电车或者黄包车,如此算下来15块不太够用。

俞微恬想到这,突然心里一动,夺雁南道:“男人嘛,都是想着立业再成家,郑向前是个有担当的男人,我想他不肯答应你,是不是因为他现在还穷?”

于是俞微恬把郑向前每个月还她十块钱的事说了一下,一个月如果只有15块钱的生活费,确实很惨,别说结婚了,找女朋友也花销不起呀。

如果郑向前这时候谈恋爱,总得陪女朋友压压马路,逛个街,买点礼物什么的吧,那这些费用以郑向前的脾气不可能让雁南支付,就算雁南不会让他全出,至少他也得负担大半部分。

谈恋爱对他来说,此时是额外的负担,会不会是因为如此,他才不肯答应呢?但是心里又对你还有好感,所以才不会完全拒绝?

俞微恬这么对雁南分析道。

她觉得郑向前的情况和之前追康思馨的那个冰淇淋男子完全不同,那个人从衣着打扮上来讲,应该是有实力、有财力的。

而郑向前则是经济不宽裕,应该不是象那名冰淇淋男子那样,欲擒故纵,玩着恋爱欲拒还迎的游戏。

雁南听了,恍然大悟,心情一下子就好转了许多。

俞微恬这时候突然道:“郑向前他不是实习律师吗?律师要获得高收入,重要的是要有业务提成,我的公司里有好多的法律业务,可以介绍他做兼职。”

雁南听了大喜道:“没错,这是一条路,还有,其实他的文章写的不错,我是不是可以建议他投稿多挣些稿酬呢?”

投稿的话,雁南的父兄都在《湖州日报》,郑向前的稿子,如果她稍微打个招呼,应该就很容易过

稿。

郑向前的文章她也见过,文笔犀利,言之有物,只要稍加修饰,发表在报上,完全没有问题。

而且最重要的是稿酬很高,一般200多字到500多字的文章,最高的可以有二十到八十块法币的收入。

美国的纽约时报,一个字就是一美元,所以在国外,一个好的作家,生活是很宽裕的,远远超于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

“对,咱们先让他把钱赚了,然后再看看他对雁南的态度如何?如果他有了钱还是对雁南暧昧,若既若离,那就说明他对雁南并不完全是真心,雁南就可以彻底放下他,去相亲了。”

康思馨自从结婚之后,脑子似乎也好使了很多。

几个人想了好多办法,雁南心定了许多,然后又道:“我到底去不去相亲?”

“当然不要去,我告诉你,现在相亲的对象只会让你觉得怀疑自己的水平。”

康思馨说的都是自己惨痛的经验教训,雁南听了,便领会地点点头说:“行,那我就和家里推辞不去。”

“别相信相亲还能给你介绍什么好对象,要么就是离婚的,要么就是死了太太,要么就是身体有残疾的。

哎,一言难尽啊,血泪经历,这些都是我经受过的。”

康思馨先鞠一捧同情之泪。

至少她还得到了一个好结局,嫁给了周永强这么正直慷慨的男人,而且,周永强的家人也很讲道理,周治国都不和他们掺和住一起,这让康思馨感觉嫁人和没嫁人没什么区别,甚至嫁人之后生活得更舒服了,因为没有母亲整天唠叨她。

这时候罗芙太太刚烤好的蓝莓曲奇饼,给大家就咖啡,美食驱散了雁南心头的阴霾。

晚餐,她们也留下来,罗芙太太做了好吃的披萨饼大餐,把大家都吃得赞不绝口。

宝莱这一年里个头窜得很快,腿伤治好之后,她恢复了爱跑爱跳的本性,每天和克里斯的两个弟弟玩得不亦乐乎,足球,篮球,她都有所涉猎,现在个头猛的蹿到167公分。

俞微恬觉得,这姑娘能长到1米7多。

玛格丽塔刚查出怀孕了,因为有孕在身,她不再担任俞微恬的随身警卫,怀着孩子,枪林弹雨,不方便她发挥。

欧柏霖另外派了出色的女卫跟着俞微恬。

随着欧总督重新接掌湖州军权,在他的铁腕治下,湖州暂时呈现出一副和平的景象。

虽然有倭人虎视眈眈的压力,但是日子总不能不过吧,湖州作为水陆物流集散地,只要没有战争,商业活动就一直是红红火火的。

而在乱世之中,这里的红火尤显可贵,吸引了大量的百姓前来投奔这里。

人流带来物流,物流又让整个城市焕发了生机。

俞微恬甚至觉得,如果再这样发展下去,只要不爆发大规模的战争,湖州在过十来年或许就能赶上

像南京那么繁华。

当然,愿望是美好的,路是要一步一步走的。

第二天,雁南在午饭的间隙,约郑向前出来吃午餐。

郑向前克制着内心对雁南的爱慕,一起吃完午餐,见雁南要付账,赶紧道:“账我已经结了,我是男人,吃饭这种事,自然是我付账,你不要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