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外婆的事

小说: 少帅:你老婆又来骗人啦 作者: 江陌南 更新时间:2019-09-06 01:18:31 字数:2590 阅读进度:1034/1232

俞微恬订婚后,本来大家都急着给他们办婚礼,只是她病后身体还未痊愈,欧柏霖舍不得催她,只想等她身体养好了再说。

没想到接下来又出了很多事,而且随着倭人的虎视眈眈,步步紧逼,国内的气氛越来越紧张,欧柏霖军务上的事情也越来越多,抽不出时间,婚事也就拖了下来。

不过两个人都彼此明白对方的心意,倒也没觉得谁轻慢了谁。

反正欧柏霖现在回湖州都是住俞微恬的别墅,和结了婚也没什么两样。

而欧柏霖这位去艺术从军的前画家,其实身上还保留有艺术家的某些浪漫气息,比如对于婚事,他就要求举办一个盛大、完美的婚礼,而这样繁琐的婚事肯定要有充足的准备时间。

如果时间紧张,就只能举办一个简陋的婚礼,所以两个人的婚事便一直耽搁了下来。

“我们倒也想快点结婚,就是都没时间。”俞微恬道。

大家都知道欧柏霖忙得像陀螺一样,他说没时间,那就是没时间,不带虚假的,便也没有再催促,因为她们都知道,欧柏霖是有多渴望和俞微恬赶紧成亲。

大家比较欣慰的,雁南最近气色好了许多,不再像以前那样消瘦苍白,她的面容又恢复了一些滋润,眼神里也有了不一样的光彩。

这样的雁南和从前比,又好像又有些不同。

康思馨索性直接问雁南:“你呢?有没有看上什么人,或者要不要我们帮你介绍青年才俊啊?咱们可是好姐妹,别和我说不好意思这几个字。”

雁南脸上露出了平静的笑容,道:“我这会儿还不想呢,马上要毕业了,我正在准备论文,等毕业了再说吧。”

“哦,你这么说是不想再继续深造了?”听话听音,康思馨倒是机灵。

“我想过了,年纪一把继续深造,其实也没什么意义,我准备毕业后休息一段时间,看看情况再说。”

雁南看来是想开了,大家听了很欣慰,不管她现在有没有男朋友,他能够坦荡地说起这件事,就说明她已经能够正视这件事了。

俞微恬庆幸郑向前在54号没有出事,要不然她这辈子都对不起雁南。

至于郑向前别后去了何方,俞微恬也没有再打听了。她知道不方便。装着什么都没发生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四个人散漫的说着一些闲话,时间过得很快,悠闲的一天又匆匆地流逝了。

俞微恬回到家,玛格丽塔大腹便便地在客厅里走动,她比康思馨怀孕早两个月,此时已经是7个月的肚子了。由于常年运动,所以她即便怀孕了仍然是矫健如飞,没有臃肿笨拙的样子。

因为怀孕,玛格丽塔戒了咖啡,改喝滋味浅淡的茶,没想到一喝她就喜欢上了,天天茶不离口。

“俞小姐你回来啦?”玛格丽塔打招呼道。

怀孕之后,玛格丽塔方便能做她的随身侍卫,俞微恬也考虑到她现在怀孕了,以后孩子小,她肯定得多陪着孩子。

从她去过的西方的经历来讲,西方人更注重对孩子陪伴的亲情,她不能因为自己而剥夺了玛格丽塔和孩子相处的宝贵时光,所以现在她也解除了和玛格丽塔的保镖合同。

欧柏霖派了其他的女性保镖在她身边暗中护卫。俞微恬则让玛格丽塔转职为家居保镖,负责家里的安全防卫。

这份工作更适合玛格丽塔今后的角色,能经常呆在家里。

俞微恬伸手倒了一杯茶,对玛格丽塔笑道:“今晚上和闺蜜聚会了。”

“真好,我以前在维也纳的时候也经常和自己的闺蜜聚会,有时候去泡吧,有时候去咖啡馆喝咖啡。”

玛格丽塔回忆起那些幸福的时光,眼神也开始散发也光采,随后又黯淡下来。

“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如果留在维也纳没有逃出来,十有八九都落入了纳粹的敌手,现在十之八九都不在人世了。”

一说到这些,俞微恬和玛格丽塔都有些心堵,两个人盯着窗外细密的小雨,好久没有再出声。

和平和安宁有多重要,一个国家富强有多重要,俞微恬纵观古今中外,深有感悟。

罗芙太太端了新做的奶酪蛋糕上来,对俞微恬和玛格丽塔道:“你们尝尝吧,刚刚出炉的,可好吃了,这是我们家祖传的配方,外面是买不到的。”

香喷喷的蛋糕就着热茶,让她们心头的忧愁稍稍化解。

春节很快就到了,大年三十中午那一餐是祭拜要先祭拜祖宗的。

祖宗牌位前的供桌上,摆了一桌子吃食,有请祖宗过年的意味。

俞微恬注意到,除了外公和母亲的牌位,今年和往年不同的是,外公的身边还放了一个新的灵牌,上面写着“肖铃兰”这样的名字。

俞微恬看着那新的灵牌,好奇地问赵侠:“舅舅,这个灵牌是谁的?”

“傻瓜,她是你外婆。”赵侠道,“但也不能怪你不知道,以前我从来没有提过她。”

“我之前就想问你了,不过又想着你都不和我说,肯定有什么原因,也就一直忍着没问了。”

俞微恬总算有一种要解开心中谜团的感觉。

每个人都有母亲,要不然难道舅舅和她母亲难道是从石缝里蹦出来的吗?

但他们为什么会闭口不谈外婆的事呢?

俞微恬就想不明白了。不过好歹她现在知道自己的外婆叫肖铃兰了。

“之前我一直不知道她是死是活,直到今年,我觉得她到现在都没有再回来了,应该是死了吧,所以就给她做了个灵牌,要不然她孤魂野鬼的,没有人祭拜,没有人供奉怎么办?”

赵侠叹了口气道。

“怎么?外婆的下落连你也不知道吗?她是失踪的?”俞微恬十分意外,她没想到竟然会得到这个答案。

“其实你外婆在你外公过世前就已经失踪了很久。是二十多年前你外公带她去俄罗斯做生意的时候失踪的,那也是你外婆第一次和你外公出国。

后来想起这件事,你外公就后悔万分,不该带她去俄罗斯那么鱼龙混杂的地方,结果一去你外婆就丢了,找不到了。

你外公在那里足足找了半年多,什么线索也没有,花最大价钱的钱找,也没有发现她的踪迹。

后来你外公不死心,每年都要去俄罗斯一趟,做生意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去找你外婆。

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后来他也就死了心,却一直没有再娶。家里才有只有我和你母亲两个孩子。

你想要是你外婆没有失踪,我肯定会有多几个弟弟妹妹,怎么可能就和姐姐两个相依为命?

后来姐姐也不在了,就剩我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还好还有你陪着我。”

赵侠感叹地说起前事,俞微恬听了不由一阵唏嘘,没想到外公和外婆还有一段生离死别、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