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5

小说: 网王第九片云 作者: 独爱八重樱 更新时间:2015-08-03 09:56:00 字数:3644 阅读进度:36/63

悠扬的琴音从音乐教室里荡漾出来,修长的手指在钢琴的黑白键上行云流水,悬浮在空气中的细小尘埃缠绕着四分之一音符跳着双人舞步,在一个八拍又一个八拍中,时间静谧的等待离席。

琉璃眉头紧锁,心神不定,手冢国光不动声色的侧脸,在教室的走廊上一次一次的在她的身边经过,那时刻琉璃的心像缓慢的钟摆一样来回,左一下,手冢国光,右一下,兰德儿。

捅破窗户纸的后果不是狂风雨雪的倒灌,却是所有的心思和那些懵懵懂懂,若有似无的情绪从那裂缝中泄漏出去,慢慢的,最后变成满满当当的空虚感。

最后一个音符完美落幕,阖上琴盖,琉璃作下决定。

网球场上,手冢停下动作,抬头望向那间消失了音律的教室。

“怎么了,手冢?”不二问。

“没什么。”

第二天

“大事件,大事件”桃城风风火火的跑进网球部,超大的嗓门配合着听到小卖部里所有面包都被卖光了的惊恐表情,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桃城,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大石保姆一下子绷紧了神经,祈祷全国大赛期间千万不要再出什么岔子。

“我看,MOMO一定是考试不及格。”菊丸有点幸灾乐祸。

“嘶,笨蛋”海棠对着桃城露出了鄙视的眼神。

“蝮蛇,你这是什么眼神?”桃城像被点了炮一样,冲着海棠抡起了拳头。

“嘶,笨蛋。”战火一触即发。

所有人摇摇头,又来了。

“在球场喧哗的人,跑操场20圈。”不愧是青学的神,手冢永远有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啊,等一下部长,我说完了再去跑。”桃城一把拉过龙马,勾着龙马的脖子紧张兮兮的问,“越前,你知道吗?”

“什么啊,MOMO前辈?”龙马被挂的有点难受。

“琉璃,琉璃转学了。”

桃城的话像从水底翻涌上来的气泡,争先恐后的冒出水面。

“而且,是转去冰帝。”

啪的一声,破开。

“不是真的吧”向日岳人震惊无比的看着眼前的笑容可掬的人,要不是他到二年级的班级找凤,怎么会遇见这个意想不到的人。

“向日,你眼睛睁那么大,好象金鱼哦。”琉璃笑嘻嘻的弹了弹向日的额头,虽然他的表情很可爱。

额头上的轻微疼痛告诉了向日岳人,他并没有在做梦,穿着冰帝制服的琉璃确确实实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向日前辈,琉璃是今天刚转到冰帝的,我也大吃一惊呢”凤说,今天早上班导介绍有新同学转学进来的时候他还想怎么会有人在这种时候转学,当看到琉璃笑着朝他打招呼的一刹那,凤知道他的震惊一定不比向日的少。

“哇啊啊琉璃,真的是你,你来冰帝真是太好了”向日一个激动抱住了琉璃,全然不顾周围诧异的眼光。

“……向,日。”反到琉璃被看的不好意思。

“啊,我要去告诉侑士。”向日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搭档,放开琉璃‘嗖’的一声,跑走了。

真是行动派啊琉璃感叹。

两秒种后,

“琉璃,中午一起吃饭啊”向日去而复返,两眼因为激动还是兴奋,显的光彩异常。

“好……知道了。”琉璃应到。

又‘嗖’的一下……

“那个,凤,向日好象是来找你的吧?”琉璃望着空空荡荡的门说。

“好象……是的。”

其实还没到中午,在向日的宣传下,忍足和迹部还有宍户他们就前前后后不约而同的来‘参观’过琉璃了,迹部见到琉璃的时候还一脸非常满意的高深莫测的表情。三年级的学长们频频出现在二年级教室,而且是冰帝瞩目的王子级别的人物,只为一个新的转学生,这让琉璃的大名以流感传播的速度,传进了冰帝每个女生的耳朵里,以至于琉璃无论走到哪里,议论、探究、嫉妒、怨恨的视线犹如芒针在背,刺的琉璃头皮发麻。

中午,冰帝的学生餐厅。

琉璃一手拖腮一手食指轻扣桌面,斜昵着一桌子的人。

好,很好,非常好,整个网球部的正选们都来了,就连那个只知道睡觉的某只也被拖来,爬在桌子上继续流口水。琉璃已经看到今天晚上她的名字将出现在多少个小人身上,接受着千锤百砸万针扎心之苦。

不过,女生天生是虚荣的,被人妒忌也是实力的体现,妒忌指数越高,说明魅力指数越高,被女人嫉妒男人爱慕,才是一个成功女生该有的青春岁月啊琉璃美滋滋的想。

“琉璃要吃什么呢?”向日坐在琉璃边上殷切的问,打断琉璃的胡思乱想。

琉璃瞄了眼餐牌,说:“意大利牛肉面,面要煮七分钟,牛肉炒的不能太嫩不能太老,颜色要成红褐色,番茄要用小番茄去皮,芝士要用柔滑的White Mold Cheese,并且要把每个番茄刚好包裹到四分之三,恩,就这样吧。”

“……”周围安静三秒种。

“想不到琉璃对美食也是精挑细选啊。”忍足忍笑说到。

“如乡随俗嘛。”琉璃耸了耸肩,比起红酒烩牛肉、樱桃蚬、香煎鹅肝、香橙蛋奶酥,她还算客气的。

“听明白了,照着去做。”迹部对着侍从发号施令,可眼光却直直的看着琉璃。

“是,少爷。”侍从令名退场。

是的,侍从,放眼全冰帝,就他这位少爷吃个午饭还有人在边上伺候着,简直缺乏自理能力,琉璃在心里鄙视了一下。

“对了,琉璃,班长给你的社团申请书填好了吗?”凤牵出话题。

“没有哩。冰帝的社团好多哦,不知道参加哪一个。”琉璃摇摇头,冰帝对社团活动好象比较重视,她在青学的时候就没有人急着要她参加社团。

“那么,到网球部当经理吧。”向日两眼放光,很想把琉璃拐到网球部当经理。

“经理?做什么的?”琉璃问,没见到青学的网球部有经理啊?

“就是,保管器材,清理球场,整理活动室,管理人员,制定时间表,做比赛记录,练习指导,调查对手资料,统筹经费。当然,这些全都不用经理做。”向日发现自己每说一个,琉璃的眉头就紧一分,琉璃的眉头每紧一分,迹部的脸色就沉一分,所以赶紧来了个乌龙大摆尾。

“不用经理做?哪这些谁做?”琉璃糊涂了。

“一年级的做。”向日说。

“其他的好说,管理人员,制定时间表也是一年级做吗?”

“日吉做。”

“比赛记录,练习指导,调查对手资料呢?”

“侑士做。”

“统筹经费?”

“冰帝有的是钱。”随便用。

哦原来如此琉璃轻松一笑。向日安心一笑。

忍足抿嘴而笑,觉得自家搭档察言观色见风转舵的本事精进了不少。

“也就是说,当经理没什么事做,很轻松的喽?”琉璃再次同向日确定。

“是的是的。”向日为加强说服力拼命点头,就差没摇尾巴了。

“好,我决定了。我要参加……”所有的人都看着琉璃,“料理社。”

‘哐当’向日跌到桌子底下去了。

“琉璃为什么不来网球部呢?”凤唏嘘的问。

“什么都不用做的经理工作太没有挑战性了。”琉璃说着让人内伤的话,“而且我很想学做蛋糕,凤,等我做出美味的蛋糕,我一定请你们吃哈。”

从桌子底下颤颤微微爬起来的向日听到可以吃到琉璃做的蛋糕后,竟然开始期待琉璃手捧蛋糕请他们吃的样子了。而另一个原本睡的迷迷糊糊的人一听到‘蛋糕’两字后,像诈尸一样突然坐起身来,眯着眼睛流着哈拉子吵吵着直说要吃蛋糕。

“好好,一定给芥川学长吃。”琉璃摸摸慈郎的头,看着他说好听点像孩童般的脸,说难听点像白痴一样的表情,觉得自己激发了母爱本能。

“啊,以后要叫你们学长了。”琉璃想到要叫迹部他们学长,感觉不太习惯啊。

“琉璃不用叫我学长的,叫名字就可以。”向日急忙说,他可不想和琉璃生疏了。

“真的吗?那叫岳人可以吗?”

“可以可以。”向日忙不时迭的点头,叫岳人的话就更亲近了。

“我还是比较喜欢可爱的学妹,用糯糯的嗓音甜美的叫我一声学长,我想琉璃叫我学长的声音一定非常动听。”忍足痞痞的说,镜片后狭长的桃花眼中闪着耐人寻味的光芒。

琉璃咬牙切齿送他两个字——变态

黄昏开始降临,空气中开始浮现出一些黄色的模糊的斑点。龙马一动不动的靠墙伫立,帽檐压的很底。

为什么要去冰帝呢?他们不是一直在一起的吗?从小就在一起,无论她和别人如何的交好,玩的多么的掏心掏肺,最后还是会牵起他的手说:龙马,一起回家吧。即便来到了日本,他们不再是左右而依的邻居,可她仍然追着自己,在自己的身边, 24格楼梯的上面,一抬头就可以看见的地方,微笑着说:龙马,不可以太拽哦。就算她和部长去了德国,可他知道,她还是会回来的,会回到自己身边,捏着自己的脸说:龙马,有没有想我啊。

会一直、一直的在一起,然后到永远、永远。

去冰帝了?24格楼梯的上面,抬头也看不到了。听不到那个轻呢的声音叫着龙马,龙马了。回家的路上,只能一个人了。

夏天里最后一群飞鸟消失在天空,云烧红了整片天际……

琉璃看到站在自己家门口,立的像个雕像一样的人大吃一惊。

“龙马,你怎么会在这里?社团活动呢?”

“结束了。”

“哦。”

“你,转去冰帝了?”

琉璃刻意回避了龙马的视线,说:“是啊。”按下大门的门铃。“你都不知道放学后向日拉着我要和我切磋一下,要不是我逃的快,他们每个人都想和我打一场哩,每个人都磋一下,干脆把我切了得了。”

“嘟、嘟,哪位?”上衫管家的声音传了出来。

“是我,上衫叔。”琉璃回到。

“哦,小姐回来了。”咯啦一声,门开了。

“进来吧,龙马。”琉璃回头哪还有龙马的影子。

空旷的巷子里,回荡着男孩奔跑的脚步声,在风与风的起伏里,黄昏变的安静,时光变成过往,过往成了回忆……

谁在谁的身边,谁又在谁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