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 妖皇

小说: 无法之法 作者: 风扇老爷 更新时间:2019-06-27 12:51:36 字数:4746 阅读进度:252/547

奇异的建筑,奇异的布置,让罗天等人宛若置身于梦境当中一样,不……人不会做这样的梦,哪怕是妖,也绝对不可能制造出这样的幻境,那么眼前所见到的这一切又存在于怎样的国度当中呢?

罗天等人没有靠近那张摆放着各种食物的餐桌,尽管鼻间能够嗅到足以让人垂涎欲滴的味道,但面对这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一幕,他们却也本能的自内心深处产生出了一种崇高的敬意。

老人此时也没有上前,他的目光中透着一丝虔诚,似乎还藏有一种隐约间的怀念,是怀念而并非向往,那是对过去而非未来的一种追忆,看着这样的眼神再来看眼前正在上演的这一幕,顿时就让罗天产生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想法。

难道说,自己所看到的不仅仅是幻境,还是一种记忆?

没人说话,但内心的思绪涌动却早已澎湃,经过无数种思想的轮回,最终万季安似乎忍不住了,说道。

“真是好奇特的一道菜,色、香、味俱全。”

他的话一语双关,让罗天心中渐渐的也得出了与之对应的结论,而此时那名老人微微一笑,擅自走到了餐桌旁,随后伸手揭开了其中一个扣在美味菜肴之上的银色罩子,当罩子被掀开的那一刻,罗天等人的脑海中都将他们毕生所能够猜到的美味佳肴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但当银色罩子真的被揭开之后,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却是一个微缩般的充满了混沌的漩涡。

没有精美的菜肴,也没有了在银色盖子盖上时那种引人产生无限遐想的感觉,看到那黑色的混沌漩涡,罗天的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而后他尝试着用规则力感知了一下后,顿时惊讶的发现,这些混沌漩涡竟然能够完全吸收他所散发出来的规则力。

罗天此时犹豫了一下,他开始凝结魔族秘法,想要以暴力来感知一下,这些能够吸收规则力的混沌漩涡是否连暴力也能够被吸收掉。

果然,没有产生任何规则力形式的相互作用,连同罗天打出的魔族秘法也被吸收掉了,这**这些混沌漩涡根本就不是通过规则凝聚而成的规则力,其本身并不存在任何攻击性,就像是一种本源规则一样,而其本源所指代的就是两个字——吸收。

当老人将餐桌上每一个银色罩子都打开之后,当各种各样形态不一、大小不一的混沌漩涡出现在了众人眼前时,此时众人的目光渐渐转移,来到了餐桌正中央那个最大的被扣着银色罩子的盘子上面。

已经被老人拿掉了罩子完全呈现出黑色混沌漩涡的盘子失去了之前众人鼻间所嗅到的那种佳肴的香味,而此时唯独还留存着香味的就只有那个最大的盘子了。

“等一下!”

眼见老人即将揭开那个最大的盘子,罗天突然开口喊停,老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回过头似乎有些疑惑的看向罗天,而其他人此时也都看向罗天,同样也不知道他为何要喊停。

当悬念没有被揭开时,众人的心中都充斥着各种只源自于自己的幻想,当悬念被揭开之后,那种幻想立刻就被“真实”的一幕所取代,但是他们眼中所见到的那些黑色混沌漩涡就是“真实”的吗?

罗天此时渐渐的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他走到了餐桌跟前,双眼凝视着那个最大的餐盘,闻着里面透出来的奇异的让人几乎无法抵挡的香味,他慢慢的凑近过去,似乎想要更进一步的感受到那阵香气的来历。

“罗天,当心!”

万季安出言提醒,罩子下面所掩盖的就是黑色混沌漩涡,而黑色混沌漩涡能够吸收以规则凝聚出来的规则力,这一刻没人不这样认为,因为那是他们亲眼所看到的,无论众人怀疑什么都不会怀疑自己的眼睛。

但是这一刻,罗天却停下了慢慢凑近的身体,问道。

“你们说,这个银色罩子下面会是什么?”

面对罗天提问的问题,万季安等人几乎都没有经过思考,很快就在脑海中生出了一个和盘子直径等同的混沌漩涡的模样,但是当他们正要这样认为的时候,万季安却突然一下子也明白了罗天提问的真正用意。

“罗天,你是说,这盘子下面也有可能并不是一个混沌漩涡?”

万季安的话问的很匪夷所思,哪怕只从声调上来听也正好表达出这样一种感觉,罗天没有回答,他仍旧还保持着那样微微躬下身子去尝试着查看和感知被银色罩子盖住的餐盘的动作,只不过他始终都没有揭开,只要盖子没有被揭开,那么所有一切近乎于**的也不过就是猜测罢了。

可是,人的耐心是有限的,毕竟对于已经知道的**,或者说是已经足以通过亲身经历肯定的迹象是不会加以怀疑的,所以,这一刻管良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他问道。

“罗天,你到底想要说啥,这下面不是另一个混沌,难道还能是真正的美味佳肴不成?”

当罗天听到管良说出这话的时候,脸上渐渐的浮现出了笑容,而后他伸手揭开了那个罩子,就在罩子被揭开的那一刻,一股浓烈的异香瞬间扑鼻而来,然后出现在众人眼前的赫然就是一盘不知道名字也不知道制作方法的精美的菜肴,这盘菜肴被十几个大小不等的黑色混沌漩涡围在正中央,显得另类而又诡异。

真的是食物,这一刻管良完全愣住了,然而还没有等到他说出什么加以掩饰的话之前,只听见一阵拍巴掌的声音响起,一阵脚步由远而近,只见一个穿着宫廷礼服,带着一点异域特色的中年人就出现在了罗天等人的视线当中。

这个人的身上没有携带任何的威严、压力,但配合上这个奇异的建筑结构,却彰显出了他不凡的身份,罗天等人没有动,却听到那老人走上前一步说出了一个让人意外的身份来。

“见过妖皇。”

妖皇!

听到这个称呼,罗天等人的心中顿时一震,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个深云岭的禁地——幻城中见到这妖界之皇。

“免礼。”

妖皇慢慢步下台阶,然后就站在了罗天等人的跟前,双方的初次打量却并没能留下任何特别的感受,倘若忽视他的身份,从表面上看他更像是一个来自某个异域国度的外乡人,虽然举止当中透着一股优雅,但也只能证明他的修养很好,而无法窥见半点不凡的气质。

“是不是有一点失望?”

妖皇看着眼前的罗天,微笑着说道,而罗天此时倒是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的确有些失望,在我想来妖皇应该更能够彰显出妖族的气质,而非幻化为人形来接见我等。”

罗天的话让管良眉头一皱,面对这样的场合该说什么话,对管良来说应该是再熟悉不过,虽然说妖皇这个身份倘若放在人界当中足以凌驾于师童、巴海之上,毕竟妖皇对应的是人皇,而中天界没有人皇。

罗天的话说的有些放肆了,以这样的口吻来观之,倘若对方是天忌,或者是那个荒溟,又或者是传闻中的炼妖皇,他们已经可以因为罗天不敬的言辞有足以动怒的条件了。

可是妖皇并没有动怒,也没有任何不一样的举动,他只是深深的看了罗天一眼,然后伸出手,他的手掌心中缓缓升起一个黑色的混沌漩涡,就和餐桌上那些餐盘上所悬浮的黑色混沌漩涡一模一样,正当万季安等人以为妖皇会对罗天不利的时候,却见罗天的手掌心上也缓缓托起一个混沌漩涡,只不过罗天手中的略小一些罢了。

两个混沌漩涡相互辉映,片刻后,两人手中的漩涡同时脱离手掌心,相互聚合,当两个漩涡逐渐融为一体,而并没有发生如万季安、管良所猜测的那般相互碰撞继而相互吞噬的画面,这一刻他们方才明白,两人是以本源窥见对方的本源,也唯有最初的本源才能够完美融合。

“果然是邪无私的后人,不……并非是后人,应该说你得到的就是邪无私的传承。”

当两股源力相当的妖族秘法规则完全融合之后,妖皇看着罗天这样说道,罗天的脸上淡淡的一笑,随即收回了自己的手,而此时体内妖灵说道。

“哼,这老东西竟然还活着,只不过看样子他受伤颇重,只能依靠幻城加速逆流的时间规则来修复创伤,只不过效果仍旧比不上永眠之间,罗天,不用怕他,以他现如今所剩无几的力量并不足以抹杀掉你的存在。”

妖灵的话让罗天心中一怔,却也同时感到有一点匪夷所思,眼前自己面对的可是堂堂的妖皇,难道说妖皇已经脆弱成了这个样子了,连杀掉他们这群“普通人”的能力都没有了吗?

但很快,罗天就明白了过来,并非妖皇没有了杀掉他们的实力,而是无法抹杀掉他的存在,毕竟如今的罗天已非昔日的罗天,更重要的是,重塑后罗天的肉体已经并非凡人,而是蟠龙。

很显然,妖皇已经通过某种方式感知到了蟠龙的气息,这种方式或许就跟师童一样,但不管如何,如今的罗天在自恃有了自保资格之后,渐渐的就可以放心大胆的来面对眼前的这位妖皇了。

不过,在听到妖灵提到了“永眠之间”这个地名后,联想到天忌带他们前往断魂海的用意,罗天的心中还是略作了一些保留的。

“我确实得到了邪无私前辈所留下来的传承,而且想必你应该很清楚我是如何能够修炼妖族秘法的。”

罗天的这个问题是一个信号,也可以说是一种试探,妖灵通过罗天洞察出的线索是一回事,但这些东西还必须得到罗天自己的思想反馈才能够得出足以让自己安心的答案。

果不其然,此时妖皇的神色略微一变,可能是也没有想到罗天会问的这么直接,他当然明白罗天的意思,所以很快就微微一笑说道。

“蜉蝣幻海便是邪支一脉的发源地,你此去蜉蝣幻海可一路通行无阻,我已开放所有方便之门,无需担心会迷失在幻境当中。”

妖皇的话让罗天心中逐渐的平静了下来,这是他要的答案,却也并非他要的答案,蜉蝣幻海是罗天此行来到妖界很重要的一站,但却并不是最终目的地的源头,或者说正因为天忌的插手让罗天早已更改了自己的计划,妖族秘法传人这个身份在如今已经变得可有可无了,但是如今妖皇却突然又再度横插一脚,这不禁让罗天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数感到了几分棘手。

看样子,还是因为天忌的插手让妖皇过早的开始留意他们这一行人的动向而导致的其中一个结果。

罗天并没有料到自己会如此快的就见到妖皇,而且还是这样一个在妖灵口中变得不堪一击的妖皇,妖皇过早的现身不能不让罗天联想到两种可能。

第一就是被断魂海所阻隔的永眠之间,第二就是妖皇真正的来意。

此时想来,天忌绕了那么大一个弯子最终想要带领罗天等人前往的地方其实就是永眠之间,虽然他曾说永眠之间被断魂海所阻断,但就如同他也曾经说过断魂海不会被任何幻境所掩盖,但事实上天忌还是用幻境将断魂海屏蔽掉的事实漏洞一个道理。

永眠之间真的被断魂海阻断了吗,可能的确如此,但那是从常理来推断的,那么天忌就当真没有法子前往永眠之间了吗?

至于妖皇今天现身的真正用意,罗天此时倒也猜到了几分,他的出现并非想要透过罗天探寻到前往永眠之间的路径,而是想要借由罗天这个极为特殊的身份来代替如今多半已经不堪再战的自己来成为他在妖界的耳目,代替他完成一些事情。

当然,给罗天的好处还是会有的,只不过有些好处并不是那么显而易见的,况且妖皇不会给罗天任何承诺,更不可能直接了当的告诉他炼妖皇的生死,以及妖界和鬼界是否有合约这种事,甚至他也不会说出该如何用幻境来修复梦境的法子。

想到这里,罗天的心中顿时就有了底,当下他开口说道。

“那我们就在此感谢妖皇了,不过我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

罗天的话在沉闷的气氛中响起,妖皇的脸色并没有任何的波动,但异常的波动却在万季安、管良和尧天的脸上升起,或许是因为罗天没有感觉到的缘故,此时这种压抑的气氛已经让万季安等人有些应接不暇了。

妖气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觉,此时的万季安就有明显的感觉,如果说人的精神状态是一种积极向上的天性的话,那么妖这种吸收天地精华但却**了人的负面状态的“气”就是一切劣质的源头。

刚开始时万季安等人还不觉得,只是单纯的对身处这样一个奇幻空间而感到有几分压抑罢了,但等到妖皇出现的时候,他每多待一段时间,那种压抑的征兆就越发明显几分,到了后来已经不是压抑那么简单了,而是转化为了抑郁,就好似在自己的心中要逐渐的凝聚起一种自杀的冲动,仿佛觉得唯有一死才能彻底解脱一般。

这种欲望正在一点点的变强,而那种一直强忍住的想要破坏一切、毁灭一切的情感也逐渐的来到了临界点,似乎下一刻就要彻底的爆发出来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