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8 计划

小说: 无法之法 作者: 风扇老爷 更新时间:2019-06-27 12:53:34 字数:4240 阅读进度:369/547

时间回到两个月以前。

当罗天察觉到自己身体出了状况的时候,他倒是一点都没有慌张,反倒是有一种内心疑惑被印证的踏实。

妖界之行太顺利了,在罗天这样的人的心中,这一行不管结果如何,也不该如此顺利才是,炼妖皇何等人也,岂能轻易放他干休,况且炼妖皇既然在妖界经营了这么久,连鬼界、魔界都能派人渗透其中,又岂能轻易放过他罗天,让这样一个“小人物”轻易的看破了全局,继而进一步破坏他酝酿许久的计划呢?

所以,炼妖皇一定预留了可以将他罗天除之而后快的后手,但这样的后手却在罗天所拥有的那些强大的依仗的跟前显得有种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感觉,毕竟他也不敢小觑了不死渊源这样的东西,而师童同样也是能够与之一战的对手。

硬的不行,那就来软的,亲手手刃敌人自然痛快,但以****将敌人折磨而死自然也是另一种快意,因此炼妖皇在打算算计罗天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罗天今天会遭遇的一切。

时序失衡所导致的道心崩坏,加上意识残缺所带来的心境不稳,双重效果的加持下,让当初的罗天只能找寻一个饮鸩止渴的法子,当然了,如果当初的罗天愿意前往命天教去找师童帮忙,或许就没有后来的那么多事了,但罗天却不愿意将师童给予他的那一份报酬浪费在这样的小事之上,因此他做出了一个最无奈的决定,那就是以魔气入体,让魔气这种浓郁度更为充沛的灵气来压制体内的各种隐患。

效果虽然不佳,但至少这种竭泽而渔的法子还是让罗天“安稳”的活到了今天。

话说回头,在当初罗天机缘巧合下结识了二叔,并且以蟠龙上人这个身份入驻龙祥城董家的时候,姜小云还在书童村,而那时的罗天曾经问过体内的宿主,有什么法子可以帮助自己渡过难关,而那时候鬼话曾经给了他一个答案,那就是找寻一个鼎炉,夺舍鼎炉的记忆、思想进入到罗天的意识当中,当然了,能够进入到罗天意识当中的只能是以宿主的形式,也唯有宿主的形式才能被其他的四名宿主压制住,不至于发生副人格侵占了主人格这种事的发生。

但这种方法同样也是饮鸩止渴。

所以,当时的罗天在董家的灵堂处设置了一个阵法,一个看起来像是会破坏董家风水,同样拥有一些能够引流的阵法,但事实上罗天的真实目的却是为了温养一个鼎炉,而这个鼎炉就是韩在先的那一具天人无垢体。

其实一开始姜小云着手破解罗天所设下的天火同人阵法的结论并没有错误,天火同人的卦象也正如姜小云所想到的那样,是志同道合之卦,而并非天如君,火为臣民的逆天之卦,但那时的姜小云之所以推翻了自己此前的结论,便在于他当初并不知道布下这个阵法的人是罗天。

然而姜小云的到来却让罗天被迫改变了计划。

罗天让姜小云不要插手魔气滋生事件所为的并不是尧天所想的那样单纯只是为了自己的小命,即便有这一层意义,但罗天之所以设计一个周详计划的出发点就是以自己的小命无虑作为前提,而恰好魔气滋生的董家是罗天能够活下来的最佳场所,而在此基础上诞生的计划则是以生存为基础而展开的。

其实姜小云的到来对罗天而言并不算是一个变数,虽然他和姜小云认识的机会不算多,不过少年人的心性加上经历了寒山寺的师门之变,姜小云又岂能对魔气滋生的董家视若无睹呢,他只要机缘巧合来到龙祥城,必然会涉足其中,而在罗天的计划当中,自然也安排了一个分支计划来应付前来董家的姜小云。

只不过,罗天同样也没有想到,姜小云竟然会因某种个人感情上的缘故而导致前世的记忆苏醒,这才是关乎到计划当中真正的变数。

其他的诸如夏家父子的插手,鸣沙派、风葬天下的介入对罗天而言根本不成其为敌手,这些人早就在他的意料和算计当中,同样的,他联系了尧天、万季安等人也正是为了针对这些人而存在的,至于管良,罗天虽然并没有指使他做任何事,而他前往南尧城调查天之浩劫一案也不在罗天的计划当中,但是通过连接梦境继而联系他,却在罗天的考量当中。

只不过在这个以罗天的梦境为据点而延展开来的多个梦的故事当中,却让罗天有了让他意外又惊喜的发现。

是的,他突然间好像意识到,自己所身处的其实并不是原本的时空,而是一个快了一秒钟的时空,而这个快了一秒钟的时空恰恰是管良所带来的。

为何会这样,罗天其实也不知道答案,这段时间来他需要考虑的问题太多,所以并没有抽出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而当计划进行到第一步即将完结的这一刻,当罗天开始有意识的去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很快就发现了端倪。

是的,天之浩劫。

关于天之浩劫,罗天所知也不多,和管良的程度没什么区别,而万季安、陆恒、唐龙等人也都对这件事讳莫如深,他们不愿意提起,而姜小云这个同样拥有前世灵魂的人似乎也不太清楚这件事,而苏醒的灵魂更是难以被他罗天所左右,所以关于天之浩劫的一切秘密罗天并没有进行进一步的调查,而是将其搁置在了一旁。

而这样的想法一直到万季安被顾往昔跟踪进入到了梦境当中截止。

罗天在很久以前便在他的意识中存放了很多的意识载体,这是依照鬼族秘法对魂魄记忆的提取而学到的一门规则,这种规则能够让他将自己的一段记忆封印之后存放在意识当中,只要受到刺激或者当记忆中所封印的人事物被提到或者产生共鸣的时候就会冲破封印,瞬间让他回想起过去曾经重视的这件事。

顾往昔的出现对罗天而言并不意外,正如同罗天在梦中的那个意识载体对顾往昔所说的那句话一样。

“你果然很中立。”

是的,很久以前罗天就发现了顾往昔身上太多的异常之处,为何她要保守绝对的中立,要知道人与人之间终究有很多微妙的关系存在,即便是完全不认识的人,说不定也有可以将他们彼此联系在一起的社会关系,因此绝对的中立是不可能存在的,人的立场只能偏向于相对中立,要做到绝对中立除非从生下来就与世隔绝。

但是顾往昔既然要遵守绝对中立,那么这就如同一门拥有绝对逻辑的规则,而其规则的漏洞便是一切非中立的存在,顾往昔想要保守这样的绝对中立,就只有一个法子,打破所有的非中立,让自己变成绝对的中立。

顾往昔的出现让万季安隐藏的秘密被暴露了,但事实上早在万季安露出破绽之前,罗天就已经开始对纯阳尊者姬玄产生了怀疑,这同样也是他之前就让陆恒、唐龙乃至万季安去调查纯阳尊者姬玄的原因,只是直到那个意识载体被罗天回收的时候,他才知道万季安竟然会和此事有关。

天之浩劫的**到底是什么呢,别的罗天或许不清楚,但是当线索逐渐汇聚到只有一个方向的时候,他逐渐的发现,原来很多事都是有联系的,当魔界入侵造化之门、天之浩劫、天座化身乃至云袖体内孕育的妖灵这一系列事件因为纯阳尊者姬玄的名字而被联系在一起的时候,被罗天留存在意识深处的第二份意识载体也同样回归了。

同样的,第二份意识载体的回归让罗天的实力再度得到的增强,或者说是恢复,这也是他能够第二次离开绝对空间并且将董恋云带回来的必要前提,要知道如今的罗天依靠的不仅仅是魔气的平衡来维持体内的生机,更重要的是,没有时间规则的妖界,以及充满时空乱流的永眠之间,再到如今罗天以魔气灌体来维持生机,这种种的迹象已经完全破坏或者说扭曲了罗天的身体,让他无法再像人那样存在于人类的世界当中,用人类呼吸自然空气的方式生存了。

是的,如今的罗天可以说已经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非人了。

至于这第二份意识所截留的记忆是什么,那便是当时罗天在妖界所想到的那个关于天道的疑问。

倘若天有思想,有意识、记忆、行为的话,他是如何从不接受到到接受天道的绝对规则约束这个过程的呢?

如果说过去的天道并不是今天的这个样子,而是曾经有一群人做了逆天之事改变了过去的天道,为天道赋予了各种能够称之为绝对规则的概念用来约束天道的行为、思想,进一步赋予了人魔妖鬼神类存活于这个世界的根本,那么过去的世界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虽然今天的罗天仍旧对这一切都毫无答案,但他知道自己已经行走在了通往正确的道路上。

到了今天,计划终于进入到了第二个环节,在已知的线索汇聚到同一个方向后,罗天就知道,他离开此地的时机成熟了,至于他要如何离开这里,重返人间的世界,对于今天的罗天而言,并不成其为一个难题。

不过就在此时,管良正奔着龙祥城而来,他并不清楚此时龙祥城的状况,同样也不知道曲家正在遭逢的劫难,甚至于他也不知道夏瑜是否还在龙祥城,在一片几乎是两眼一抹黑的环境当中,当管良渐渐的来到了龙祥城周边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开始以寻路规则搜寻一条正确的道路。

片刻之后,他锁定了一条道路,但这却并不是一条康庄大道,应该说如今的龙祥城早已被各大门派围了个水泄不通,即便能够进入董家,也会遭遇魔气的侵扰和劫影的抵挡,因此管良此时选中的路径也不过只是一条相对安全的能够让他顺利前往灵堂位置的道路。

当管良沿着自己搜寻出的道路朝着董家进发的途中,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更不可能会有人阻挡他了,而当他一路来到董家,继而进入董家之后,很快就被铺面而来虽然已经愈发稀薄但却仍旧能成其为阻碍的魔气给阻挡了脚步,而当他刚想要更进一步的时候,他的跟前出现了一个人影。

或者说一个魔影。

劫影出现在管良跟前的时候并没有选择动手杀戮,或许也是从今天这个人身上察觉出了一丝异样的征兆,又或者他知道管良这个人的一些资料,清楚他背后的那一尊守护神的存在,所以才没有轻举妄动。

“你来了。”

劫影看着眼前的管良突然说出了意外之语,而他的话让管良心中一惊,但随即就平静了下来,看着眼前的魔人,虽然他自认从未见过他,但正如所有的故事中都会有一名能够指引主角的引路人一样,对于管良而言,被眼前的魔人所认出并不是什么意外的事。

“看起来,你像是一直都在等我的样子?”

管良不动声色的反问道,这种感觉很奇异,毕竟命天教本就是因为除魔卫道才成为中天界之首,而他管良更是从小就被灌输人魔殊途的理念,更是以除魔卫道作为人生信条的一份子,而如今,如此和一名魔人面对面却并没有动念斩魔,这对于管良而言的确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那就要看你究竟是何来意了。”

劫影仍旧还是一副好整有暇的姿态面对着眼前的管良,他在等,等着对方说出那句关键的能够绝对双方立场和下一步动向的话来,至于他为何会如此笃定管良接下来的举动,究竟是他内心的一番算计,还是另有其人对他的交代,管良就不得而知了。

“我想要带走灵堂的那具尸体。”

管良终于还是说了实话,但这句话却让那劫影的脸上流露出了一缕戏谑的味道,随即说出了一句让管良更意外的话来。

“那具尸体早就已经被人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