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 熟人造访

小说: 无法之法 作者: 风扇老爷 更新时间:2019-06-27 12:53:39 字数:4242 阅读进度:376/547

在通往目的地的道路上,罗天边走边思索,诡谲先知对他出手并不是多么奇怪之事,两人之间的合作和两人之间的敌对也并没有任何的排斥与冲突。

只是鬼界之人既然跳出来与他为敌,那罗天的计划中原本可以延后的一条线索如今无疑就要提前了。

走在道路上的罗天并没有万季安那种对身周方圆内一切动态、气息的探查能力,不过他相信风平浪静的表象之下实则暗潮汹涌,他的行踪每一分每一秒都被人监视着,而对方之所以不对他出手,同样也是在指明对方的身份。

罗天自龙祥城离开的消息其实早已走漏,如果对方真有心想要为他罗天制造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大可以将那一路释道派门被灭的罪名栽赃在他的头上,这样一来,中天界对罗天而言也将寸步难行,但对方并没有这样做,之所以如此,便是在于对方的目的也从来不是单纯的想要以杀了自己为前提。

那么,又是谁既想要他寝食难安,又想要从自己的身上寻获更多的秘密和好处呢,答案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离开龙祥城后,罗天其实有想过入梦和陆恒、唐龙见上一面,甚至和尧天也秘密联络一次,但他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如今的梦境已经不安全了,顾往昔既然都可以追踪万季安这样对动向和气息的掌握如此完美的高手,那来一两个拥有追踪气息类似规则的释道者,同样也可以跟着他罗天进入到梦境当中,这是其一。

其二,别说梦境之外的有心人了,就连梦境当中如今也并不安全了,当初罗天委托陆恒、唐龙等人帮他做的一些事极有可能也为早已成为意识形态的他们惹来一些麻烦,虽然罗天对他们的实力很有信心,却也在梦境当中安排了很多的意识载体用来保护他们,而如今自己这个目的一旦走出了龙祥城,那就太显眼了,罗天更不愿意因为自己的原因而给陆恒和唐龙带来新的麻烦。

而且,罗天留下了足够多的后手,他对自己的计划很有信心,他相信除非是被自己预料到的那些可能会产生变数的时机出现,否则的话,一切都并不用特别的在意。

但如今,随着罗天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他因心中的计划而难以避免的第二个变数的产生也同样越来越近,至于第一个计划之外的变数,便是之前那名对自己出手的鬼界之人。

罗天知道自己离开董家之后肯定会被人盯上的,而且肯定会招来第一波的麻烦,他的行踪消失了这么久,对方出手的用意当中有试探也有对敌人实力进一步的掌握,罗天虽然很少出手,但因形势变化而不得不出手的时候,他终将暴露自己的一些秘密,比如说他如今这种“伪入魔”的状态。

那一刻罗天并不能确定对他出手之人的身份来历,毕竟罗天的敌人太多了,在能够被自己掌控的计划之外,这个人的身份来历也将会引发出另外的一些变数,而如今,麻烦已经悄然来临了。

罗天这一路上并没有刻意隐藏行踪,毕竟也没什么好隐藏的,知道他来历的人必然会将他视作洪水猛兽,而不知道他身份来历之人也不会将他真正放在心上,如今,当罗天可供前往的目的地随着道路的延伸在一定的取舍范围内进行过滤之后,那些对罗天知之甚详的敌人此时也差不多猜到了他将要前往何处,因而在明确了目的地的同时,对方选择在这个时候出手,也必然是明了了一旦抵达目的地后再出手,麻烦和危险将会远远超过眼前。

伴随着一阵风的吹拂,由风中暗暗透出一股虽然很淡却和周遭气息完全不同的浑浊之气,这样的气息流动通常情况下并不会引人注意,毕竟人的嗅觉就是通过空气的流动来感知到气味的,同样的罗天这种一直以行动的方式在进行“动态变化”的过程中,任何被他察觉到的气息或者气味的传播,都有另一种可能性,那就是罗天的嗅觉进入到了能够感知的距离当中,而并非有人刻意的在他周围煽风点火。

然而,异常的气味并没有引起罗天太多的关注,反倒是那伴随着寻常风的吹拂将一股凉爽感觉送达至他跟前的这种感觉引起了罗天的注意。

罗天此时微微一笑,并不曾停下脚步,他的笑容始终挂在嘴边,一直来到那异味出现的地方,随即他看到了地上一具早已腐烂多时的野兽尸体,从腐烂的程度观察,除了时间的变化外,同样也来自于现场干燥的环境和气候条件。

但是,这一切的所谓外因在这一刻的罗天眼中都并没有打动他的心,因为他此时也猜到了他的敌人是谁,借用这样的一种看似寻常同样也符合尸体腐烂逻辑的状况来试图吸引他注意力的原因为何,罗天并没有动,即便如今体内宿主都已经离去,但他还是一脚踏入到了对方设下的圈套当中。

空间挪移,当罗天再次看向眼前的时候,发现自己挣置身于一处光怪陆离的奇异空间当中,而如今他深处的这个地方其实和他记忆中曾经去过的某个地方相互重合,不用多做思考他便知道,这里便是一处如妖界那破碎大陆一般的失落的空间。

“怎么,离开了妖界,我们就不是朋友了么?”

罗天淡淡一笑,随即说道,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很快一个人便出现在了他的跟前,或者说这是一个披着人皮的异类。

“听你这话,难道我一直都算是你的朋友么?”

来人自原地突然出现,就像是他原本就站在那里,只是之前身上有一层隐身衣一样,而当他看着眼前的罗天时,说出来的话从语气来观察,似乎也并未透露出任何的敌意,但之前他所排设下的圈套和表露出的种种迹象却分明并没有半点和老朋友见面会谈的交情,而双方的来意在这一刻也都是心知肚明。

“我只和那个‘中庸’的天忌是朋友,但如今的你却让我有些好奇,就不知道站在我面前的天忌到底信守的是哪一种身份立场?”

随着罗天的话音罗天,对面的天忌呵呵的笑了起来,要说模仿人的行为,炼妖皇一脉可谓是得到的精髓,远比其他妖族乃至邪支一脉都要惟妙惟肖。

“能让大名鼎鼎的蟠龙产生好奇,这该说是我天忌的荣幸吗?”

天忌的反问让罗天也笑了起来,不过两人的笑声又随即戛然而止,而在下一刻,随着眼前的空间幻境有些些微的变化之后,罗天就知道对方再一次进行了空间和空间之间的位移,只是以罗天还残留的人的感官方式并不能察觉到罢了。

“既然来了,那在动手之前,我有两个疑问。”

此时天忌突然开口问道,听到他有疑问,罗天倒是心知肚明,其实他的心中不止有两个疑问,而是有很多个疑问,但倘若他将这些疑问一股脑的全部问出,就显得太过招摇了,而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他当初那个“中庸”的身份在作祟,而这同样也是罗天一见到他便提到中庸二字的原因。

一个以中庸的心态守护妖界之人为何会离开妖界进入人界,以这样的一种“激进”的方式来和他罗天见面呢,可以预想到的是,他的背后必然有一个推手,但至于这个推手的对象就是炼妖皇吗,罗天并不能肯定。

是的,这才是罗天所想到的第二个变数,背后之人的目的,而并不是今天来拦截他的天忌。

在这个地方,距离天下城已经没多远了,到了这里罗天可以前往的和他自身有关联的目的地只剩下了两个,一个是四方城的神医之家,而另一个则是葬龙谷,但正如同对方清楚万季安不会去见那位母亲一样,罗天同样也不会在这个时间节点去见云袖,所以罗天唯一可能的去处就只剩下葬龙谷了。

而葬龙谷这个地方除了埋葬的无数秘密外,最重要的是那里特殊的地形,一个因八十一万怨灵产生的规则冲突大阵能够封锁一切释道者规则,对于任何踏上那片土地的释道者而言,进退之间总该要好生的权衡一番。

所以,对方选择在此时出手毫无问题,自然也就在罗天的算计当中,至于出现的对象可能是任何人,不过这根本不重要,不管是苍茫城还是岁月城,还是妖魔神鬼四界当中的任何一方,对方选择在此时出手的目的都是为了规避将要到来的风险,所以这个人是谁并不重要,而真正重要的是背后之人的目的。

如今出现的既然是天忌,那他背后之人就极有可能是他的师祖炼妖皇,那么炼妖皇眼下已经离开永眠之间了吗,他已经找到了足够多,甚至多到能够承载他依靠欺骗先祖之灵掌握天下五族秘法的昊天神光了吗?

罗天同样也不知情,但却在听到天忌有问题想要从自己口中得到答案的这个说辞的同时,让他的心中有了一丝明悟。

“你问吧,看来朋友一场,如果我能说,必会知无不言。”

罗天的话让天忌心中一怔,妖界之行可谓是让天忌对罗天的能为叹为观止,毕竟也唯有天忌、瑶主和冥见三人才真正了解炼妖皇的恐怖,但罗天竟然还能在炼妖皇的重重杀手锏之下在妖界混的如鱼得水一般,不仅粉碎了冥见的阴谋,还让炼妖皇投鼠忌器不敢对他下杀手,而最终通过罗天之手开启的空间之门,让炼妖皇找寻到了昊天神光的源头,这一切的事迹也都在深深的提醒着天忌,如果没有万全的把握不要与眼前之人为敌。

但是,难道说当万全的机会来临的时候就可以动手了吗,还是说这样的机会也不过就是他这种智商的人那自以为是的可笑呢?

其实这一刻的天忌也很纠结,说到妖界之行,罗天和天忌之间的关系很微妙,天忌是最初找上罗天并且指引他前往妖界去找寻炼妖皇并且一步步进入炼妖皇设计的圈套之中的人,这一点天忌相信罗天早就已经知道了,但之后两人之间的一些各怀心机的合作却还是多少有一些情谊在的。

况且对于两个早已对各自要做之事都了如指掌的前提下,不也同样是一种敞开心扉的表现方式吗?

所以,此时罗天口中道出的“朋友”二字不禁也让天忌心中一暖,即便知道这是罗天刻意用拉近关系的姿态来博取他好感的方式,却也不禁产生了一些感性的认识。

“只看到了你一个人,天座化身没有跟在你身旁吗?”

然而当天忌的问题问出口时,罗天却是表现的有些诧异,但随即就笑了,说道。

“好吧,我就当老朋友见面,这个问题就附赠与你,不算在那两个问题当中,你既然是出自妖界之人,怎么也问出了这样一个愚蠢的问题,再说了,天座化身何必随时与我同行,若我想要和他见面,自可以进入到独立空间当中,还是你觉得人界就是一个完美世界,完美到容不下任何的异空间存在了?”

罗天的反问让天忌也笑了起来,但他关心的却并不是天座化身的下落,毕竟他在见到罗天的第一眼时就已经猜到了这个答案,而他恰恰最在意的还是罗天表现出的那种“友情”。

妖也有感情吗?

或者应该说人能够理解妖的感情吗?

天忌并不知道,但此时他和罗天的这种谈话的方式无疑是一种感情的交流,即便这丝毫不影响到之后他两的战斗,但正如同最了解自己的除了自己便是敌人的这句话一样,此时的天忌和罗天彼此心中也都有相同的认识。

“那么,我没有疑问了。”

然而,让罗天再次感到意外的是,天忌这一刻竟然不再提问了,这让罗天心中一凛,随即他就明白了过来,此时他渐渐收起了笑容,今天头一次以正色的神态看向天忌,说道。

“没想到,我反倒是被你给算计了。”